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强武堂”2016中国军事文化网络主题论坛,汇聚了军队领导、专家、学者、自媒体人,以及军迷等200余位代表,共同交流在互联网背景下如何传播军事文化、弘扬尚武精神、为强军梦贡献一己之力。以下为此次论坛互动环节的访谈选编:

从94年到现在,也就二十多年的时间,互联网就这么深刻地在影响着我们,像我这样的电视工作者发现,收视率最高的是和我们国家的军事、外交有关的。目前最热的是南海问题,有一位非常好的专家,他叫王晓鹏,他是海疆问题专家,在栏目里多次对南海问题作了透彻的分析。今天能不能给我们讲讲南海问题的总的形势,另外在网络上、在舆论上,怎样能产生有利的态势,包括最近热议的仲裁案,怎么样来做才是最合适的。专家王晓鹏:

我们中国和南海周边相应的一些邻国,包括东盟国家正在展开相应的一系列磋商,应该说这些磋商非常具有建设性。我们可以搭建一些平台,现在已经有若干个平台搭建起来了,比如说海上热线的建立,比如说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已经建立了三个工作组,这些都有可能使得中国与相关国家,包括争端国,通过相应地对话、协商,逐步地去化解分歧。关键是要减少误判,总体的目标是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

为什么说变量浮现?我觉得是两方面的因素。南海有一些争端国,比如说像越南、菲律宾,特别是菲律宾,在近年来跳得非常的高,他的目标是什么?看似他的实力不如中国,实则就是想通过第三方,通过国际海洋法法庭、通过仲裁庭去压服你中国。实际上并非如此,他的目标是要把他在南沙非法占据的八个岛礁和他非法圈占的几十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固定化,那么如何固定化?他想到的方式,就是通过所谓的国际仲裁。

而且我要披露的是,菲律宾仅凭他一国之力,完完全全无法做到今天这一步,菲律宾前前后后提交的多达7500页的两份仲裁资料,背后主要是依靠美国人构成的一个团队给他搞,这个团队的美国大律师叫保罗·蕾切尔,这个人在国际法上是被称作是“送棍”,他是擅长小国胜大国的这样一个人,这非常具有迷惑性。让美国人搞的这些东西,在国际上给中国施加压力,抹黑中国的形象,并且在我们的网络上、微博微信上、舆论上,充斥着中国应该应诉,中国应该学会利用《国际法》去说话的声音。实际上,刚才说我们不讲阴谋论,在这里面确确实实他是有这样的一种图谋。

所谓仲裁庭,他的组成人员是长期对中国是有敌意的。举个例子来说,菲律宾这次仲裁,有人说他是告到了国际仲裁法院,有人说他是告到了仲裁法庭,这都不是。国际仲裁有这么几个机构,一个是国际法院,这是联合国成立的,另外一个就是常设仲裁庭。另外针对海洋的,专门有一个国际海洋法法庭,菲律宾是把这个案子提交到了国际海洋法法庭,按照《海洋法公约》去仲裁这样一个事情。按照法庭的相关制度,成立的一个临时仲裁庭,他只派了五个仲裁员,注意不是法官,他们五个人有可能有法官的身份,但是在这里他不是法官,当时指派这五个临时仲裁员的原庭长叫柳井俊二,他是一个日本人,按照国际法庭回避的规则和原则,当时菲律宾非法告中国的时候,正是中国和日本在钓鱼岛争端正盛的时候,这个日本法官本应回避,但是当时他却有这样一个权利指定了这五个仲裁员,并且把庭长交给了一个斯里兰卡的法官,叫品托。后来媒体逐步揭露出来斯里兰卡法官品托的妻子是菲律宾籍,所以我们看到这样的一场所谓的国际仲裁有什么公正性可言?

因为我们不接受、不参与这样的一场不公正,完全非法的仲裁,所以按照仲裁庭说中国你不指派辩护人,我替你指派一个波兰籍的法官,这个人在被指派为所谓代表中国仲裁员之前,他还能够发表一些文章,相对公正地去看待南海问题,但是一旦被指派为仲裁员后,在有关重要问题的投票的时候,他居然投了中国的反对票。所以这个仲裁庭的实质昭然若揭,非常地明显。

那么回到我刚才说到“总体稳定,变量浮现”体现在哪儿?一方面菲律宾这样的争端国唯恐天下不乱,把南海的水搞浑之后,我这样的小国,明知我占据你中国领土的这样的小国,才能阻止你,或者说迟滞你中国收礁夺岛的进程,才能把我非法占有的领土永固化。另外美国为了实现自己的亚太再平衡,为了推出他的力量重返亚太,就要找到争端去做依托,找到盟友去做帮手。

那么南海问题为他解决这一系列的困惑,所以这就是说为什么变量呈现,他推倒不了我们的脚步,他们知道无法阻恶中国在南海的维权进程了,所以他采取的一个具体策略,就是美国智库给他们提出来的一个金点子,叫“代价强加刑”,中国现在在南海问题上的势头阻止不了了,我们就去不断增加你在南海维权的代价。

比如说在宣传方面,比如说在网络上。前些日子的时候,在微信圈子里传着这样一篇文章,澳大利亚的一个华裔学者说,“我来替祖国说句话”,我们真的应该去应诉,我们去应诉有这么多铁的证据,我不怕我们会输。实际上,通篇看完这篇文章(我不相信有几个人把通篇文章都看完),这篇文章非常的长,看似非常公正公允,实则混淆人们的试听。首先我们有责任要把我们的“四不”原则,不参与、不承认、不接受、不执行,用互联网上更容易听懂的语言去说清楚。

另一方面,我想我们互联网的媒体针对这样的信息应该及时进行甄别,像罗援将军讲到的,该处理的处理,该沉底的沉底,总体为维护我们网上良好的海洋环境去做出贡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