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举行2016年度第二季度新闻发布会。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在介绍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下一步工作安排时明确表示,“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

李忠

人社部新闻发言人

工作进展情况:做好事业单位聘用制度和公开招聘制度推行工作。岗位设置方案的备案核准和变更工作有序开展。配合有关部门做好经营类事业单位改革、部分城市三级甲等公立医院开展编制管理改革等工作。

下一步工作安排: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继续扩大聘用制度推行面,研究提出解决编外用人问题政策思路。健全岗位设置管理制度,启动事业单位管理岗位职员等级晋升制度试点。进一步完善公开招聘制度,分行业制定公开招聘办法。出台促进事业单位创业创新工作的指导意见,出台建立机关事业单位防治“吃空饷”问题长效机制的意见,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

所谓“不纳入编制管理”,就是取消事业单位编制,但保留事业单位性质。而之所以要保留事业单位性质,主要是考虑到高校、公立医院的公益属性,不能完全推向市场化,还要由财政进行差额拨款。在全部取消事业单位编制之后,未来高校和公立医院将会实行全员合同聘任制。

我国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始于2011年,目前已基本完成第一阶段任务,主要内容是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划归或转为行政机构,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事业单位转为企业,从事公益服务的继续保留在事业单位序列,强化其公益属性。

保留下来的事业单位分为两类:

承担义务教育、基础性科研、公共文化、公共卫生、基本医疗服务等基本公益服务,不能或不宜由市场配置资源的单位或机构,确定为公益一类;

承担高等教育、非营利医疗等公益服务,可部分由市场配置资源的单位或机构,确定为公益二类。

公立医院、高校等公益二类单位取消事业单位编制,探索“公益”和“市场”两条腿走路,将是下一阶段事业单位分类改革的重点内容。

传统意义上的事业单位,与党政机关同为财政供养的“国家单位”,随着事业单位编制不断扩大,人员逐渐增多,财政供养压力越来越大,公益服务的效率却越来越低。事业单位改革的一个根本目的,就是要精简事业单位编制,减轻财政供养压力,同时提高公益服务的效率和水平。事业单位分类改革的第一阶段,基本达到了“减员增效”的目的,而在分类改革的第二阶段,取消公立医院、高校等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的事业单位编制,同样也要努力实现“减员增效”的目的。

公立医院、高校等的事业单位编制要取消,其提供公益服务的属性和功能却不能取消——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的公益性非但不能取消,反而应当有所强化优化。这就内在地要求,公共财政对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的投入保障作用丝毫不能削弱,政府不能借取消公立医院、高校事业编制的机会“甩包袱”。

公共财政的投入保障作用表现在,由公益二类事业单位承担,不能由市场配置资源的那部分公益服务,公共财政仍须全额拨付经费,而不能把这些统统推向市场;由公益二类事业单位承担,可以由市场配置资源的那部分公益服务,有的需要向公众收取费用维持非营利性运作,有的可以改由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向公众提供。

无论哪一种方式,都需要公共财政予以补贴和保障,如果公共财政投入不足,公立医院、高校就会提高收费标准,由此加剧“看病贵”、“上学贵”,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向公众提供的医疗、教育服务,也会因政府购买价格过低而影响质量。这些代价最终会转嫁到公众身上,公众将成为政府“甩包袱”的受害者。

取消公立医院、高校的事业单位编制,是加快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创新之举。在此过程中,政府对事业单位的投入保障功能不能弱化、打折扣,而应当继续加大力度、优化结构,以体现和完善事业单位的公益属性。

为此,要从完善财政预算编制和预算监督入手,针对公立医院和高校建立成熟、稳定的公共财政投入保障机制,包括成立公立医院拨款委员会、高校拨款委员会等第三方监管机构,推动政府切实履行对公益事业的保障责任。

有数据表明,目前中国公立医院在编人员大约有800多万,高校在编教职工有233万余人,对于这部分在编事业单位人员,具体做法将实行实名统计,之后随自然减员,逐步收回编制。

而对于高校的非在编人员,官方尚未统计。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接受采访时表示,这部分人员的数量十分庞大,“编外人员多的单位有的能占到一半,少的也有20%—30%左右。”下一步,在高校取消事业单位编制之后,将会逐步缩小编外人员与编内人员的待遇差别,解决编外人员面临的多种问题。

延伸阅读:医改大动作!公立医院取消编制,医生年薪可达百万…

深圳市明确提出,新建市属公立医院不再实行编制管理,取消公立医院行政级别。当地一家新建医院的医生,收入也在去编制化后大幅提高,年薪起点是40万,最高的顾问医生年薪近100万元。

深圳医改取消编制 医生年薪大幅提高

最近,人社部新闻发言人称,将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这一表态意味着,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已成定局。当多地还在探索公立医院“去行政化”路径,深圳市已明确提出,新建市属公立医院不再实行编制管理,取消公立医院行政级别。

当地一家新建医院的医生,收入也在去编制化后大幅提高,年薪起点是40万,最高的顾问医生年薪将近100万元。公立医院取消编制,让医院掌握了用人自主权,退出通道被彻底打开,但是也有很多人对于医生年薪可达百万产生了疑虑,这钱从哪里来?这种做法可以推广吗?先来看看网友们对此有什么看法。

公立医院“去行政化” 如何看待高薪医生?

网友 我会找到幸福说,患者看重的是医院的医疗条件,以及医生的服务水平,编制对于医院医生只是一个光环而已。

网友玉林坡的清舞晖杨说,这一改革是医疗发展道路上的必然趋势,但目前还存在一定的问题:医生的待遇如何界定?

网友李健说,最好先试点后推广。不管怎么改,解决好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才是根本。

网友金色九月说,应该把精力用在让百姓如何看得起病,买得起药,如何提高医生的技术水平上。

网友谢了呀说,改是应该改的,但如何改?别以改为借口,把医生提高的那部分薪水加重在患者头上。

不让患者负担医生高薪

那么,医生的高薪会不会转嫁到患者身上呢?《羊城晚报》解释说,患者不用担心,因为公立医院的看病价格并没有放开,医院会压缩虚高药品价格,降低大型设备检查费用,提高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诊查费、护理费、手术费和治疗费价格等等。

医生高薪不是医改成败的标尺

那么,这个模式是否容易推广呢?《红网》认为,医生高薪不是医改成败的标尺。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这家医院尚未达到收支平衡,这意味着,目前的光鲜是建立在政府补贴的基础上,好处是彻底斩断了医院的牟利冲动。

然而背后则需要政府高昂的投入,还必须有发达的民营医疗体系和分级诊疗体系做配合,否则很难发挥应有的作用,因此这个模式难以直接地复制。

公立医院既姓“公”也姓“市场”

《证券日报》常务副总编董少鹏认为,去行政化是大势所趋,但这不等于去公益化,公立医院仍然需要外部监管,要确保其为民服务的性质。

同时,公立医院要良性运营,也要遵循市场规律。高级别医生获得高收入,也在客观上更好调节和分配医疗资源,提高医疗市场整体效率。而什么样的薪酬机制更为合理,应当交由市场决定。

医院去编关键在于去除编内编外鸿沟

央视财经评论员韩复龄认为,未来取消事业编制之后,就是打破公立医院的铁饭碗,实行全员合同制,彻底割除长期以来同工不同酬等痼疾,能上能下,能进能出。

但是公立医院仍然需要保留公益属性,不能完全推向市场化,还要由财政进行差额拨款。此项改革牵涉利益主体众多,需要统筹协同,切忌搞“一刀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