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0年7月~1941年5月,德国空军在英国上空与英国空军进行的一场大规模空战,史称不列颠之战。这场战争中,英国空军之所以能在战斗机数量上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成功对抗德国空军,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其拥有高效的雷达预警网。对于在雷达方面占有的优势,英国人是始终充满自信的。然而,此战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很快就让英国人感到焦虑不安了。

自从德国转兵东向进攻苏联后,暂时无力开辟“第二战场”的英国就开始以空军的轰炸机部队对德国进行战略轰炸,从而支援苏联抗击德军。一开始似乎还比较顺利,英国轰炸机一直保持着较低的损失率。但这种情况到了1941年秋季突然发生了变化,英国轰炸机的损失突然以惊人的速度剧增,特别是在11月对德国鲁尔区的一次空袭中,居然有21%的轰炸机未能返回基地。英国方面开始怀疑德军已经拥有了性能先进的雷达系统,否则德军不可能如此高效地拦截英国轰炸机。因此,英国首相丘吉尔特别召见了以琼斯博士为首的英国电信研究专家组成员,要求他们立即采取措施搞清楚德军雷达的具体情况。

事实上,早在1939年11月,琼斯博士就收到过有关德国雷达的情报。当时,情报称德国在沿海地区部署了一种飞机探测系统,作用距离可以达到120km。该飞机探测器的工作频率为600MHz,配用碟形抛物面天线。随后的情报进一步指出,德军使用了被称为“弗里亚”的雷达系统,大大提高了其空军战斗机和高射炮的防空效率。接着通过空中照相侦察,琼斯博士终于发现德军的一个“弗里亚”雷达站设在法国西北部一个叫奥德维尔小村庄附近。英国方面又经过不懈努力,最终弄清楚了“弗里亚”雷达站不仅位于奥德维尔村,而且在迪厄普和加来地区也有德军雷达站。

“挖眼”行动:英军“哥曼德”特种部队突袭德军雷达站

就在这个时候,英军侦察机又探测到了一些570MHz信号的方位记录,但是空中照相侦察却无法拍摄到这种装置。也就是说,这种装置要比“弗里亚”雷达小得多。英国监听部门此时获得了一条情报,称“弗里亚”雷达正与一种叫作“沃尔兹堡”的设备仪器被送往罗马尼亚。据此,琼斯博士判断“沃尔兹堡”很可能就是570MHz信号源。1941年11月,英国侦察机在法国诺曼底地区第二大港口城市勒阿弗尔以北的海边村庄布鲁尼沃尔,发现了两部“弗里亚”雷达。通过照片判读,雷达站还有一条小路通向几百米远处的一条环路,环路中有一个很小的点。开始,照片判读人员认为这个很小的点可能是照相机上的灰尘所致,但后来发现这是一个黑色物体。琼斯博士据此判断,这个黑色物体很可能与“弗里亚”雷达有密切关系,也许就是“沃尔兹堡”。12月5日,英军再次派出1架“喷火”式战斗机执行侦察任务,最终获得了比较清晰的照片。照片显示那个黑色物体像一个电火盆,直径约3m,有一个抛物面反射器。但是,仅凭照片无法知道这种装置是否工作在570MHz的频率上,因此英军仍无法对其进行有效干扰。

琼斯博士看着侦察机获得的照片,突然发现在“沃尔兹堡”坐落的悬崖上有一个斜坡通往海滩,距离海滩只有几百米。这时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出现在琼斯博士的脑海中:“瞧,我们可以从这儿进去!如果我们能够搞到雷达,那么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他立即写了一封信给战时内阁,提出应设法缴获德军的雷达设备。丘吉尔首相看到这封信后立即表示同意,并指示军方研究这一设想。

“哥曼德”出场

接到丘吉尔首相的指示之后,英陆军经过仔细研究发现,采用常规方法实施这一行动将注定失败。雷达站设在很高的悬崖上,西北是90多米高的悬崖峭壁,南北两侧则是通往大海的深沟,仅东面有路可以通行。这条惟一的通路上有一座教堂,当时已被德军用作兵营。情报部门侦察的结果是,教堂内至少驻有100多名德军。而且,在周围的山上还分布有德军的十几个海防哨所,距雷达站几公里的地方还有德军的1个步兵团和1个坦克营,只需30分钟这些部队就可以赶到增援。即使从海上发起攻击的突击队能够不受重大伤亡地打上悬崖,他们也无法保证在这之前阻止德军对雷达设备实施破坏。就在军方感到常规部队难以完成这样的任务时,有人提议由新组建的特种部队――“哥曼德”特种部队执行这一任务。

说起英国的特种部队,人们似乎首先想起的是特别空勤团(SAS)。“哥曼德”特种部队与SAS不同,“哥曼德”是从英国本土发展起来的,后来被编入英国海军陆战队;而SAS则是在北非战场发展起来的,隶属于英国陆军。“哥曼德”一词最早来自于布尔战争,即英国与南非白人――布尔人的战争。当时,英军在兵力上占有绝对优势,但布尔人采取化整为零的小分队突袭作战方式,频频对英军实施打了就跑的战术突袭,使得英军伤亡惨重,虽然英军最后以出动10万兵力、损失2万(而布尔人仅损兵3700人)的重大代价打赢了这场战争,但这些布尔人的小分队却给英国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这种以突袭方式作战的小分队当时被英国人称为“哥曼德”,即“突击队”的意思。

二战爆发后,英国远征军在法国遭到惨败,虽然其主要的有生力量通过敦刻尔克撤退保存下来,但部队全部重装备几乎损失殆尽。恰在这个艰难的时刻,却有人开始设想对德军占领区进行攻势作战,这个人就是大英帝国总参谋长迪尔上将的副官达托莱・克拉克中校。他建议使用少数小规模部队偷袭从挪威西海岸的纳尔维克到法国比利牛斯山脉一线的德军阵地,这也是当时惟一能够给德军有效打击的方法。这一提议虽然遭到一些人的反对,但却得到了丘吉尔的支持,因此陆军决定由克拉克中校负责组建他所提议的袭击部队。 克拉克中校立即付诸行动,他从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中挑选了几百名有作战经验的官兵,于1940年6月下旬组建了世界上第一支比较正规的、独立执行特殊任务的新型部队,即我们所说的“特种部队”。这支部队最初编为10个“袭击部队”,每个部队下辖2个小队,每个小队编有3名军官和47名士兵共50人。因此,该特种部队当时编制约1000人。其装备有当时比较先进的汤姆逊冲锋枪、布伦轻机枪和越野摩托车、轻型汽车等交通工具。部队组建后,原本打算称为“奇袭部队”或“豹部队”,但英军中很多人对布尔人的“哥曼德”记忆犹新,最后就以“哥曼德”命名了这支特种部队。

“哥曼德”成立之后,很快就对德军占领的欧洲海岸地区发动了一系列突袭行动,令德军损失惨重,大大振奋了英国军民抗击纳粹的信心和士气。这些突袭行动惊动了希特勒,为此,希特勒还特地发出了所谓的“根绝命令”,即“第46号指令”,对俘获的英军,无论其是否身穿制服(当时的国际法规定,只有身穿己方制服的被俘人员才能享受战俘待遇,否则将以间谍论处予以处决),无论是否有武装,务必“斩尽杀绝”。由此可见,当时“哥曼德”的突袭行动确实给德军的心理造成了重大影响。

当时负责统一指挥特种部队的英军联合司令部司令海军准将蒙巴顿,亲自召见“哥曼德”的创建人之一――罗斯特少校前来受领任务。任务内容很简单,由1个空降连和1个工兵小组组成的“哥曼德”从空中进入雷达站,夺取雷达设备后从海滩撤回来,此次任务的代号为“刺痛行动”。但是,这个任务要想实施却非常困难――要求所有的行动包括撤退都必须在半小时内完成。不过,罗斯特少校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任务,并表示“没有特种部队完成不了的任务”!随后,琼斯博士向罗斯特少校讲解了行动的具体目标:首先要夺取并运回“沃尔兹堡”雷达,为此琼斯博士还建议在接应特种部队撤回的军舰上安装无线电接收机,以备“哥曼德”失手时探测“沃尔兹堡”雷达是否是570MHz信号源;其次要拿到“沃尔兹堡”雷达的接收机、显示装置和发射机;第三是想办法抓回俘虏,最好是雷达操作手;最后,如果有些重要部件难以拆卸的话,要将上面的标签拆下并带回来。

行动计划确定后,“哥曼德”即展开了艰苦的训练。训练的重点是如何在半小时内完成所有拆卸动作,并顺利撤退到海滩登上接应的船只。负责拆卸雷达的工兵小组利用一部与德军雷达类似的英国雷达进行拆卸训练,拆卸所用的时间由最初的40分钟慢慢减少到20分钟,并且在这段时间内还可以完成绘制机器结构草图、拍摄照片等动作。就这样,“哥曼德”完成了作战准备,只等适当的时机发起行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