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几乎与克里会见中亚五国外长同时,首届“阿中巴塔”四国军队反恐合作协调机制高级领导人会议3日下午在乌鲁木齐举行。阿富汗国民军总参谋长沙希姆、中国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拉希尔、塔吉克斯坦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索卡尔佐达出席会议。各方决定正式成立“阿中巴塔”四国军队反恐合作协调机制(简称“四国机制”)。“四国机制”旨在就反恐形势研判、线索核查、情报共享、反恐能力建设、反恐联合训练、人员培训方面开展协调并提供相互支持,且相关协调合作仅在四国间展开。各方强调,成立该机制不针对任何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从地缘角度看,当前中亚、南亚面临的最大安全威胁可能依然来自阿巴的恐怖势力,中塔都是它们的邻国。“四国机制”是针对具体的恐怖威胁而采取的切实做法,对遏制本地区的恐怖威胁极具针对性。

李伟说,合作反恐已是一种大趋势,但受制于各国因素,短时间内难以形成全球联合反恐的机制。区域性、多边的、双边的反恐机制将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遏制恐怖威胁的最主要合作方式。

阿富汗、中国、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四国军队反恐合作协调机制3日举行高级领导人会议,中国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和另外三国的参谋长与会。这次会议同时对外宣告了“四国机制”的成立。

这是中国与周边国家成立的第一个军队间的多边安全合作机制,它所覆盖的地区又是目前亚洲最敏感、也最渴望和平稳定的区域之一,因而备受瞩目。

四国机制与“四方对话”有所不同,后者是专门促进阿富汗和谈的机制,美国在其中。而前者至少目前也会以稳定阿富汗局势为首要任务之一,但它致力于推动四国军队围绕反恐的合作,整个区域的和平稳定都应是它的目标。

中国是四国机制中的唯一大国,但这恐怕不是中国想要“主导”这个新机制。在反恐问题上,阿中巴塔四国是客观上一个比较紧密的单元。四国处在帕米尔高原瓦罕走廊的四周,其中一国反恐形势严峻,会直接牵动其他国家,因此四国军队从反恐形势研判、情报共享等到反恐能力建设诸多方面都有着合作的紧迫需要。

阿中巴塔四国或是上合组织成员国,或是其观察员国,四国如能深耕反恐合作,将非常有利于上合的整体合作大业。

需要指出,世界上对恐怖主义的定义常常有分歧,阿中巴塔各自对恐怖主义的定义也未必很一致。但是四国能坚定地开展反恐安全合作,说明它们的共同利益是压倒性的。虽然美国不在其中,但它对能够从阿富汗脱身很着急,它很愿意看到阿富汗稳定下来,因此对中国更积极地影响阿富汗局势抱有期待。

四国中的塔吉克斯坦是独联体成员,与俄关系密切。阿富汗至今仍有数千美军驻扎。因此它不可能是一个地缘政治的产物,而注定是一个务实合作机制。四国机制首次开会的地点是在乌鲁木齐,而非北京,各种文件中四国的排序都是阿富汗在最前面,而非中国排最前面,这些都值得玩味。

中国大概就是需要这样的务实多边合作,而不是搞一些虚空的东西。

由于这是中国参与发起的第一个对外多边安全合作机制,对中国有着“探路”的意义,它的成功推进对中国至关重要。

四国机制针对的地区是“一带一路”构想的重要支点之一,中国与阿巴塔三国开展全面经济合作的地缘条件非常好,各方的政治意愿也很充足,这个地区唯一缺的就是和平稳定。而能否让和平稳定在整个地区生根,这确是对包括中国在内各方的挑战。

中国不是搭顺风车、自己独享发展的国家。我们在很认真地审视周边热点地区的局势,评估那里的问题和中国有可能做的贡献,我们在行动。当然了,中国的能力尚不足以独家承担稳定阿富汗这种复杂地区的使命,我们还需量力而行。

想必会有西方人士又要从地缘政治角度分析中国“一家独大”的四国机制了。那些西方人士的眼里通常只有地缘政治,而看不到中国与周边友好国家关系的丰富和务实性。或许到了他们应该摘掉有色眼镜看世界的时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