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培根曾说:印刷术、火药和指南针这三种东西,已改变了世界的面貌。诚然,科技创新是社会发展的根源,也是大国崛起的基石。日前,中国官方消息称,在贵州省一处天然喀斯特洼地中,“观天巨眼”FAST射电望远镜竣工。千百年来人类大多是通过可见光波段观测宇宙。事实上,天体的辐射覆盖整个电磁波段,而可见光只是其中人类可以感知的一部分。FAST的出现,将改变这一困局,让人类有更多的机会捕获几万光年外的微弱信号,帮助全人类验证外星生命的存在。其实,像FAST这样听起来充满科幻色彩、似乎只有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才会搞的重大项目,正贴着made in China的标签渐渐地走进全球视野,这也是中国重回世界强国之林的重要标志。

在宇宙空间中,遥远的信号像雷鸣中的蝉鸣,没有超级灵敏的“耳朵”就分辨不出来。中国政府用了五年时间,花费了6.27亿元建成的FAST便让很多人激动不已。这一由直径达500米的天然“巨锅”,和能够盛起30个足球场面积大的巨型反射面组成的射电望远镜,将成为世界级的天文研究中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观天巨眼”FAST射电望远镜于日前竣工

它的性能有多先进呢?与此前号称“地面最大机器”的德国波恩100米望远镜相比,FAST灵敏度提高约10倍;与排在阿波罗登月之前、被评为人类20世纪十大工程之首的美国Arecibo 300米望远镜相比,其综合性能提高约10倍。此前,人类能够观测到的宇宙年龄是137亿年,也就是宇宙大爆发之时,FAST则可以将探测能力拓展到137亿年前。

寻找宇宙大爆发后的第一代恒星、挖掘脉冲星(又称波霎,是某些恒星在演化接近末期时经历的一种剧烈爆炸后的产物,直径大多为10千米左右,自转极快,有的甚至可以达到每秒714圈,会周期性发射脉冲信号。脉冲星的相关研究,有助于人们了解星体蹋缩时发生了什么情况,由此揭示宇宙诞生和演变的奥秘。)是否在未来能够成为宇宙星际导航的可能性等功能,让FAST看起来只是一个天文研究设施,但翻开射电望远镜的历史,会让人大吃一惊,冷战期间,射电望远镜曾担负起“弹道导弹预警”的重任。在今天,则有军事专家认为,FAST可用于中国反隐形战斗机的探测。这样的科技成果,足以成为中国发展与崛起的重要支撑。

FAST巨眼睁开,也是为了中国加快探索星际的步伐。6月25日,中国新一代固体运载火箭长征七号在海南文昌发射场成功首飞。另据悉,长征五号将于下半年择机发射。对于全球大部分的普通民众来说,这样的信息大概是讲中国航天在不断前进,大部分中国人或许已经形成习以为常的思维惯性。

但一位航天专家曾说:火箭的能力有多大,航天的舞台就有多大,他谈起中国的火箭,就不得不从“长征家族”说起。7月12日,旨在解决中国和菲律宾海域争端的南海仲裁案所引起的战争爆发论不绝于耳。在战争中,最高效的军事手段莫过于摧毁敌方各个在轨的航天器,因为没有了这些侦查拍照、通信联系、导航制导的卫星,就等于失去了军事行动上的先机。所以,火箭的运载能力,对于一个国家的作战能力有着绝对的影响。去年9月首飞成功的长征六号,则可以让中国一次将20颗卫星送入距离地球524公里高度的太空中。对于愈发紧张的中国南海局势,长征六号首发成功,无疑是大大地增加了中国军事能力。

长征七号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从研制地到发射场走了“海运”。通常情况下,火箭从研制地到发射场有3 种运输方式—— 公路、铁路、海运。其中,海运是目前火箭运输方式中,最理想的选择,因为过载环境最为稳定,对火箭的结构的危害程度最小。此外,由于海南文昌发射场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低纬度发射场之一,在发射地球同步轨道卫星时,可充分利用地球自转的卫星仅需消耗较少的能量到达预定轨道,可以节省大量的燃料消耗。

长征五号是长征家族的重量级成员,它具有25吨的运载能力,好比可以一次将16台小轿车送入太空。对于今后发射20吨左右的长期有人照料的空间站、大型空间望远镜、返回式月球探测器、深空探测器、超重型应用卫星等不在话下。要知道的是,太空的探索可以被比喻为一只生金蛋的“老母鸡”,运载火箭技术、发射场地系统、回收场地系统、测控系统等,都将为国家带来极为丰厚的回报。如空间科学实验和应用研究试验方面,已经取得了900多项发明专利的科技成果,2,000余项技术被应用于国民经济各个领域。(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