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纪念八一,媒体公开我一架歼15训练失事,飞行员张超牺牲。网络有议论或张超忙于压杆弹射太晚,伞没打开。报道说伞确实没打开,张超连人带座椅砸地,悲剧发生。

我国首次航母着舰成功的戴明萌,现为部队长。他指出张超没错,压杆是想控制飞机但没成功。再有空军专家分析,压杆没错,电传故障似乎反向,机头更上抬至八十度,暗示跳伞失败与此有关。我谈些想法供参考。

所谓“电传”,是指驾驶员动作,转成电信号让电脑分析再传递给飞机执行。打个比方,电传像飞机与飞行员之间的传令兵。电脑出故障,传令兵没了,这问题太严重。

有机会观察小轮船,前面舵轮连出两根钢丝,通过船舷滑轮转后,再经船尾滑轮直接联住船舵,这就是典型的人力操控。而万吨巨轮仅一个舵的自重,多少人能转动?道理相通,早前小飞机人力勉强能操纵,到了高空高速大型机,空气作用力大到不可想象。那么液压助力等技术就出现。简言之,就是帮助人力控制飞行。

进入电脑时代,设计电传了。让电脑接受人的指令,它再发出相关指令执行,具有精准高效快速的特点。我们电脑打字敲键,就是在给电脑下指令。电脑计算执行,从指令发出到文字输出几乎同步,这也是广义的“电传”。假设电脑故障或文字软件坏了,那么再敲键盘,也得不出应有效果。

张超是飞行员,管不了电传内部问题,眼看平稳降落的战机猛抬头,本能反应就是压杆。报道说机内语音有报警,但那不是跳伞建议。毕竟电传故障有许多,飞机已落地,张超想压杆试试,发现无效立即跳伞。所以他的反应足够灵敏,可惜伞不顺利悲剧发生。

歼15应配备“零零跳伞系统”,即战机在零高度零速度跳伞。说到极端,就是飞机停在地上跳,也要有足够的救生率。甚至在飞行员昏迷状态下,动作也能自行完成,这样的零零系统才安全可靠。

上世纪1989年,巴黎航展一架米格29,低空低速回旋表演,右发动机吸进飞鸟,顿时向右倾斜坠地,大约离地三十米飞行员跳伞,最多十秒后,掉在坠毁战机近旁,这是一次完美的跳伞,接近零零要求。

飞行表演事故多,曾有架双座苏27,超低空太猛,机尾擦地反弹,两名飞行员跳伞成功。乌克兰一次也是,苏27冲进地面人群造成重大伤亡,但飞行员超低空跳伞安然无恙。

美国曾有架猛禽降落后无法开舱,闹了几个小时,最后请消防员电锯剖开驾驶舱。这个破坏行为,我感觉是抢救人员手忙脚乱无奈何,害怕里面的飞行员情绪失控,万一拉环跳伞,零零弹射的火箭烈焰,将把座舱边的人烤成烧鸡!

可以设想,张超是在机头向上的过程中,横向弹出的。零零系统考虑到各种情况,包括飞机倒扣,故内装微型陀螺仪,能瞬间判明朝向,假如位置不正或相反,那么火箭发动机会接受指令瞬间调整,将飞行员从头朝下改为横平朝上,或从横平直接改为朝上,火箭发动机必须工作到最低的开伞高度,这才有生还可能。

零零弹射系统非常周密,假设飞行员在半昏迷状态下拉环弹射,瞬间座椅束带自动收紧,将飞行员与座椅绑死。空中姿态是否需要纠正,都由系统自动判别完成,包括开伞与人椅分离,总之必须设想各种情况包括最危险状态,零零系统全程可靠。

很明显,张超跳伞不成,有零零系统的问题。横向弹出座舱,火箭发动机没能调整向上增加高度,而是连人带椅掉下,似乎火箭发动机没再工作,这应是张超牺牲的重大原因。

火箭发动机不继续工作,根本就没跳伞高度,如果说横向出舱的某个角度不利跳伞,那也是设计有误。跳伞必须考虑到头朝下,火箭也能迅速扭转,这才有跳伞意义。但报道似乎疏漏,让人感觉这角度没法开伞怪运气,这不是科学严谨的认识。

就说人椅分离的复杂重要,先绑死贴紧,是怕空中受伤,仅高速气流的冲击就足以致命。而到了开伞,人椅必须松开并分离,因为降落伞吃重不起,有时看一些跳伞视频,飞行员似乎身下拖着个东西,那不是座椅,而是配套救生设备。考虑到受伤昏迷,连充气艇充气,零零系统都应自动完成。至于飞行员爬不上小艇,则是另一种紧急救援的问题。

所以我对张超牺牲深感悲痛,更希望军工单位从事故中找到症结,让我们的零零弹射处于可靠状态。因为这次电传事故算首发,而零零却也没完成首次保障使命。舆论宣传导向,不该回避这一声叹息。

2016年8月4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