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英国新女首相特雷莎·梅正式接任卡梅伦,上任后她随即就宣布,推迟批准欣克利角核电站。据说,前几天中国方面人员都已经买好了机票,准备到英国参加核电站的签约仪式,但突然就这样接到了英国政府推迟的通知,于是又默默地把机票退掉了。呵呵,这妥妥是要毁约的反悔的节奏啊。

然而,西方世界对中国肆无忌惮地毁约行为已经不止这一次了,而是很多很多次,且每一次都给遵守契约的中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一:历数近年来各国对华违约行为

1:去年9月,中铁和美国西快宣布将组建合资公司,建设并经营美国高铁。这将是中国在美开建的第一个高铁项目,计划全长370公里,预计总投资额127亿美元。但协议墨迹未干,这事就黄了。今年6月,美国突然单方面宣布,正式终止与中方建造高铁的一切活动。这一下不仅工程没搞成,中国还连带损失了上亿美元的前期投入。

2:早年中国买下了斯里兰卡20公顷土地的所有权,计划填海造地打造一个集海上娱乐、运动及游艇码头为一体的综合性的港口。该项目计划投资14亿美元,拉动二级开发投资130亿美元,但2015年3月5日,依然是协议墨迹未干时,事情就又黄了。原因是斯里兰卡大选换届,新总统宣布,暂停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建设。这下,中国前期投入的钱就喂了鱼。

3:2014年11月,两家中国公司与四家墨西哥企业构成的联合体,中标墨西哥高铁建设,合同总金额43亿美元。但仅仅3天后,还是协议墨迹未干时,墨西哥官方就撕毁了合同,理由是招投标不规范,因要重启程序。当然,这程序到现在还没重启过。所以呢,两家中国企业数亿美元的前期投入,付诸东流。

4:2011年9月30日,缅甸总统突然单方面宣布,在任期内搁置密松水电站。但这个密松水电站已经于正式开工建设,中国总投资300亿美元。由于对方毁约,数千人的建设队伍被迫解散,目前只留守10人左右看守空地。如果无法复工,那么这就意味着中国已经花进去的30多亿元人民币继续喂了鱼。

……而这还不是全部,其它小的投资喂鱼事件,还有许许多多,难以计数。中国这几年虽然赚了点钱,但也经不起这么造啊。

二:中国如何确保对方履约?

有人问我说:“周小平,问题我们都知道了,那你说说,我们应该如何杜绝此类现象再发生?万一对方毁约,我们怎么办?这毕竟是别的国家,中国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不受侵害呢?”对此我的回答是:第一,解决认识的问题。第二,解决手段的问题。

1:中国必须从过去被西派经济学家、法学家、媒体人的忽悠里清醒过来,这些人大肆向中国鼓吹西方人善于遵守“契约精神”,因此可以放心合作。但实际上,这纯粹是大忽悠。且不说这几大违约事件,咱就单说当初那个WTO,中国完成了加入WTO时的全部承诺,然而就在我们老老实实履约15年之后,按照协议美欧等西方国家必须得完全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时,美国和欧盟却突然集体单方面撕毁协议,拒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并且继续对中国产品进行反倾销,并且越反越多。

这就相当于是当初WTO告诉中国人说:“我们欢迎你加入,但你得先干15年,然后我们就会和你平起平坐。”结果等中国人诚信地干了15年之后,西方把协议一撕就走了,留下我们干瞪眼。因此,我们必须立即立刻马上清醒过来。认识到,国际社会的丛林法则依然没有变,一切的协议都不可能靠什么子虚乌有的“契约精神”来保证其有效性。

2:周小平认为,中国在海外投资也好,还是在海外开展合作也好。都必须要有反制手段。历史反复证明一切没有反制手段的合同,一定就是废纸一张。因此,在签订每一个合同或开展合作之前,我们就先要找到或在对方身上创造一个命门来紧紧捏住,一旦对方反悔,就立刻使出这个杀手锏,令其不敢轻举妄动。

比如:当初密松水电站开工后,中国为了表达友好真诚,就暂停了与缅北果敢、佤邦和克钦方面的往来与合作,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然而国际社会丛林法则太过残酷,老好人,真诚婊,傻白甜是不能生存的。在充满尔虞我诈、豺狼虎豹的世界利益黑暗森林中行走,就必须要有致命杀招傍身才能立得住脚。

所以,当初我们不仅不应停止和果敢、佤邦和克钦的往来与合作。反而,为了让密松电站合约的有效性得到保障,我们就更应该加强与果敢、佤邦和克钦方面的合作与往来。这样,如果一旦缅甸政府想要乱来,想要单方面违约,中国就可以立刻打出果敢、佤邦和克钦这几张牌,甚至支持他们取得缅甸北方地区的全部政权,给缅甸政府来一出“划江而治”的大戏。

相信如果面临这种压力,那么缅甸政府就绝对不敢轻举妄动,而是只能老老实实地履约。2015年我去了一趟中缅边境,见到了周总理当初亲手种下的中缅友谊树,站在树下我感触颇深。有些牌本来很好,可惜我们自己没打好。2016年,习主席两次对缅问题时都谈到了“胞波”一词。要想解决好中国的在缅问题,关键就在于“胞波”。“胞波”这个词的含义很丰富,但它主要包含有”亲戚“的意思在其中。那么在缅甸谁是最亲的“胞波”?答案不言而喻。因为谁都知道在果敢、佤邦、克钦方面,有很多人,原来本身就是中国人。

而在其他的一些国家或地区,为了避免每逢“政府换届”或“总统换人”就会导致我们之前的合作全部作废的局面,我们需要深刻地重新认识所谓西方选举政治的本质。我们必须意识到,在那种政治模式下,前台的总统不过是被“垂帘听政”的傀儡而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