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拉拢中亚欲削弱中俄 克里罕见会见五国外长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当地时间3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在华盛顿迎来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五国外长。去年,克里曾在一次行程中遍访中亚五国,被称为“历史性创举”。在那之后,这种大阵仗的“碰头会”被确认为“C5 1”(中亚五国 美国)机制。在外界看来,该机制是美国中亚战略发生巨变的明证——因搞“颜色革命”遭中亚国家排斥后,“被边缘化”的美国想要“重返中亚”。英国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在其著作《历史的地理枢纽》中将中亚称为世界岛的“心脏地带”。除了这里重要的战略地位,避免中俄“独占”该地区被认为是美国的关键考量。俄罗斯《独立报》说,美国要为中国在此的积极活动设置障碍。但这种打算不被看好。美国与中亚的贸易额2015年陡降,如今陷入停滞,且恢复前景黯淡。在多年动荡之后,中亚人民也对美有戒心。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亚室主任丁晓星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虽然有意降低了调门,但在他国推行“民主改造”是美国渗入骨子里的战略。一旦中亚国家内部出现重大突发事件,美国仍会跳出来,成为中亚政治稳定的潜在危险。

美为五国庆祝从前苏联独立25周年

克里为到访的五国外长准备了丰富的议题,从地区安全、经济互联到环境问题、气候变化以及人道主义,讨论具体将涉及五大项目。在美国副国务卿布林肯主持的工作午餐中,中亚五国外长则将和美国智库代表共同探讨21世纪中亚的发展问题。这次会面是“C5+1”机制内的最新对话。《独立报》概括这些具体议题说,就是讨论美国提出的共同实施中亚地区战略方案。

这是在“C5 1”这个外交平台上举行的第二次会议。2015年9月,克里与中亚五国外长在纽约会晤。两个月后,六方在乌兹别克斯坦发表的撒马尔罕联合声明中,确认了“C5 1”的新机制。俄罗斯“直面俄罗斯”网站3日说,在美俄战略对峙背景下,美国对中亚地区的外交政策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巨变。“C5 1”机制的建立正是这种变化的明证。中亚再度成为美国关注的重点。

日本《外交学者》杂志将这称作是一次颇具历史性的到访,因为在美国商会举办的招待会上,美国企业界将首次与中亚的5个国家一起举行内阁级的会晤。招待会不但打算推进中亚与美国政府、商业、学术界和文化机构的合作,还要庆祝中亚国家从前苏联独立25周年。一些俄罗斯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担忧说,美国新战略的目的是削弱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而且这显然是一项长期战略。

在克里去年对中亚那次“前无古人”的遍访中,美国和五国就3个领域达成一致:一是经济领域,将中亚地区的经济与美国广泛的区域联为一体;二是生态和气候变化问题;三是安全问题,特别是恐怖威胁和阿富汗稳定的问题。《独立报》3日称,现在美国将赌注下在建立多边关系上,试图找到针对每个国家的杠杆,并确定与每个国家的优先关系。对美国来说,中亚五国各有特点。经济上,哈萨克斯坦是美国的主要伙伴。在地区安全领域,乌兹别克斯坦是优先方向。从阿富汗因素和共同边界角度看,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是重点。

帮助中亚地区通过发展基础设施提高经济竞争力,吸引投资以融入世界经济,这是克里对美国中亚战略的阐释。“美国考虑为中国设置障碍”,《独立报》以此为题的文章说,“C5+1”机制就像是比照着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提出的。俄专家们认为,美国试图以此来平衡中国在这一地区的积极活动,并希望从中找到可靠和愿意实施多元化政策的政治家。哈萨克斯坦“欧亚日报”援引该国风险评估小组领导人萨特帕耶夫的话说,目前中国是中亚地区经济领域的主要参与者,未来也将是安全领域的参与者。美国在中亚地区军事和政治领域的直接存在会激怒中俄。

针对外界对美国战略意图的解读,有美国务院官员称,“C5 1”的会谈模式并非是为了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而是为了研究如何稳定阿富汗局势,这对俄罗斯来说是有利的。防止中亚地区受到来自阿富汗的恐怖威胁,是美俄在这一地区的共同利益。俄罗斯《生意人报》3日在对此做出报道后,将这一表态解读为“美国试图从阿富汗方向深入中亚”。

“来自阿富汗的威胁不可能通过单独或有限范围的国家解决,解决这一问题必须整合地区和国际所有力量。”俄罗斯外交部亚洲第二司司长卡布洛夫3日作出针锋相对的回应。俄塔社援引他的话说,“此前,美国主导的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方法被证实是失败的。我们认为,目前已经建立了足够的国际和地区模式,上合组织和集安组织是最优先的模式”。

中亚民众:不会再为美国所谓的民主走上街头

为什么美国会将目光转向中亚?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宪举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亚是连接欧亚大陆的战略通道,在国际战略上是非常重要的地缘政治枢纽。这里还与俄罗斯、中国、伊朗等多国接壤,加强对该地区的控制可以对这些国家形成战略压力。

由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已于2015年正式启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是其成员,塔吉克斯坦也正积极考虑加入。到2025年时,俄白与中亚地区很可能将建立一个拥有1.7亿人口、石油储量900亿桶的统一市场,甚至是类似欧盟的经济联盟。与此同时,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在中亚受到普遍欢迎和支持。王宪举说,这些都让在该地区影响力不断“被边缘化”的美国十分担忧。

美国曾对中亚有过巨大影响。2005年3月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安集延事件,引发中亚地区政局和社会动荡,这被认为是美国强推“民主”、策动“颜色革命”的后果,引起中亚国家的恐惧和戒备,直接导致乌兹别克斯坦对驻乌美军下了逐客令。吉尔吉斯斯坦也于2014年关闭了美国驻吉军事基地。

现在,《环球时报》记者在吉尔吉斯斯坦出差期间与当地民众聊天时,大部分人都表示国家应该务实发展,自己不会再为了西方所谓的民主走上街头。显然在多年动荡之后,该国人民已经对此失去兴趣。而鉴于美国颠覆别国政权的“黑历史”,中亚国家在与美国的交往中怀有警惕感。记者熟识的一位哈萨克斯坦专家直言,在哈萨克斯坦的伙伴排名中,俄罗斯第一,中国第二,之后才是美国等西方国家。

哈萨克斯坦“欧亚日报”3日称,北京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在中亚地区已经转为实际行动,华盛顿的“新丝绸之路”战略却还只是空中楼阁。美国《国家利益》杂志题为“中国一带一路的宏伟倡议正席卷中亚”的文章说,中国企业出资在中亚修建道路、桥梁和隧道,并不断提高贸易额。2013年,中亚五国与中国的贸易额为500亿美元,而与前地区第一大经济伙伴俄罗斯的贸易额仅为300亿美元。中国甚至改变了中亚的能源经济蓝图。

日本《外交学者》3日列举的美国和中亚的贸易情况,则展现了另一幅图景。该报道说,美国从哈萨克斯坦的进口额预计将降至2004年以来的最低,甚至仅为2014年总额的一半。数据虽然很难看,但这已经是中亚地区与美国贸易的最大希望所在。文章称,即使美国与中亚国家“促膝而谈”,恐怕也无法改变这个现状。

“美国无法与中亚国家实施任何一项协议”,俄罗斯中亚问题专家杜布诺夫这个判断略显夸张。但他很理性地对《独立报》分析说,苏联解体后,中国在中亚一直实施务实的政策,而俄罗斯作为此前中亚的“宗主国”,一直没有中断与中亚国家的政治经济联系。王宪举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俄在中亚的影响力优势明显,美国很难构成挑战。而且中亚五国并不希望被一个大国控制,因此在外交上实施“大国平衡”的多元外交政策,希望在大国的互相制衡中谋取最大利益。

中国与中亚南亚国家的新合作

几乎与克里会见中亚五国外长同时,首届“阿中巴塔”四国军队反恐合作协调机制高级领导人会议3日下午在乌鲁木齐举行。阿富汗国民军总参谋长沙希姆、中国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拉希尔、塔吉克斯坦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索卡尔佐达出席会议。各方决定正式成立“阿中巴塔”四国军队反恐合作协调机制(简称“四国机制”)。“四国机制”旨在就反恐形势研判、线索核查、情报共享、反恐能力建设、反恐联合训练、人员培训方面开展协调并提供相互支持,且相关协调合作仅在四国间展开。各方强调,成立该机制不针对任何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从地缘角度看,当前中亚、南亚面临的最大安全威胁可能依然来自阿巴的恐怖势力,中塔都是它们的邻国。“四国机制”是针对具体的恐怖威胁而采取的切实做法,对遏制本地区的恐怖威胁极具针对性。

李伟说,合作反恐已是一种大趋势,但受制于各国因素,短时间内难以形成全球联合反恐的机制。区域性、多边的、双边的反恐机制将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遏制恐怖威胁的最主要合作方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