扫码订阅

在学者尚未能提供丰富翔实的历史资料并做出系统分析研究的情况下,日本对华文化侵略的史实正在被日本右翼歪曲,同时也正在被忽略。”

在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向远根据五年来的研究提出,大量的史实证明,日本的“文化侵略”以消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为目的,其历史比武装侵略的历史更长,在日本对华侵略中所起的作用也非常巨大。近年来,日本右翼分子利用我国人民对文化侵略的陌生,歪曲其文化侵略行为和史实,这是对我们民族文化新的挑衅。

北京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学科博士生导师王向远教授长期从事中日关系等方面的教学与研究,先后出版了《“笔部队”和侵华战争》《日本右翼言论批判》《日本对中国的文化侵略》等书籍,他将“文化侵略”解释为“以武力胁迫的方式将自己的文化强加于他人”。

王向远告诉记者,七七事变后,日本在《论支那人》等文中提出“军人用刀剑来刺支那人,我们文化人就是要用笔把他们的灵魂挖出来”的口号,这表明,当时的日本将文化侵略与武力侵略并提,甚至认为文化侵略更为重要。

历史资料表明,日本对华文化侵略由来已久,学者将其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对将来用武力侵略中国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进行种种学术意味的设想、研究和论证,事先制造侵略中国的思想舆论。王向远介绍,日本对华的文化侵略可以追溯到17世纪日本戏剧家近松门左卫门的《国姓爷合战》,书中日本人占领南京的内容触目惊心。而最早系统全面地提出侵华方案的也是日本学者佐藤信渊。他提出了日本先攻取满洲,然后“经略”整个中国的计划。自此到20世纪初,日本学者、文人一直蠢蠢欲动,在学术文章中赤裸裸地宣扬侵略中国的强盗计划。

文化侵略的第二个阶段,是在日本全面军事入侵后,将文化侵略作为战争的一个组成部分,利用文化手段为其武装侵略服务,为日本长期占领并奴役中国人民服务。史料证明,日本对中国的文化侵略存在于文学、历史学、宗教活动、教育、情报、宣传等诸多方面。其时,日本本国出版的书籍中,有大量关于我国国民性的研究内容。翻阅《支那民族性的解剖》《支那国民性与经济精神》等书,不难发现日本文人将人性中一切负面和丑恶的东西都加在我国“国民性”中,在他们笔下,充斥着愚昧、残忍甚至变态等词语,中国人的形象被糟蹋得体无完肤。他们的行为,正是为日本长期占领和奴役中国寻找根据和对策。

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右翼政治大行其道,学术界的右翼化倾向日益明显,右翼学者在谈到中日历史时,将“侵略”称为“进出”。一些日本学者利用文化的软性特征,否定对中国的文化侵略,由于文化侵略对我国思想、文化、民族精神的危害潜藏于意识形态中,文化侵略带来的严重后果也未能引起我们应有的重视。

“日本对华文化侵略,使当时中国内地的教育事业遭到空前浩劫。”王向远教授介绍,日本在大举侵入中国内地的过程中,有意识地对中国的学校实施毁灭性破坏。凇沪战争时、七七事变后,上海、北京的大学遭到严重破坏。来自清华大学的统计称,该大学在日本占领下,各建筑物破坏程度高达40%至100%,设备损失达100%,未及南迁的图书损失达70%。在基础教育方面,战争使中国沦陷区、战区的教育资源和教育体系全部被毁,一代人受教育的权利就此被剥夺。而殖民奴化教育对中国孩子来说,如同噩梦。在东三省,中小学生要以日本名字自称,每天上课前向日本国旗致敬,遥拜日本国旗,学习日语。被迫向杀戮亲人的敌人表示亲近,这是怎样的耻辱?王向远说,可以肯定的是,从1937年下半年到1940年,日本在中国内地广大沦陷区开设的日语学校达180多所,学生人数从几名到上千名不等。

日本文化特务记录的《支那排日坛》等史料表明,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日本的许多文化人,在中国的前线、后方,对中国的抗日教育和抗日宣传进行了广泛的情报搜集和调查活动。他们故意否认日本侵略引发中国排日抗日的事实,认为中国抗日是由中国政府的宣传教育和中国人固有的排外倾向所致,从而为日军在中国的侵略火上浇油,在推动日本对华侵略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