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兵注意:瞧这辣妹女兵咋投手榴弹的

男兵注意:瞧这辣妹女兵咋投手榴弹的

最近,通信连连长刘阳的心情被阴霾笼罩。这要怪连日来的“回南天”,和即将进行的手榴弹实弹投掷。团里开展实战化训练,手榴弹实弹投掷与以往不一样。

以前都是从山上向下丢,现在地环靶设在了20 米开外的开阔地面上。为了实弹投掷的安全,司令部机关规定士官每人投3枚,义务兵每人投2枚。明确什么情况下可以投,什么情况下不可以投,什么人能投,什么人不能投。连长刘阳也认为实爆实投风险高,出了事故责任可担当不起。

连长刘阳给战士们讲解手榴弹战技术性能,实投的场地设置,实投评分标准及注意事项。之后,他又组织全连开展模拟训练。最后,他召集干部骨干评估实弹投掷的安全风险。他对安全的担心,就像湿湿黏黏的空气重重地压在心头,挥之不去。

转眼到了手榴弹实弹投掷的日子,空气还是那样的潮湿。连长刘阳把通信连带到待机地域,“轰……”手榴弹爆炸的声响传到连队官兵的耳边,胆小的女兵用双手捂住双耳。还有的男兵看到投手与爆炸点的距离那么近,脸上掠过一丝惶恐。

连长刘阳将队伍按照每组10 人编好组。大家刚坐下,“报告连长,我也要投三枚实弹。”一个女兵的声音硬生生地塞进了全连官兵的耳朵里。大家惊呆了,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投向一个女兵。这个女兵叫敖瑞娇,她是来自重庆的辣妹子,平时爱说爱笑,个子不高,单看外表,略显娇小。

敖瑞娇孤零零地站在队伍里目光坚定。女兵班长张佳华从板凳上弹起来,快步来到敖瑞娇身边大声喊道:“敖瑞娇,你疯了,这个时候你还想出风头……”

“为什么士官每人投3 枚,义务兵每人只投2枚?”看来敖瑞娇的倔脾气又犯了。去年刚下连,她就给连队写下“请战书”——参加团里“枪支分解结合”比赛。结果,敖瑞娇技压群“雄”,用时1分26秒打破团里纪录。后来敖瑞娇又连续3 次摘得了该项比赛的冠军。张班长对她说:“敖瑞娇,我服了你。”

连长刘阳把敖瑞娇的请求,用步话机向指挥所作了汇报,指挥所回复说:“敖瑞娇手榴弹能投35米开外?你们搞好安全保障,就让她投3枚实弹吧!”

敖瑞娇被编到了第一组。跟男兵一样,她来到出发地线,穿戴好防护装置和弹袋,向发弹员领取到3 枚手榴弹,并在发弹单上签了字。敖瑞娇沿着投弹区的进场路线向投弹线走去。她的心里很激动,其他义务兵只能投2 枚实弹,而自己的弹袋里实实在在地装了3枚实弹。

连长刘阳是实投指挥员,他站在堑壕里见敖瑞娇额头上沁出来的汗问道:“敖瑞娇,你紧张吗?”敖瑞娇语气坚定地回答:“不紧张。”她从弹袋中掏出一枚手榴弹,用右手手心贴着保险握片,食指压住上端面,其余手指抓握弹体举到胸前。她向连长报告:“准备完毕。”连长说一声:“投。”敖瑞娇用左手抠出拉环拉出保险销,撤步引弹、转体挺胸、蹬地送胯、挥臂扣腕……

敖瑞娇攒足了劲投完第一枚,她迅速蹲到防弹墙下躲避,“轰”的一声炸响,她把身子缩成了一团。去年,敖瑞娇只投过一枚实弹,从山顶往下丢太简单,连长说只要扔出去都不会炸到你。今天她感到特别的害怕,想着前面的地环靶,掏手榴弹的手就发抖。她生怕手榴弹没投出去,她真正地意识到危险就在身边,明白了生死就在一瞬间。敖瑞娇感到这不是训练而是一场真实的战斗。

连长刘阳把敖瑞娇从墙角拎了出来,他提醒敖瑞娇说:“第二枚准备!”敖瑞娇的眼睛盯着前面的地环靶。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手榴弹在地环靶中心上空爆炸的画面。去年女兵班的战友说:“可惜,我没看到手榴弹在空中爆炸的样子,只听到小钢珠撞击防弹掩体‘劈里啪啦’的声音。”当时敖瑞娇想都没想就说:“你还想看爆炸时的样子,如果不是从上向下丢,如果没有防弹掩体保护,你早被炸开花了。”战友说:“我是投得不远,连长也说我把手榴弹丢在了家门口,不过,你看我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敖瑞娇不敢看连长一眼,她怕连长发现自己的紧张。敖瑞娇已经没有退路,她不可能连第二枚实弹都投不了。深吸一口气,敖瑞娇开始重复第一次的动作。“轰”第二枚比第一枚还要响,看来投得太近了,但她没有听到小钢珠撞击防弹掩体的声音。

连长刘阳轻轻地拍拍敖瑞娇的肩头说:“不错,投远一点会更好。你还要不要再投一枚?”敖瑞娇犹豫了一下,她有点后悔自己不该逞能,这次能百分百投得远吗?自己还要再面临一次危险的考验。撤步引弹、转体挺胸、蹬地送胯、挥臂扣腕……

敖瑞娇站起来转过身走了,监控屏幕上显示的成绩为优秀。

堑壕里,连长刘阳回过头来望了一眼敖瑞娇娇小的背影,在他的心里敖瑞娇的身影却无比高大起来。天空中刮起一阵风,连长刘阳感觉到“回南天”要结束了。突然,连长刘阳对着步话机大声喊:“01,01,07 报告:通信连官兵能否都投3枚实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