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望天:对政治制度的思考

井底望天:对政治制度的思考

对政治制度的思考之一:民主

这里的民,应该是相对于官(专业政治管理者)。但是谈民主的人,通常容易忽略“民”的内部的差异性,而强调其外在的一致性。

民,其实可以分为豪民、平民和屁民。按照这样的分类方式,人口数量分布最容易出现的构型,就是金字塔型。当然像日本以前的一亿总中流(注释),可以出现小头、肥肚、圆尾的不对称橄榄型。当然,也可以按照更两元的方式,分为贵民(族)和贱民,或者说分为富民(人)和贫民。

那么民主制度本身,也因为民参与的人数和规模,可以量化为小民主到大民主的不同类型。所谓小民主,或者称精英政治,比如美国在1970年代之前,就是不同程度的小民主。大民主也称为泛民主,或者全民民主,应该是近10年舆论比较推崇的。

但是制度的运行,依赖于参与人的素质。小民主参与人少,公平性差,但是参与者素质高;大民主,参与人多,公平性好,但是参与者素质低——这个就是一个悖论。

对政治制度思考之二:政治决策

前面说到,参与的民越多,那么政治决策的素质下降越大。再加上政治的娱乐化,让各种复杂的问题,都必须在媒体上,被简化成虽然简单但是错误的答案。

因此理性的精英们,也是处于两难的抉择。一方面他们需要广泛的民意作为自己道德高地的背书;另一方面又对狂热的民粹有天然的恐惧感。

以前用于控制脱缰野马的民粹的方法,是靠对大众媒介的严格控制。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大规模普及,精英控制舆论的垄断局面被打破。现在出现在英国的退欧公投结果,和美国大选中川普的崛起,都标志着精英控制能力的丧失。

这个现状,也是西方民主体制的一个困境,就是你挂的是羊头(全民的民主体制),卖的是狗肉(精英小圈子筛选候选人,控制选举议题)。而一旦这种拿全民的授权、但事实上却是精英圈内部政治分赃的游戏,被敢于突破游戏规则的demigod(半仙人物)所利用,结果就会是一地鸡毛了。

对政治制度思考之三:如何压制民意?

在如何压制民意上面,通常是两种方式:

一个叫做道德打压,这个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政治正确。如果你老百姓大多数支持啥观点(但精英不支持),那么媒体精英就出来批判你,你人渣,你不道德,你是小胡子希特勒,你是法西斯。

另一个叫做法律打压。比如加州举行过最体现全民民主的公投,结果是大部分加州居民反对同性恋结婚——人家一个组织马上上诉,然后高等法院就说,你公投结果违反宪法。

民意就是个屁!

西方民主制度最主要的民主方式

所以西方民主制度最主要的民主方式,就是给你一个机会,从精英A和精英B里面,选一个你看得最顺眼的人出来。然后人家出来那个,执行啥具体政策,与你百姓就没啥关系了。微信搜索:大国博弈(第一个就是

你对结果不满意?下次就选对面的人嘛。下次也不满意?再选这边嘛——好像加州旅馆,你反正绕不出来。

于是就有人出来大喊一声,你们这帮混蛋!——这个人,以前出了个小罗斯福,现在就是川普了,呵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