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的情报收集为何会被国际同行嘲笑?

桥本隆则/文

与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军情五处不同,日本没有专门的情报收集机关,而是由各个相关部门各自为战,以及日本商社,驻外外交机构的情报汇总而获取情报。在安倍政权执政以后,除了外交以及军事机构的统合之外,情报机构的统合也被提到议事日程。但是,关于情报工作因为有各自的利益所在,所以在首相一声令下全民搞情报之后,各个机构都开始了自己的对外情报工作,如:原来只针对日本国内情报的公安厅,也开始注重收集海外的情报,虽然屡遭失败,但是越挫越勇,公安厅调查厅的情报收集工作一点没有放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各个方面收集的情报都会汇总到日本首相官邸中的特别组织,“国际恐怖主义情报收集小组”手中。在刚刚开始时,“国际恐怖主义情报收集小组”并没有编制与常设人员,而是以座谈会形式使各方面人员碰面,并且由专人记录,上报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及首相)。

日本希望这样的组织的成立已经计划很久,日本没有专门统括国际情报的机构,因此日本国内各方面都要求日本政府在日本中枢中设立一个组织统括情报工作的机构,这样就可以打破日本组织机构中的只有上下的构造。如,日本国内很多机构只有一部分权限,如果仅仅靠自己,就算获得情报,也很难获得最好的效果。如公安调查厅在日本国内只有调查,收集情报的职责范围,没有逮捕权,所以公安调查厅可以与通缉犯,以及犯罪组织直接联系,对方也不怕被抓,反而是一个很好的掩护手段。而现在因为有了“国际恐怖主义情报收集小组”这个组织,公安调查厅的情报经过这个组织的横向展开,发现间谍可以由日本警方出面逮捕。

这样做的优点是,使日本各部门的情报被最大化利用;缺点是,日本内阁与各部门大臣都是在不断地轮换,随着日本国内政治的变化政权交替,因此原来的秘密情报提供者,会被暴露在阳光之下。同时,日本的政治家对于秘密情报的保护并不太重视,有的大臣喝醉酒后会酒后吐真言,这样内部情报的流出很难防止。所以美国等国很忌讳与日本方面交换情报,生怕情报源的泄露。

之前就有这样的情况,日本防卫厅的高官与俄罗斯驻日本大使馆相关人员见面,就日本自卫队以及俄罗斯军方的情报交换意见。这样的双方见面其实在国际情报工作中很正常,但是日本有关方面认为,这个俄罗斯人是偷窃日本情报的间谍,要求日本外务省传唤这个外交官,这样就酿出了一起日本机密外泄事件。其实按照国际惯例,这样的见面可以放在可控范围,也不用在“国际恐怖主义情报收集小组”公布,当时日本警方为了显示反间谍成效,把这样的见面认定是情报泄露,最后使自己不但没有获得有价值情报,而且还被国际情报同行嘲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方面的失败的例子在其他国家与地区都有出现。如数年前,台湾地区领导人在大陆发射导弹以后,马上发声:没有什么好害怕,都是空包弹。这样一句话,引出了大陆的最大间谍案。这就是政治人物在掌握情报源以后,不知道如何保护,最后失败的最好例子。

日本一直的情报收集都是纵向汇报,这样情报的保护工作是世界上做的最好的组织系统。如某部门的情报只是在本部门流传,没有传到其他部门。日本从战前开始就有很强的反谍传统。“国际恐怖主义情报收集小组”如果能够破除原来组织结构中的弊端,并且与美国情报机构有良性的互动,这样日本的情报收集工作就会突飞猛进地进步。

日本情报收集,对外间谍战的成绩看,百年来,日本情报战的速度不快,给人一种慢条斯理的感觉。这样的“慢”丧失了很多机会。但也由于“慢”,日本间谍机构很少遭遇灭顶之灾。相反,欧美的间谍机构都有“全军覆没”的例子。日本在学习欧美时自己的长处没有放弃,这样或许未来开创一片新局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