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天皇是普通人,但经过长期灌输,被日本臣民奉为神的化身,连他自己也是这样认识,觉得自己有了神性。直到20岁前后学习研究了达尔文的自然生物学后,他才发现自己是个人。(链接点击)

但日本人不这样认为,他就是神,天皇就是国家,所以,他们为天皇生,为天皇死,那是光荣。多么可怕的神话洗脑。(现在日本人没以前那么崇拜了,这是文明的进步)

英雄、神明、偶像的价值就在于此,一个精神符合的现实样本。

日本天皇既然是神,那就要有神的待遇,超越常人的变态礼遇。

日本天皇出巡,一个警察带错了路,下场可惨了裕仁

裕仁是二战时的日本天皇。他在出游考察民情时,当局对接待的要求是极其严格的。有人借此说日本人严谨,如果这也是严谨和秩序的表现的话,那也是变态级的版本。往下看。

裕仁经过的道路,要清洁整齐,这是自然。但日本人要求的标准是“无菌化”。

裕仁的出行要求秩序,体现拥戴,这也是树立形象的环节。但日本人要求只能整齐列队,所有人都不能出声,天皇经过时眼不能直视他,只能看路面。(据说这也是出于安全考虑,但出行如果真的这么不安全,天皇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也确实不怎么滴)

裕仁走路的地方要铺上红地毯,这是尊贵和庄重。但日本当局要求路旁全程装饰,要乘坐的电车、轿车、车站都要消毒,各个可能触碰的细节也要净化,以仪式的标准进行净化。

因为他是神。

人恭迎神,自然是全力以赴,笃诚之至,不能有任何差池。

但百密一疏,是人都可能犯错,招待天皇出行时就曾经出现过一个意外。一个警察因此殒命。

1934年,33岁的裕仁临政出巡,要到群马县视察民情。日本的县比市大,大概相当于我们这里的省,因为他们是君主立宪国家,一直沿袭的都是郡县制。

内务省早半年就开始准备了,通知地方官员就一系列行程进行安排,精细化部署。这里的省不是行政区划,而是行政机构的意思,相当于我国唐朝的中书省,现在的“部”。

日本天皇出巡,一个警察带错了路,下场可惨了裕仁出巡

11月16日,裕仁在天皇车队的护送下来到目的地,迎接他的是当地的官员和安保力量。

从群马县出发,裕仁的目的地是该县的桐生市。一名警察骑摩托车带路,在一个十字路口本身该左转时,警察忘拐弯了,领着车队径直开了过去。事情没有带来严重的后果,没有安全事件,没有影响裕仁天皇的出行,也没有耽误时间,只不过就是在规划的路线之外,稍微绕了一下路。

可这对于安保的警察来说就犯大事了,群马县的知事,最高的行政长官受处分,凡是参与筹划此次视察工作的官员一律受处分,群马县警察局所有官员全部被扣工资两个月,内务省的大臣在议会上受到严厉批判。更惨的是那个带头的警察。他顶不住压力,7天后自杀谢罪。

日本天皇出巡,一个警察带错了路,下场可惨了

这是一桩无法点评的历史事件。从日本的政治和安全考虑,怎么处理都在规则之内。但从君主人格宽容度来讲,过于吹毛求疵了,不管怎样,警察背后是一个家庭,警察是人,应该允许出错误,允许改正,更重要的,他是一个平等的生命。

这一点,日本君主和中国古代的皇帝相差可远了。唐李世民可容忍魏征当面顶撞,宋仁宗赵祯对造反的秀才免罪封官,更有对敌军将领松绑重用的事例在中国不胜枚举,若落在日本天皇的身上,恐怕早株连一片了。

对无心之过,艺术的处理方式或能得到更好的效果。一味追求规则那是死脑筋。世界会因为开拓创新变化发展,不会因为死脑筋进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