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克里为到访的五国外长准备了丰富的议题,从地区安全、经济互联到环境问题、气候变化以及人道主义,讨论具体将涉及五大项目。在美国副国务卿布林肯主持的工作午餐中,中亚五国外长则将和美国智库代表共同探讨21世纪中亚的发展问题。这次会面是“C5+1”机制内的最新对话。《独立报》概括这些具体议题说,就是讨论美国提出的共同实施中亚地区战略方案。

这是在“C5 1”这个外交平台上举行的第二次会议。2015年9月,克里与中亚五国外长在纽约会晤。两个月后,六方在乌兹别克斯坦发表的撒马尔罕联合声明中,确认了“C5 1”的新机制。俄罗斯“直面俄罗斯”网站3日说,在美俄战略对峙背景下,美国对中亚地区的外交政策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巨变。“C5 1”机制的建立正是这种变化的明证。中亚再度成为美国关注的重点。

日本《外交学者》杂志将这称作是一次颇具历史性的到访,因为在美国商会举办的招待会上,美国企业界将首次与中亚的5个国家一起举行内阁级的会晤。招待会不但打算推进中亚与美国政府、商业、学术界和文化机构的合作,还要庆祝中亚国家从前苏联独立25周年。一些俄罗斯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担忧说,美国新战略的目的是削弱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而且这显然是一项长期战略。

在克里去年对中亚那次“前无古人”的遍访中,美国和五国就3个领域达成一致:一是经济领域,将中亚地区的经济与美国广泛的区域联为一体;二是生态和气候变化问题;三是安全问题,特别是恐怖威胁和阿富汗稳定的问题。《独立报》3日称,现在美国将赌注下在建立多边关系上,试图找到针对每个国家的杠杆,并确定与每个国家的优先关系。对美国来说,中亚五国各有特点。经济上,哈萨克斯坦是美国的主要伙伴。在地区安全领域,乌兹别克斯坦是优先方向。从阿富汗因素和共同边界角度看,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是重点。

帮助中亚地区通过发展基础设施提高经济竞争力,吸引投资以融入世界经济,这是克里对美国中亚战略的阐释。“美国考虑为中国设置障碍”,《独立报》以此为题的文章说,“C5+1”机制就像是比照着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提出的。俄专家们认为,美国试图以此来平衡中国在这一地区的积极活动,并希望从中找到可靠和愿意实施多元化政策的政治家。哈萨克斯坦“欧亚日报”援引该国风险评估小组领导人萨特帕耶夫的话说,目前中国是中亚地区经济领域的主要参与者,未来也将是安全领域的参与者。美国在中亚地区军事和政治领域的直接存在会激怒中俄。

针对外界对美国战略意图的解读,有美国务院官员称,“C5 1”的会谈模式并非是为了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而是为了研究如何稳定阿富汗局势,这对俄罗斯来说是有利的。防止中亚地区受到来自阿富汗的恐怖威胁,是美俄在这一地区的共同利益。俄罗斯《生意人报》3日在对此做出报道后,将这一表态解读为“美国试图从阿富汗方向深入中亚”。

“来自阿富汗的威胁不可能通过单独或有限范围的国家解决,解决这一问题必须整合地区和国际所有力量。”俄罗斯外交部亚洲第二司司长卡布洛夫3日作出针锋相对的回应。俄塔社援引他的话说,“此前,美国主导的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方法被证实是失败的。我们认为,目前已经建立了足够的国际和地区模式,上合组织和集安组织是最优先的模式”。

[环球时报驻哈萨克斯坦、美国特派特约记者谢亚宏李勇环球时报记者郭孝伟吴志伟甄翔柳玉鹏任重]

运营人员: 赵颖 MX007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