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作为20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元凶,后世的众多研究者中存在一种不太客观的偏好,即拿着放大镜寻找种种蛛丝马迹,来证明希特勒是一个疯子,变态,精神病人……或者他是如何被身边人玩弄成这样的,比如那个给他开稀奇古怪各种药物甚至包括老鼠药的江湖医生害他得了狂躁症云云,总而言之希特勒最好不是人。不得不说,这种偏好有源于意识形态和宗教色彩的嫌疑,信仰上帝的人在描述十恶不赦的人时,潜意识里往往倾向于将其划为撒旦一类的宗教怪物。

也许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将希特勒视为一个怪物,因为他发动了一场死伤近两亿人的滔天战争,这场战争很可能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唯一。但说到底,希特勒是一个人,一个从婴儿长成大人的人,他的一切,在尘世都有迹可循,而不是在地狱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希特勒无疑是一个有天分的人,他能够轻而易举回忆出见过的场景并通过绘画将其细节精确的复原在纸上,连台阶数都不会错。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在绘画上有什么天才,他的画如同照相机一样机械僵硬,死气沉沉,缺乏创造力,这使得他最初的人生梦想——当一个画家,很快就随着被美术学校拒绝而破灭了。

同样的,在学业上,经历了最初的新鲜后,希特勒的成绩很快就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他宁愿捉弄老师,或在自家阁楼里一个人呆着。此时的希特勒,已经开始倾向于封闭内心,沉醉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即使他能敏锐的捕捉别人的内心动机,这种封闭也让他的人际交往技能出现了严重的障碍,也就是俗称的情商,停滞不前。

而希特勒自始至终,都自视甚高,但在他的前半生里,这种自负却一再遭到现实的无情打击,一度让他怀疑自己身心萎靡,同时又变得对人极其不耐烦,暴躁易怒。自然而然的,希特勒没什么朋友,而越是没朋友,希特勒越是强化一个信念: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不需要这些庸俗的朋友。如果一个孤独的人不强化这个概念,他很快就会崩溃发疯,这不过是一种正常的自我心理平衡。

同样由于知识,技能,人际交往诸多方面的缺陷,希特勒很难通过正常的工作来养活自己,而他采取的应对之道同样也是:鄙视。

任何正常的职业他都要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事实上内心深处他也明白,他干不好那些事,与其被老板斥责羞辱乃至开除,不如鄙视所有正经职业。当然他自己更愿意相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那些仅仅为了糊口的营生没有任何意义,只有献身艺术才是他生命的目的。当他天天躺在姐姐家的沙发上,不明就里的姐夫再一次劝他出去找工作时,终于触怒了他内心这根敏感神经,希特勒摔门而去并终生厌恶这只“学舌的鹦鹉”。但人总要吃喝,靠着父亲死后留下的那点钱根本不够,何况他还要时不时的买票去歌剧院在艺术的殿堂里沐浴一番,这可花费不菲。也许希特勒短暂干过几次体力活,但更多时候,他宁愿当掉自己的东西,比如唯一一件大衣然后站在冬季的寒风中瑟瑟发抖也不愿去找份正经活计。

在所有职业中,备受人尊敬的公务员尤其受到希特勒的敌视,这很可能是因为他的父亲就是一个公务员,而父亲对他的动辄打骂,让希特勒幼小的心灵一开始就走上了极端的道路,并连带着公务员成了他眼中的下贱工作。可以说,是父亲手中的皮鞭,造就了最初的希特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青少年时期的希特勒性情顽固,事事较真,一笑了之从来不会出现在他的字典上,哪怕再小的事,他都能纠结很久。但终于,他有朋友了——唯一的一个:库比席克。这段事实上有点畸形的友谊能够深刻揭示希特勒的内心世界,因为希特勒性格的主要方面,贯穿其一生,都是惊人的一成不变。

在经济状况还不那么窘迫时,希特勒把库比席克视作他忠实的听众,经常随身携带着自己创作的诗歌,然后冷不丁拿出来得意洋洋的朗诵一番,或者像表演舞台剧一样如痴如醉的长篇大论。这时库比席克之所以能成为希特勒唯一青年挚友的优点就体现出来了——一个耐心的倾听者。这也是唯一把这两个人紧紧联系起来的东西。希特勒需要一个听众,这种内心的渴求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他霸占了库比席克的所有时间,使库比席克除了希特勒也交不到第二个朋友。事实上只要库比席克同别人交谈,希特勒就会火冒三丈,倒不是出于醋意,而是希特勒觉得好不容易被自己熏陶出来的人怎么能同那些庸俗的贱种混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被那些俗念拉低了他朋友的境界,从而对作为他忠实听众的友谊构成了威胁。这就像一个占有欲强烈的男人费尽心思编造一座金丝笼要把自己的女人同外面堕落的世界隔绝开来一样。希特勒在后来对待自己外甥女时也的确这么作了,最后导致这段勉强称之为爱情的关系终止在外甥女自杀的那一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但希特勒并不总是充满令人不安的情绪,在很多时候,他又很细心很体贴,善解人意,充满同情心,对库比席克的事情他都很热心的跑上跑下,甚至动用自己的口才说服了好友顽固的父亲让儿子去音乐学院放手追求梦想。每次短暂分开给好友寄明信片时,他都不厌其烦的向好友的双亲问好。有一次希特勒和库比席克准备去河里游泳,一旁看护的库比席克母亲脚下一滑跌入水中,希特勒立刻跳入水中把她拉上岸。这在今天,那也是要颁发见义勇为奖的啊。

虽然后来由于经济越来越窘迫,而好友发展越来越顺遂,希特勒在某一天突然断绝了所有联系自己离开,但对库比席克及其双亲,希特勒始终抱持着青年时期的喜爱,不仅在后来对库比席克的事业大加提携,在后来1944年战争后期物资极度紧缺的条件下,仍然在好友母亲80岁生日时,寄去了一个大大的食物包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过头来看,青年时期的希特勒已呈现出诸多与众不同的特点。他毫不在意自己还是个穷光蛋,经常和库比席克站在街头大谈如何改造城市,以至于库比席克一度怀疑朋友是失心疯了在做白日梦。希特勒与有产阶级向往的舒适安逸的生活也格格不入,甚至充满了憎恨,每次走过大街,碰到那些绅士或帅哥美女在咖啡馆闲聊时,希特勒就恨不得跳进去一通怒骂。但走在洒满阳光的大自然或神秘气息的艺术建筑里时,希特勒又表现出轻松愉快亲近随和的一面。当夜幕降临,希特勒还有一个特殊的癖好,就是呆在一个地方久久沉思或彻夜徘徊。

你能想象周围有个朋友或亲戚,经常大半夜的像鬼魂一样在外面游荡吗?

希特勒是一个愤世嫉俗者,但又不同于普通的愤青,希特勒是一个带有深深哲学和艺术气息的愤青。他在生活中可不仅仅是想太多,而是遇到任何思想上的问题,他都会主动翻阅大量图书并长时间思考来解答心中的疑惑。对于艺术,他则充满了殉道者的精神,为艺术而献身,是他内心深处的独白。虽然还未涉足政治,但上帝事实上已经在让希特勒为后来战争领袖的角色做准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民族间的生死大决战,也只有愿意为使命自我牺牲的殉道者,才能担负起这样的领袖角色。

我们可以说,青年时期的希特勒就是个非主流,一个独一无二的,古怪的孤家寡人。但这样的怪人只要不是疯子,并能坚持不发疯的话,最后总会掀起一场或好或坏的巨浪,因为上帝和世人都不会允许这个世界一直这么无聊的主流下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离开了库比席克的帮助后,希特勒一天比一天混的惨,直至变成了一个流浪汉,需要靠收容所施舍的稀粥和长满跳蚤的破床才能熬过凛冽的冬季,公园的长椅和桥洞还是夏天去更合适。不过希特勒并不觉得如何,就像以前参观完布鲁克纳简陋居室后他告诉自己的那样:绝大多数天才总是要跟贫穷相伴的。

有意思的是,在最凄惨的日子里,希特勒并没有归罪于犹太人,相反还和犹太人相处融洽,后来画明信片糊口,还多亏了犹太伙伴帮他去外面推销,甚至一开始画画的笔和颜料都是犹太人接济的。早期接触的一些反犹小册子,也许在理论上触发了最初的偏见萌芽,但后来德国一战战败后大肆流行的犹太人背后捅刀的论调,可能才真正让希特勒对犹太人厌恶起来。

就像所有喜欢阴谋论的人一样,一旦觉得发现了某个阴谋,就会执着的认为抓住了真理,特别是在这个阴谋还没有证据可以驳斥的情况下,有罪推定就行了。希特勒偏激的个性仇视很多东西,这让他顾此失彼疲于应付,好了,把它们全部归罪于犹太人就对了,目标明确,简单轻松,还能让仇恨源源不断,持久强大。当希特勒在政治上越来越成熟,阴谋诡计玩的越来越溜的时候,你有时很难分辨某个时期究竟他是出于憎恨犹太人做那些事,还是出于煽动民众扩大权力来做那些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后期德国在战场上的失利越来越多,希特勒也越来越充满愤怒,以至于最后,赢得战争已不再重要,争取时间解决犹太人反而成了日益明显的战争动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抛开意识形态和战争政治那些烂摊子,希特勒对女人的态度颇值得注意。很多人觉得希特勒意志坚定不近女色,其实希特勒不是不需要爱情,而是他的爱情存在于神话中,存在于瓦格纳的歌剧中。青年时期的希特勒四体不勤,鄙视任何运动,但有段时间却对骑自行车兴趣极大,这完全只是因为他爱慕的女孩子常常去溜冰,而那些去溜冰场骑车的运动员可以很好的掩护他。

希特勒会在心里构建一个女神来默默的爱慕,如果恰巧现实中有某个女孩儿打动了他,他宁愿选择远远的观望,因为他内心的爱情太理想化了,理想的只能在歌剧院上演,尘世的女子一靠近一开口,就会戳破他加诸在对方身上幻想的光环,希特勒自己也明白这点。

就好比他精神上的初恋斯蒂芬妮一样——我只能说是精神上的,因为希特勒甚至从未跟她说过一句话,只是默默在斯蒂芬妮经常出现的街角守候,就为了那惊鸿一瞥。而一直厌恶青年人常见娱乐活动的希特勒在听说斯蒂芬妮爱跳舞时,不惜放下自尊去研究这种在他看来毫无意义的玩意儿,他甚至计划为爱人建造一座充满文艺复兴艺术感的大房子!当然,资金问题就见鬼去吧!

热烈的爱慕持续了多年,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取代斯蒂芬妮的位置,这同今天那些经常换对象的人有着怎样的天壤之别!希特勒对女人的态度是复杂的,既不乏愤怒鄙视,也不乏美好而戏剧的想象。最终,他一生中唯一一次婚姻真的如歌剧般结束了:在死前24小时,他和爱娃举行了婚礼,然后双双自杀。

当我们凝视希特勒的照片时,我们不难发现这个男人那谜一般阴郁奇特的眼神所折射出的复杂内心,也许过于复杂,常人终究难以理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但也许有一个捷径,那就是希特勒一生所钟爱的瓦格纳音乐,那激起人灵魂使命感的召唤。

至少我在听瓦格纳的作品,比如罗恩格林第一幕前奏曲时,是最能理解这个人内心世界的时刻。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