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军舰命名 先问敌人是谁

台湾花巨款,向美国购得退居二线海岸防卫的二巡防舰。台海军原以沈葆桢、罗福星为二舰命名;后又决定改为“铭传”、“逢甲”,纪念刘铭传与丘逢甲。

绿营“立委”蔡适应质询指出,沈、罗、刘、丘的出身与海军无关,建议以陈庆堃、梁天价两海军将领之名命名,台防务部门主管冯世宽似乎也有同感。陈庆堃曾任永嘉舰舰长,1949年率军舰突破解放军之围,获颁“青天白日”勋章。(永嘉舰是1948年国民党军队接收的美舰,历史总是似曾相识。)梁天价当选台军第4、5届战斗英雄,于1954年“鲠门岛”海战中,以舰长身份指挥雅龙舰击沉、重创解放军舰艇各一艘,掩护美军顾问与情报员撤退,获颁“青天白日”勋章。

1874年牡丹社事件爆发,日军攻恒春,清廷急派沈葆桢来台筹办防务。沈氏除了“开山抚番”,致力于交通军事建设之外,又奏请解除渡台禁令,让包括“台独”人士祖先在内的许多汉人,大量来台定居。沈葆桢还奏请追谥郑成功,并予建祠。日后张学良谒延平郡王祠时,写下意义深远的诗句:“孽子孤臣一稚儒,填膺大义抗强胡;丰功岂在尊明朔,确保台湾入版图。”历经国仇家恨的张少帅,体认到国家富强统一的重要,远高于党派、政权之争。清朝都不把明郑当敌人了,国共还要互相仇视吗?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清廷遣刘铭传督办台湾军务,在雾峰林家协助下,赶走了想染指台湾的法国舰队。刘是台湾首任巡抚,对于台湾现代化,功不可没。刘铭传卸任离台前,最挂心的是日本对台的野心。果不其然,1895年日本强行据台。深具民族意识的丘逢甲先是呼群保义聚众抗日,后因事不可为,遂内渡祖国,继续戮力教育事业与国民革命。曾参与黄花岗之役的罗福星,来台成立同盟会支部,进行地下抗日运动,“驱逐日人,收复台湾”是其心愿。罗氏不幸于1914年被捕就义。

沈葆桢、刘铭传、丘逢甲、罗福星四人对台湾的意义,和陈庆堃、梁天价二人截然不同。前四人的贡献是抵御外侮,保卫、建设台湾。在他们眼中,台湾是中国大家庭的一份子。爱台湾就是爱中国,爱中国就必须保台湾。后二人则是国共内战下的“国军英雄”,反共、抗共是他们的功绩所在。前四人枪口向外,跟外敌争夺中国尊严。后二人枪口向共,在一国内部争取一党胜利。

政权、党派之争,岂可凌驾国家民族利益之上?张学良懂得此道理,所以他放弃一方之霸,支持蒋介石统一中国;他不计个人荣辱,但求国共同心抗日。可惜日后拘禁他的蒋,格局、气度不如张。蒋把国共两党恩怨,转为此岸与彼岸全体国人的对垒。“反共变反华”的台湾人,在蒋后纷纷变成“台独”。不反华但无法厘清“政权”、国家分野者,又误把“中华民国”捧得比中国更高。内战的上一代虽已逝去,未参与内战的下一代却继承“反共、反华”衣钵,不愿以客观理性态度理解大陆。这是台湾的灾难,也是中华民族的悲剧。至于台防务部门不知为何而战,又去骚扰不会认同“台独、独台”的古人,那就更不足为奇了。

军舰命名前,请先想清楚台湾的敌人是谁?毛、蒋墓木已拱,如果对岸仍是台湾首要敌人的话,就请“国军”饶了沈、刘、丘、罗,让他们地下瞑目。绿营如不愿纪念甲午海战殉国的水师将领(与台湾有关),干脆用后藤新平、八田与一、史明为军舰命名,就请别折腾生不逢时、被迫兄弟阋墙的陈庆堃、梁天价吧。

(作者林金源为台湾远望杂志社社长)

运营人员: 李恩 MZ013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