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仲裁”,一叠废纸的来由

我中国与America国帝国主义势力(以下简称“M帝”)及其帮凶的围剿与反围剿综合大博战已经开始,从大战略上看,以中国为代表的和平正义新秩序相关力量必将战胜以M帝为代表的非正义旧秩序相关势力。.从具体过程和战术上看,此博战很可能是持久、复杂、需要克服许多艰难险阻的,即很可能不是一帆风顺和速胜的。这场博战也很可是多方面、多层次的,即综合的。.围绕南中国海的博战,是我国与M帝大博战的关键环节,关系到我国的国运。此博战环节也是综合的、复杂的,也很可能是持久的,其中的法理战、舆论战也很可能是长期而复杂的。.这里梳理一下认定“7.12仲裁”只是一叠废纸的法理脉络,以供参考于各种外语网络媒体和社交平台上反击M帝势力及其帮凶借“7.12仲裁”损害我中国声誉的舆论攻势。.(国际)常设仲裁法院,英文名称为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PCA),『又称“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国际)常设仲裁(法)庭”,也俗称海牙常设仲裁(法)庭』,是依据1900年第二届国际“海牙和平会议”达成的共识,于1910年《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公约》(《海牙和约》)生效时,基于《海牙和约》建立的国际争端仲裁机构。第一届国际“海牙和会”是在1899年召开的,所以人们有时大概地说,海牙常设仲裁法院的历史从1899年开始。.海牙常设仲裁法院成立至今的107个年头里,已处理过250多个仲裁案的有关事务,其中超过200个仲裁是最近十多年进行的。这说明就发生这类仲裁事项的年均数目而言,十多年前很少,十多年来快速增加。.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处理仲裁事务相关仲裁案的涉案争议,不仅有国家间的,而且有国家与团体之间的。.目前海牙常设仲裁法院有115个成员国。中国是最早加入该“法院”的成员国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1972年恢复了在该“法院”的成员国席位,1993年开始向该“法院”提出4名(满额)法学家名单,进入该“法院”备用仲裁法官(仲裁员)名单,并参与该“法院”的活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是按照国际共识原则建立的合作服务机构,不直接作任何仲裁审决,更不直接作任何司法审判,而只是向需要仲裁的申请者提供基于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临时(专案)仲裁庭的组建服务和运作辅助服务,包括相关中介服务、财务服务、秘书服务和后勤服务,都是有偿服务。.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与联合国及其下属国际审判法院『也称(联合国)国际法院、(联合国)国际法庭、海牙国际法院、海牙国际法庭,总部位于荷兰海牙』互无隶属关系;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与国际海洋法法庭(也称国际海洋法法院,总部位于德国汉堡)也互无隶属关系。.(附言:国际海洋法法庭与联合国及(联合国)国际审判法院也互无隶属关系。国际海洋法法庭的运作模式与海牙常设仲裁法院类似,但前者只为基于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之一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仲裁服务,而后者为基于共识型条约类各种国际法的仲裁服务。).海牙常设仲裁法院的主要资源,是在海牙的一座名为“和平宫”的建筑内有偿租用的一间办公室、常聘的一名整理文件的秘书、自有的一张桌子。.“和平宫”的产权是属于一个公益性基金会的,其使用权交给了联合国,并进而转交给了(联合国)国际审判法院。海牙常设仲裁法院的那间办公室是长期向联合国租用的。.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帮仲裁申请方组建专案仲裁庭后,在一般长达数年的仲裁运作过程中,专案仲裁庭偶尔需要庭审,就临时有偿向联合国租用颇有庄严气派的审理大厅。仲裁运行总时间中,庭审的日子占比极少,绝大部分时间用于仲裁员调查分析案情。.海牙常设仲裁法院无常设仲裁员,但有一份备用仲裁法官(仲裁员)名单,该名单由该“法院”各成员国依据《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公约》,按分配名额向该“法院”提出的法学家名单组成。.海牙常设仲裁法院接受涉案方委托建立专案仲裁庭后,与委托方协商,在该“法院”备用仲裁员名单中,选聘若干名仲裁员。一般是聘5名,其中由涉案双方各自主聘1名,另3名由涉案双方与该“法院”协商一致后聘请。.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不参与专案仲裁庭的审理和裁决,不承担裁决的责任。裁决的责任主要由专案仲裁庭的仲裁员承担。申请仲裁的涉案方也要对仲裁承担一定的责任,因为涉案双方各聘请一名仲裁员,且另外三名仲裁员的聘请也要经涉案双方同意。.海牙常设仲裁法院被称“法院”是历史性遗憾,该“法院”也常被称作“海牙常设仲裁庭”,后者是稍趋近实际一点的称呼。其实称为“海牙常设仲裁服务中心”更恰当。.一般仲裁是异于诉讼和审判的。一般仲裁需要涉案双方自愿共同委托后进行,才具有法律约束力。.按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立法本意、国际习惯、国际仲裁实践,在基于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国际仲裁方面,受涉案双方共同委托组建的专案仲裁庭的裁决具有法律约束力。如果是受涉案单方委托的仲裁,则裁决不具法律约束力,而只对涉案双方及该案仲裁员的道义声誉产生影响。.对于单方申请建立的、基于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专案仲裁庭的裁决而言,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及专案仲裁庭的有偿服务性质,是裁决的权威性和公信力稳定度低的重要原因之一,进而是裁决不具法律约束力的重要原因之一。.按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立法本意和国际仲裁实践,基于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国际仲裁,即使是无偿的公共或公益法律服务,只要是单方申请建立的仲裁案,裁决都不具法律约束力。.所以,最关键的是: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立法本意和国际仲裁实践,决定了单方面提起的“7.12仲裁”不具法律约束力。.此外,在一个法律文件里,如果发现一个重大的法理谬讹,就能否定该法律文件的有效性。相反,如果要肯定一个法律文件,才需要仔细分析全部法律文件的每一句话,确定全文没有任何谬误。法律文件的权威性、公信力、有效性是需要毫无差错的严谨才能得到的,哪怕是仅有一条法理性的实质谬误,都会造成该法律文件的失效。.按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立法本意和国际仲裁实践,如果基于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国际仲裁裁决有重要的、实质性的法理谬误,即使该仲裁案是由涉案双方共同提起建立的,涉案的任何一方都有权宣布不接受、不执行裁决,且其拒绝裁决的行为不应受到指责,其声誉最终不会受实质性损害。这种情况下,裁决就是一张废纸。如果单方提起的基于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国际仲裁裁决有重要的、实质性法理谬误,则事前宣布不参与、不接受、不执行方更加不应受到指责。这种情况下,裁决更是一张废纸。“7.12仲裁”就是这样的情况!.“7.12仲裁”是菲律宾单方提起的、基于共识型条约类的《国际海洋法公约》的仲裁,所以其裁决不具法律约束力。.而且,“7.12仲裁”裁决明显有重要的法理谬讹——不当适用法律和越权仲裁,将领土主权问题纳入基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仲裁。仅这一项重要的法理谬讹就足以否定“7.12仲裁”的权威性、公信力和法律约束力。因此,对于“7.12仲裁”,中国不接受、不执的行立场和举措,不仅符合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立法本意和实践,而且不应受到任何指责。.所以,“7.12仲裁”必然是一叠废纸!.另外,改变“国际习惯”对“岛屿”的定义,裁决“太平岛属于岩礁,不属于岛屿”,更显“7.12仲裁”的荒谬。.“7.12仲裁”还有其它一些法理谬讹,以后必要时另作分析。.总之:.M帝势力及其帮凶妄言一个单方要求的基于共识型条约类国际法的国际仲裁具有法律约束力,而且在全世界广泛宣传这种谬讹,损害了国际法律环境!应该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7.12仲裁庭”不当适用法律和越权仲裁,将领土主权问题纳入基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仲裁,制造欺世的法理大谬讹,损害了国际法的严肃性!有关仲裁员应该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对准M帝及其帮凶操弄的“7.12仲裁”的要害,狠狠打击!在各种语言的国际网络媒体和社交平台,助世界各国民众识破M帝的阴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