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时,在海外服役的西方军人寄回国内的家书里,常常有人写道,自己是为了保卫喝可口可乐的权利而战。可口可乐的“内在”意义,明确地显示在这些军人的情绪里,他们作战,以及做其他的事情,“是为了保护喝可口可乐的习俗,也是为了保护国家带给其人民的千千万万种福祉。”

“吃货”作为最广泛存在的人类群体,几乎是没有门槛的~作为“吃货”的大家是否想过研究下“吃货发展史”呢?一个社会是如何发展出独特饮食文化的?某些食物是怎样变成整个国家的最爱的,有什么深层原因吗?菜肴和高级菜肴的产生是社会某些特权阶级出现的产物之一?

这些问题看似未对世界产生过重大影响,但实则充分影响着每个“吃货”的日常生活,而我们其实很少去关注。

今天读书君推荐的文字,来源于《饮食人类学》一书,美国吃货作者西敏司用故事和细节来漫话餐桌上的权力和影响力。在食物与饮食行为的领域里,烹饪史也许可以成为权力新运用方式的成败因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战时可口可乐宣传画

19世纪英国人痴迷糖和茶是为了追求身份地位?

在我1985年的书《甜味与权力》(Sweetness and Power)中,我曾提出一个论点:主张大量享用茶,糖、烟草及其他几样东西,是典型的18世纪英国劳工阶级的消费习惯,并且很可能是大众集体消费进口食品史的首例。我企图在那本书中说明,那些新奇食品对于那些新消费群有什么特殊的吸引力。

近来,有两位历史学家尝试从新的角度切入,认定“真正”的原因应该是“追求身份地位”。身份地位乍听之下似乎是具体而明确的东西,但若再加上诺伯特?埃利亚斯(Norbert Elias)另开局面的研究,其实也只揭开了谜底的一半。我们还是未能真正了解真相,比方说,为什么那么多英国人,那么容易就成为酷嗜茶与糖的消费群。所谓“身份地位”,可能把许多特质都一网打尽了,例如,好客、慷慨、举止合宜、严谨庄重、社会竞争力及其他特质。如果我们的目的,是要解释某种特定食物(或甚至某一类食品),对于意识与意志有什么特殊的影响力,那么尚未回答(也许无法回答)的问题就依然存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世纪英国下午茶

我过去已经指出,促成英国人食用糖包括了下列多项因素:一、茶及其他的新兴饮料,如咖啡与可可,都含有效力强大的兴奋物质,而这些饮料都要加糖;二、当时英国劳工阶级都有营养不良的问题,所以含有高热量的糖,便让人们主动或不自觉地喜爱上它;三、人类显然普遍天生就喜好甜味;四、如果情况允许,在绝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社会里,人们总是想仿效上流社会的生活;五、“新奇”本身可能也有其影响力;六、烟草与具有兴奋作用的饮料,有助于舒缓劳累的工业生活 。面对这张洋洋洒洒的清单,我们实难理清社会里种特定食物与影响力的运作两者之间的关系。

英国人开始有用糖与喝茶的习性,正好是在该国海外扩张与夺取殖民地的时期,当时非洲奴隶买卖风气日盛,殖民地农场数目也不断增加。而在英国本地,社会工业化、农村人口外流与都市化的程度则日益升高。糖在早年是稀有而珍贵的进口药物与调味品,这时候已不再昂贵(价格先是猛跌,之后又持续滑落);然而,糖的价格虽然江河日下,用途却成倍增长。人们越容易取得糖,使用它的场合也就越来越多。

一旦连收入最微薄的人都吃得起糖,糖的用途便暴增。于是糖打进了日常生活的领域,特别是跟茶、咖啡、可可这三种提神饮料搭上了关系(在英国,茶不久便独领风骚)。

为可口可乐而战:二战让美国南方软饮料风靡全球?

在人类史中,改变饮食习惯的方法,就数战争最具效力,在战时,平民与军人都被纳入管辖范围内——这点到了现代更是如此。粮食资源跟其他资源,一律由政府统一分配。军队是靠胃在支撑;因此,将军此时也兼任经济学家与营养师,决定拿什么来喂饱阿兵哥。这是他们必须做的事,不过也得仰赖国家的经济力量,以及那些支撑经济以满足将军要求的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超过一千五百万名美国人应征入伍,还有好几百万在后方支援。服役人员都在大餐厅里一起用餐。他们只能吃伙房做的菜;而决定伙房做什么菜的掌权者,则非部队里的人,不曾亲身体验行伍间的疾苦。

二战时搬运可口可乐的美国大兵 [保存到相册]服役的人可以享受到一些福利,其中一项是每周二十一顿饭都有肉可吃,周五甚至还多一道肉菜供选择(通常是肉片冷盘)。大部分的士兵以前从来都不曾吃这么多肉(当然啦,作战期间供肉没那么规律就是了)。士兵还吃得到大量咖啡与各类甜点;每个餐桌上都有糖罐,每天有两顿饭最后一定上甜点,绝无例外。(事实上,阿兵哥每月排队领饷时,还不限量供应香烟。)平民的食物偏好,变化虽然没有这么大,但也还是有些许改变的,这点大家大概都已经知道了。由于平民难得吃到肉类,以至于战时的媒体充斥着有关勾搭肉铺老板的故事与笑话。此外,糖、咖啡、香烟也相当稀少。结果,他们的食物偏好不免也跟着剧变。从此,北美人就因战争而形成了新的食物偏好(其实这个“偏”倒是说偏了,因为是受情势所迫)。

有样东西,不管军人还是平民,都不在配给范围内,那就是可口可乐;然而为了让大家都买得到,便有人为此煞费了苦心。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军参谋总长乔治?马歇尔(George Catlett Marshall)是南方人。珍珠港事件过后不久,马歇尔将军就通知所有的将领向政府要求增设可口可乐生产工厂,好让产品可以供应前线。受马歇尔这个举动的影响,可口可乐在战时享受到跟食物与武器一样的经济地位,也因此不必受糖配给的限制。同盟国战区里总共设立了64座可口可乐生产工厂,分布在太平洋战区、北非战区、澳洲及其他地区。可口可乐公司还应武装部队要求,派遣技术人员去负责可乐的生产,总共派出了148名技术人员,其中3名甚至在战区丧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可口可乐在第二次大战结束后固然风光,值得一提的是,在战前,别说在国际上算不上有头有脸的商标,就连在美国国内也未必家喻户晓。尽管该公司曾在早年外销到古巴,但可口可乐基本上还是美国国内的饮料,当时实际的状况恐怕是,除了南方人外,没有人会不加料纯喝可口可乐。此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军职业军官大半是南方人,这点应该也是可口可乐崛起的重要因素。

“外在”意义如何让可口可乐风靡全球,并不难看出。可口可乐在盟军战区广设生产工厂,与它日益流行有极大的关系。在这样的时代里,国家权力本身,在团结一致的美国人眼中,显然没那么令人讨厌。食品生产资源的分配,也同样与消费者的选择有关系。不过在这个案例里,美军基地所售的无酒精饮料,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可口可乐公司的产品。选是有得选,不过全由一家公司来决定可选范围。

与可口可乐相关的象征意义,如在大战期间建立的全国声势,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当时在海外服役的军人不但所有展示个人特色的东西(如服装、首饰、发型)都被全数剥夺,更由于身处遥远的异乡,见不到代表他们的文化的实质东西。在这种环境里,会让人更觉孤单,若有什么东西能填满这个文化空缺,像食物或饮料,这个东西便有额外的潜在力量。可口可乐正好是有近乎完美的象征意义的宝库。那些在海外服役的军人寄回国内的家书里,常常有人写道,自己是为了保卫喝可口可乐权利而战。可口可乐的“内在”意义,明确显示在这些军人的情绪里,他们作战,以及做其他的事情,“是为了保护喝可口可乐的习俗,也是为了保护国家带给其人民的千千万万种福祉”——这段话,是战时信件检查时找到的有关可口可乐的一段真实文字。就是这样,可口可乐在20世纪40年代的年轻战士心中,成为了一种象征——真正能代表国家的象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