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当地时间7月19日,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经过各地代表轮流唱票表决,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正式提名唐纳德·特朗普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21日晚,特朗普发表演讲正式接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这位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自其步入政坛开始就不乏各种新闻报道,其各种“惊世骇俗”的言论也每每引起美国乃至全世界的激烈讨论。而这些讨论所关注的焦点,则是唐纳德·特朗普作为一种新趋势的代表,究竟意味着法西斯主义在美国的崛起,还是美国民族主义的回归?本文将选取三篇较为具有代表性的评论,从多个角度来探讨“特朗普现象”,以飨读者。

观点一:特朗普的成功意味着法西斯主义在美国崛起

美国历史学家、外交政策评论家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对特朗普的成功持消极态度。在其5月18日刊登于华盛顿邮报的《这就是法西斯主义如何降临到美国》(This is how fascism comes to America)(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this-is-how-fascism-comes-to-america/2016/05/17/c4e32c58-1c47-11e6-8c7b-6931e66333e7_story.html)一文中,他指出,一旦特朗普成功当选,他将撇开共和党的束缚与限制独自掌权。而这也意味着美国“法西斯主义”的降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外交政策评论家罗伯特·卡根

卡根认为,作为一个极端利己主义者,特朗普的成功是其个人的成功——他能成功当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完全归功于特朗普的支持者。共和党虽然最终任命特朗普为本党代表作为总统候选人,但是在此之前共和党及其大佬们对他的成功并无贡献,甚至起到了消极的作用。因此,特朗普如果成功当选美国总统,在政治上他对共和党不会有任何亏欠。

基于上述的原因,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往往直接效忠于特朗普本人,而非共和党。问题在于,民众对特朗普的忠心从何而来?不同于其他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没有为其拥趸提供解决经济问题的方案。他提供的是一种态度,一种代表力量和强硬的气势,一种对其声称的民主文化的繁枝末节的蔑视。特朗普所反对的,都是民众认为造成美国孱弱和衰退的根源。卡根指出,特朗普的主张和政策之间毫无连贯性,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这些主张和政策会激起民众的憎恨和蔑视情绪,并夹杂着恐惧、仇恨和愤怒。特朗普的典型伎俩就是攻击和矮化穆斯林、西班牙裔、难民等少数群体,从而获得另一部分民众的认同和支持。

通过各种政治手段和政治宣传,特朗普成功激起了很多民众的愤怒,获得他们的认同,进而将这些人转化成自己的狂热支持者。一旦这些支持者的政治狂热情绪开始躁动,特朗普作为这些人唯一效忠的政治领袖,其权势将如日中天。而特朗普将利用这种政治狂热推行自己的政策和主张,在迎合民众的同时打击政治对手,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力和地位。

在上述的这种政治互动中,民众的政治激情毫无限制地宣泄将导致所谓的“暴民政治”。这种现象是民主政治的畸形产物,托克维尔和古希腊贤者们早已对此发出过警告:民主政体下的民众,在无限制的兴奋、愤怒的情绪中,可能会砸碎他们所处的民主政体,即使这种政体保护着这些人的自由。在暴民政治下,人民政治热情的过度释放并不能让民主政治更加完善。相反,这种过度的政治参与将制造出民主政体的对立物——高居于万民之上的寡头。这种暴民政治与寡头政治的结合一般被称为“法西斯主义”。历史上的法西斯运动在意识形态上没有一致性,其形成只是因为有着共同反对的人和事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苏格拉底之死:暴民政治的悲剧

卡根认为,特朗普发起的政治运动操纵着根植于人们精神中的恐惧、虚荣、野心和不安,一旦这些民众被发动起来,形成浩大的政治运动,将对反对者构成巨大的威胁。在某个领导人的操纵和引导下,其所指之处将寸草难存。就算是德高望重的政治家或家喻户晓的英雄,在这样的政治洪流中都难以保存。

而现在的情形就是,无论共和党的大佬们对特朗普采取怎样的态度,支持或是反对,或是明哲保身,他们都不会对特朗普产生丝毫的影响。一旦特朗普成功当选,凭借着全国大部分民众狂热的支持,他将撇开共和党独自掌权。共和党之前通过各种手段建议、塑造和操纵本党总统的方式必将失效。而到了那时,特朗普成为名副其实的寡头。而这也意味着美国“法西斯主义”的降临。

观点二: ? 民族主义在美国崛起

中则明确反对了卡根的观点。弗里德曼提出,特朗普及其所代表的政治运动是美国向民族主义回归的表现。他指出,将特朗普看成美国法西斯主义崛起的代表是一种错误的解读,原因在于人们对法西斯主义存在根本误读,将当前的政治现象解读成法西斯主义兴起也是对民族主义复兴的诋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乔治·弗里德曼

那么,法西斯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根本性区别何在?弗里德曼认为,首先,法西斯主义者否认民族自决是一项普遍性的权利。希特勒、墨索里尼和弗朗哥等历史上最为著名的法西斯主义者,他们仅仅将民族主义赋予给本民族。法西斯主义是对各民族追求自己民族利益的权利的否定和侵犯,它建立在一个特定民族具有优越地位的观念之上。

第二个,也是更为根本性的区别在于,法西斯主义和民族主义在国内统治问题上存在差异。自由民族主义认为政权应由明确的、周期性的人民选举产生。在这种政治体制下,当权者必须以人民的名义进行统治,人民能够通过各种政治机制来进行自治。而在法西斯主义下,希特勒式的人物代表了人民而无需对人民负责,自由言论和反对党被取缔,那些试图反对政权的人都被视为罪犯。可见,没有独裁者、没有取缔选举、没有镇压自由言论和机会的“法西斯主义”不能被称为真正意义上的法西斯主义。

弗里德曼指出,目前,无论是欧洲兴起的脱欧运动,或是美国国内存在的对北约、欧盟等国际机制的质疑和反对,都是各国向自由民族主义回归的表现。这与法西斯主义存在根本性的区别。而那些鼓吹法西斯主义降临美国的言论,多少存在着维护二战后美国国内形成的多元主义、诋毁民族主义兴起的意味。法西斯主义或许零星地存在,但真正的法西斯主义门槛极高:对独裁者的绝对忠诚,独裁者的权威高于法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民族主义的抬头

基于这一观点,弗里德曼认为,美国目前只是向民族主义回归。这种运动或对或错,但绝非是法西斯主义崛起的表现。

观点三:特朗普现象是法西斯主义的回声,但存在根本区别

)一文。在文中,乔蒂纳首先指出,特朗普的确是法西斯主义的一种回声。这体现在两个层次,首先,特朗普使用的不同样式的政治主体和口号带有法西斯主义的色彩。他对种族刻板印象和对惧外心理的利用是典型的法西斯主义做法,他所称的美国民族正在衰落的论调也属于法西斯主义者鼓吹的话题。第二个层次是特朗普在政治活动中的风格和伎俩。特朗普对民众情绪的掌控,对媒体的利用都带有法西斯主义特点——甚至他抬下巴的方式都和墨索里尼非常相似。

但乔蒂纳认为,特朗普现象又和法西斯主义存在根本的区别。

第一个区别在于,希特勒等法西斯主义者都极度敌视激进的个人主义,他们将国家的战败、经济的萧条、民族的衰落都归咎于个人主义。法西斯主义者将自己视为铲除个人主义毒瘤的根本方法。相反的,特朗普及其所在的共和党都是个人主义教条的信奉者。特朗普的目的还是在于解除目前政府对商业施加的负担。

另一根本区别在于环境的不同。上世纪30年代的德国刚刚经历过一战的惨痛失败,紧接着又是全球性的经济危机造成的萧条,整个国家处于极度困难的境地。而目前的美国虽然也面临诸多的问题和挑战,但这些都无法和当时的德国相提并论。

乔蒂纳指出,特朗普现象之所以在美国兴起,其背后存在着重要的社会经济原因。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虽不断恢复,但仍有相当一部分人被落在了后面,这些人就成为美国政治现状的积极反对者。当然还有一些人抱有深刻的种族偏见,他们反对外来移民、仇视穆斯林。乔蒂纳在文中提出警告,这些人虽然只占美国总人口很少的一部分,但其绝对数量仍有数百万之多,这些人联合起来发起的政治运动,势必会掀起不小的风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有许多人属于美国政治现状的积极反对者

三篇文章的观点交锋显示了“特朗普现象”在美国社会的高话题度。如何理解这一现象依然存在着重大的分歧,而这些差异产生的原因是对“法西斯主义”、“民族主义”等关键概念的认识不同。特朗普现象到底代表着法西斯主义的崛起还是美国向民族主义的回归,这种现象对美国意味着什么,将来又会对美国乃至整个世界产生怎样的影响,仍然需要继续进行跟踪和观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