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代号名称]

“格陵兰”行动

[英文名称]

Greenland action

[发起者]

纳粹德国

[发起时间]

1941年7月,1945年4月初行动实施

[目的]

在第三帝国即将灭亡前夕,用数架大型水上飞机将幸存的纳粹高级将领从德国基尔港秘密撤退到北极地区的格陵兰岛,并在那里重建纳粹基地。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背景]

第三帝国面临失败的命运终于迫近了,希特勒准备接受命运的惩罚,但他死忠的私人飞行员并不甘心就此失败,于是制订并启动了“格陵兰”行动。

按计划,二战结束前夕,30多位纳粹核心人物将乘坐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水上飞机,从德国北部基尔港逃往位于北极圈内的格陵兰岛,以图日后东山再起。

然而事不遂愿,随着希特勒自杀的消息传出后,自知大势已去的德国军官又该如何应对?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行动经过]

2003年12月28日《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了一篇访谈,致使一个即将隐没在历史深渊的隐情浮出水面:一名已经93岁的德国军官首次披露了这项纳粹末日逃亡计划——“格陵兰”行动的核心内容。

前德军上尉恩斯特·科尼格原准备将这个秘密带进坟墓,在其英国友人的一再劝说之下才终于决定在生前将之公诸于众。科尼格二战之前一直在德国北部波罗的海沿岸的港市特拉弗莫德工作,凭着钻研过导航技术并在商用海船的多年实践逐步积累了丰富的航海经验。特拉弗莫德聚集了当时最优秀的科研人才,任务是研制各种新式水上飞机和飞船,因为亲自参与了纳粹大型水上飞机的研究和制造,科尼格对纳粹企图在二战末期通过水上飞机逃往格陵兰的计划了如指掌。

二战打响之后,科尼格作为航海专家被纳粹秘密召进特拉弗莫德某秘密研究中心,当时该中心承担着纳粹空军的一项绝密任务——研制和改进水上飞机。几乎与此同时,位于德国东北部、波罗的海一海岛上的佩纳明德陆军研究所也正在紧锣密鼓地为纳粹研制火箭。这两家肩负“第三帝国”光荣使命的研究所平时在技术和业务上有着密切的联系。科尼格参与研制的这种水上飞机型号为BV—222“维京”,堪称当时世上最大的水上飞机。这种海上巨兽的翼展为140英尺,36英尺高,长度是B—29的一倍半,最大起飞重量49吨,即使是搭载92名全副武装的军人也可以240英里的时速飞行,在尺寸和重量上大大超过同期各国研制的水上飞机。飞机上装备着机关枪之类武器,共有16名机组人员。按照设计要求,“维京”可以持续在空中连续飞行28小时,最大航程7000公里,最大滞空时间达到了惊人的33小时!堪称德国航空工业在大型机方面的杰作,在当时它是长途飞行的最佳机型。而负责建造这种海上“巨无霸”的则是德国汉堡历史悠久的布洛姆—福斯造船厂。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BV—222“维京”设计图

1945年4月初,科尼格接到上级指示,精心调试两架性能最好的水上飞机以便为一项秘密长途旅行任务做准备。此时一共仅剩两架BV—222“维京”(V7、C—09),但雪上加霜的是,停靠在港口水面的C—09被美军野马式战斗机击毁。于是该行动仅有一架可用。与时同时,大批战略物资被运抵码头,其中包括滑雪橇、帐篷以及大量粮食。科尼格称,这次帮助纳粹高官出逃的计划被称作“格陵兰”行动,该计划的任务是用运输设备将残余的纳粹高级官员安全地撤退到北极地区的格陵兰岛。但由于格陵兰岛当时缺少能供大型运输机安全降落的机场,因此载重量大,航程远的“维京”就成了这次逃亡行动的主角。

按照“格陵兰”行动的逃亡计划,这些特殊乘客将在德北部港市基尔正北的一个小港集合,水上飞机从那儿起飞,直向远离欧洲大陆的格陵兰岛飞去,来个“胜利”的失败大逃亡!而“维京”即将迎来的是这批特殊乘客都是谁?可谓个个都赫赫有名,除了纳粹元首希特勒外,包括空军大元帅戈林、党卫军及盖世太保首领希姆莱、德国海军最高指挥官卡尔·邓尼茨这样的纳粹核心人物,总共30来人。以邓尼茨为例,这位希特勒“钦定”接班人在纳粹德国投降之前三个星期已经开始全权负责每天的日常事务。可以这么说,“第三帝国”是否能够东山再起就寄托在这些人身上。

“格陵兰”行动计划要求在德国基尔市北部的一个港口将逃亡的纳粹高官全部接上水上飞机,然后飞往属于丹麦版图的格陵兰岛。因为当时大多数残余的纳粹高官都聚集在基尔市,所以从基尔市出发是最好的选择。科尼格称,在二战的最后几周,柏林已被苏军重重围困,希特勒根本无法脱身前往基尔市,于是他决定自己不参加“格陵兰”逃亡行动,而选择留在柏林。4月22日,希特勒告诉残余的纳粹高级官员,德国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他要求纳粹官员立即安排各自逃生,并称自己将随“第三帝国”同亡。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如此关键时刻,“格陵兰”行动计划再次受到了重挫,在特拉弗莫德市研究基地仅有的3架“维京”,其中两架在港口水面上被盟军炮火摧毁。科尼格说:“当年我们一共制造出了13架‘维京’,其中8—9架已经被用做运输机开往了北非战场,还有几架在战争中被摧毁。到1945年4月,事实上我们在特拉弗莫德市只剩下3架‘维京’。然而全被盟军的炮弹击中了。不过,‘格陵兰’行动并没有受到致命影响,因为在我们的飞机工场里还有最后1架‘维京’,它已经制造完成,正在进行一些最后的装配工序。”令科尼格扼腕叹息的是,他刚刚精心调试完两架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飞机,便遭到了盟军的空袭,结果“维京”还未下水便遭遇了灭顶之灾。接下来,科尼格又接到上级命令在车间里紧急调试绝无仅有的最后一架。科尼格说:“虽然花费了许多功夫,可是毕竟调试了出来,这一次我们打算无论如何也要让它下水试航。”可惜此时为时已晚,特拉弗莫德已经处在英军和苏军的两面夹击之下。更让纳粹泄气的是,噩耗传来,希特勒已经自杀,此时最后一架“维京”已经装配好。科尼克回忆道:“5月2日这天,我们最后一次被召集到研究中心的试制基地。当时负责的梅耶林上校告诉大家,随着战争的结束,他的历史使命也已经终结。接着他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些证件,就将我们打发回家。临走之前,我们用炸药将刚刚装配完毕的最后一架‘维京’炸了个灰飞烟灭。”至此“格陵兰”行动无声无息地彻底消失了。5月9日纳粹德国宣告投降。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科尼格估计,制订“格陵兰”行动的应该是希特勒的私人飞行员汉斯·保尔。据保尔自己后来向盟军审讯官交待,“就在战争结束前的最后几天”,他曾向希特勒提出,愿意将“元首”送往任何一个避难之地,无论是格陵兰岛、北非还是马达加斯加岛。谁也没有想到,这项精心策划的逃亡计划却遭到希特勒的断然拒绝,后者铁了心表示誓与“第三帝国”共存亡。1945年4月,柏林已经处于盟军的炮火控制和团团重围之下,而希特勒转入柏林总理府地下防空洞继续指挥德军负隅顽抗,身体状况已不尽如人意。希特勒一见大势已去回天无望,便告诉其纳粹残部,各人尽早准备后路。4月29日苏军攻入柏林市中心,4月30日希特勒在柏林总理府的地堡里与情妇爱娃·布劳恩双双自杀。此时特拉弗莫德已经准备好最后一架“维京”V7,但此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特拉弗莫德市已经处在英军和苏军的两面夹击之下。布劳兹格说:“这次飞行任务是在5月1日,希特勒自杀的第二天。(纳粹)飞行员当时从哥本哈根(丹麦首都)出发,朝柏林方向飞去,可是由于苏军炮火过于猛烈,导致飞机根本无法在万湖降落,最后只能打道回府。”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关联性]

从目前资料可以看出,“格陵兰”行动是纳粹帝国垂死之际,死硬分子臆想中的回光返照,并非是蓄积已久。因为从目的上看,行动绝对是具有战略性的,而准备时间与可使用的资源又是如此局促,基本可以表明是最后一赌的心态。这一赌不是为了当即翻本,而是保留未来有继续参与赌博的力量与机会。

只是,与“格陵兰”行动产生唯一联系的“维京”飞机,其研制的计划此时产生了战略性意义。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影响]

“格陵兰”行动险一险隐没在历史中,表明了行动对战争进展的影响力不存在,当然这是在既有结局的情况下。

如果行动成功,虽然第三帝国军事上的失败不可避免,但政治上的影响就是另一种可能性了。

而“维京”飞机,这种当时最先进的高科技武器,几乎成就了单骑救主的神话,虽然最终镜花水月,但科技对社会的促进与支撑作用,真的是不可小觑。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评论]

“维京”对战局的影响甚小,但由于与希特勒、出逃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被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相关研究]

伦敦帝国战争博物馆历史学家特里·查尔曼称,他完全相信科尼格所讲述的故事的真实性,因为有关纳粹末日大逃亡的“格陵兰”行动计划此前也曾从其他一些德国人嘴里听说过。查尔曼道∶“希特勒的私人建筑师阿尔伯特·斯皮尔也曾提到过纳粹企图撤退到格陵兰岛的计划。我相信德国空军特种秘密部队、沃纳·鲍姆巴赫属下的KG200小组可能也卷入了这场未遂的大逃亡行动。”

德国前飞行员、德国水上飞机研究者克劳斯·戴特·布罗丁兹格称,当希特勒在柏林地下室中自杀身亡后,纳粹残余分子还曾企图开着一架小型BV—138水上飞机降落到柏林西南郊区的万湖上,以便到希特勒自杀地点取得他最后的遗嘱副本。布罗丁兹格说∶“这架飞机在5月1日、也即在希特勒自杀的第二天飞到了柏林上空,飞行员是从哥本哈根起飞的,但是他却根本无法降落在望湖上,因为地面上苏军的坦克炮火太猛烈了,最后它只得无功而返。”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代号说明]

就军事行动的一般性规则和规律而言,保密性是最关键的要素。因此,一般的行动代号都避免直接出现与行动目的关联度过于明显的情况,否则一旦行动代号泄露,行动目的极容易暴露。

现代军事代号的发端,一致公认的就是德国。因此对于代号的命名有非常充分的研讨与要求,而代号与目的相同的行动,在德国一战、二战历史上极为罕见。

而本次行动的代号就是德国二战期间极为特殊的一例,虽然行动尚未正式展开就烟消云散,但行动策划者对于代号的设定过于随意。这或许是心态过于焦躁,以至于乱了方寸所致——当然也不能排除出于对“维京”、对行动隐秘性的自信。

当然,还有最后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行动并没有明确代号,因为行动的目标过于明确,于是就自然而然地成了代号。

“格陵兰”行动:恢恢天网笼罩下的失败大逃亡

这就是险些成为纳粹最后栖息地的地方,冰天雪地之下,盟军再次采取行动可就难上加难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