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段时间里,咱一直没有写文字。家中二老于五月同时发病,咱奔波于医院之间,以尽人子之责,人之常情,没有什么特别的话。人皆有父母,愿战友、朋友们父母康健。

二老都是大病,不可能短时恢复,预计以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咱不可能如以前一般,较定期的评点时事,望博友与战友们见谅。

大英脱欧进行时,其本质是美帝资本战略性崩溃进行时。

美帝战略性崩溃,其本质是金融帝国主义战略性崩溃。从资本主义发展史这个角度看,金融帝国主义战略性崩溃,标志着资本主义由盛转衰。从人类社会发展阶段性角度看,这是世界性的社会发展新阶段与旧阶段的大转折时期的一个重要节点。

上篇博文的篇名是《瓦解欧洲、还是肢解日本》,从篇名看,已是一目了然了。是五月三日发布的。论述的是美帝或“瓦解欧洲”、或“肢解日本”的必然性。六月二十三日,英国公投出结果。幸而未错的同时,不意正确的被证明,来得那样的快,与那样的猛烈。表明:美帝是时不我待的急需补血。先吞自己一条大腿再说。

“瓦解欧洲”、“肢解日本”,看上去很牛逼的,实质却是美帝霸权体系崩溃的具体形式。美帝“瓦解欧洲”、“肢解日本”,就是美帝霸权体系在崩溃。

从美帝霸权体系角度看,“瓦解欧洲”、“肢解日本”是美帝霸权体系内部塌陷的重要过程。

美帝霸权体系战略性崩溃进行时。嚯嚯嚯。

新闻天天有,每天都有无数,咱以为,不看新闻不好,掉进新闻堆里出不来也不好。没有科学的世界观与方法论,就会在一地鸡毛面前晕了头。什么精英对民粹,笑话。同时科学的发展是无止境的。“科学”的世界观与方法论,如果不发展,那就不科学了。

咱描述并论述美帝战略性崩溃,已有两年多时间了吧,算得上是密切跟踪时事的不断发展,从多个方面,不断地描述并论述这个事实。在这些论述中,特别在是政治经济方面,较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战略性表述,一是美元指数95为轴心的这个战略平台,二是美帝加息必须北京盖章。

第一点已经被事实所证明,而第二点,则被美联储的一些含糊描述,及一些世界级的大投行的观点所证明,比如德意志银行等。德银有文章标题就有北京盖章字样。也许这已是某层级的圈内人士公开的秘密。

法币的价格是在世界范围的全方位的社会生产的竞争与交换中实现。没有竞争、没有斗争、甚至是没有战争,就没有法币的价格。美元的价格不可能由美联储决定,正如人民币的价格,不可能由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不论是美元还是人民币都是在全面竞争与交换中实现。

中国的崛起,意味着人民币在国际市场地位“主动性”增强,同时意味着美元在国际市场地位的“被动性”削弱。这一矛盾运动,也决定了美元对欧日英元的“主动性”被削弱。

美帝的衰落决定了美元的衰落,而不是相反。美帝全方位的衰落决定了美元的全方位衰落。美元的全方位衰落,决定世界资本主义的全方位衰落。

美帝全方位的衰退,现已近乎成为社会共识,但世界资本主义的全方位衰落,鲜有人说。当初咱在博文中刚写这两点时,那可真是热闹。简而言之:怎么可能?侬吃错药了吧。

世界资本主义的全方位衰落,还未进入人们的思考范畴。可见实践一般是先于理论及思考的,但也说明,人类的实践,是可以不断认识的。

中美竞争或中美斗争,本质是社会制度的竞争。竞争的基本平台是市场经济。竞争的主体是社会主义与金融帝国主义,是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对金融垄断资本。二者在市场经济这个平台里竞争。不再是美苏争霸时的计划经济对市场经济。美苏的经济体是两个互不相容的平台。简单地说,中美就是市场经济的主体地位之竞争,是公有制为主体,还是私有制为主体。

美元指数95这个战略平台与美帝加息必须北京盖章,这二者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简单地说,美帝想剪世界经济的羊毛,转嫁金融危机,那得土共同意,土共不同意,那就转嫁不了。关于这一点,正越来越成为政治经济实践的共识。这是中国崛起、美帝衰落过程中出现的新事物。

欲土共同意,则必须土共满意。这是常识,对吧。

美帝不可能令土共满意,因为土共的目标是星辰大海。星辰大海就是共产主义吧。党章里写着的。共产主义是远期目标,社会主义是近期目标。社会主义的近期目标是公有制经济在世界范围的市场经济主体地位问题。美帝是不是有点郁闷?

令北京满意,在美帝而言则是意味着霸权崩溃。崩溃是有各种样式的。令北京满意,就是美帝霸权崩溃的一种样式。美帝霸权的丧失,可以简单的表述为,私有制为主体的世界社会生产领导权的丧失。世界社会生产的领导权由私有制转变为公有制,应该称之为革命,对吧。常识:质变。

美帝霸权的崩溃是世界社会主义社会生产革命进程中的一个重要节点。

多年来,“中国崩溃论”算得上是大行其道,虽然被事实不断地打脸,但仍称得上大行其道。这是很简单的“文化控制”,指鹿为马的现代版。

“美帝崩溃论”在网络江湖上,算得上是刚刚兴起。从网络“美帝崩溃论”的兴起时间上看,咱大概算得上是始作俑者。至少算得上是之一吧。

“中国崩溃论”或“美帝崩溃论”,都需得到实践的检验。笑话终究是笑话,真理终究是真理。实践检验之。

大英脱欧公投后,网络上兴起了新一轮小范围的“美帝崩溃论”,而“中国崩溃论”再次成为笑话,这是自然的事。每当此困难时期,野渡总会安慰一下美狗日杂:淡定,淡定。嚯嚯嚯。

当然在大英脱欧公投后,自然引发的无数口水中,“美帝崩溃论”只能说是万中有一。网民们接受到的更多的网络信息是,大英脱欧,倒霉的是中国。虽然这个倒霉,“喷子”们还真无法上升到“中国崩溃论”。

大英脱欧总的来说,大大的伤了无数美狗日杂的心。

大英是中国的盟友?是中国的战友?怎么大英倒霉了,中国就跟着倒霉?又或者欧洲倒霉,中国就跟着倒霉?神逻辑,对吧。

大英、欧洲是谁的盟友与战友?嚯嚯嚯。

我们也注意到,中国得利论,与中国倒霉论,形成对冲。

以历史的眼光看,“美帝崩溃”不是始于今日,也不是始于零八年,而是始于苏联崩溃与中国经济由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野渡这种分析,大概令无数人抓狂的。

所谓上帝欲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美帝冷战的胜利,是其崩溃的开始。所谓盛极而衰。中国经济由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对于“美帝崩溃”极具迷惑性与决定性。

可以这样断言,直到现在为止资产阶级精英一直弄不清何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长期以来美帝陶醉于“中国经济由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必然出现的中国崩溃”,这一唯心主义的理论假设。

中国必步苏联后尘,这怎么可能不令美帝陶醉?先将苏联一口一口吞吃掉,再回过头来吃中国。天下攻秦。太妙了!

盛极而衰,这也太辩证法了吧。历史唯物是把快刀哉。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新事物。因为是新事物,大家都掉坑里了。

我们需要认识到的是,美帝如果不接受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新事物,那么崩溃的将不是苏联。也就是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产生是历史的必然。关于这一点,在《瓦解欧洲、还是肢解日本》一文,及引述资料中,咱有描述。

三国杀中,中美握手,主动伸出手的是美帝。主席可是在书房里等着的。

中美深度合作,战略平衡苏联的必然结果之一,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诞生。当然其过程是曲折的。这个曲折的过程中,迷失了无数人:公有制怎么可能搞市场经济?这不是开脑洞的问题,是削了脑袋,也想不通的问题。事实胜于雄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就这样一步步建立起来了。眼睛瞎了一片。眼睛瞎了几代?嘎。

且说苏联崩溃。美苏瓜分欧洲,是二战后欧洲衰落的重要外因。美苏争霸的基础是欧洲的被瓜分。否则继续成美苏欧三国杀。苏联崩溃必然导到欧洲强大。虽然欧洲强大的过程是曲折复杂的,但方向与结果必然如此。欧洲强大的间接结果必然是美帝的衰落。在前提条件发生时,生产资料私有制决定了,欧元必然会成为美元的对手盘。欧元会逐渐由基本被动转变为相对被动,主动性逐渐增强。在前提条件发生时,美元与欧元的利益就会产生深刻的对立。

这个前提条件,就是美欧共同利益与共同目标的消失:苏联及其遗产继承者俄罗斯。

只要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其实力不足以对欧洲产生重大的,一边倒的战略威胁,那么美欧的共同利益与共同目标就消失了。

苏联崩溃后欧盟东扩直到乌克兰事变的发生,极大的削弱了俄罗斯。受到极大削弱的俄罗斯,在战略上不得不向中国靠拢,并在乌克兰及叙利亚的绝地反击,显示了俄罗斯的战略收缩的底线。在此条件下,美欧分裂的战略条件就完全具备了。

简单地说,俄罗斯的衰弱,使得欧洲的战略安全不再需要美帝。俄中联合,使得美欧合作走到了极限。这就是英国的退欧与俄中四个联合声明的签署同时发生的根源。

俄中都弄这戏码了,英美欧还有这信心同时啃了?

海浪拍到坚实的堤岸上,正反卷出来。对欧洲而言,英国脱欧是第一轮反卷的浪潮。对美帝而言同样如此。

分析欧洲的衰落,我们当认识到更重要的是其内因:内斗。

如果我们站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站在欧盟这个角度,反观欧洲历史,就能很简明地看出欧洲近代史,就是欧盟内斗的历史。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以现在的眼光看,主要是欧盟的内斗导致的大战。宏观地看,欧洲人是典型的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直到现在还是四分五裂、一盘散沙。

中国与欧洲的最大区别是:中国人从来都认为中国是一个整体,而欧洲人从来不认为欧洲是一个整体。

拉长一点,几千年来,欧洲人什么时候不是一盘散沙?什么时候不是内斗内行?

大清国灭,中国方一盘散沙了几年,便惊呼自己一盘散沙,欧洲从来一盘散沙,至今不曾惊呼。货比货得扔。

简明的看,欧盟的诞生,可以说是这种历史反思的结果。这种历史反思,对于欧洲可以说是新事物。从这种反思里,可见文艺复兴对欧洲深刻的影响。当我们将欧盟与拿破仑及文艺复兴联系起来思考的时候,我们不能不发现,欧盟一体化实践的思想源头,来自中国。

我们有理由这样认为,欧盟的实践是欧洲特色的中国主义。文艺复兴的重要源头之一,是中国文化。分裂与战乱的欧洲,是欧洲痛苦与衰弱的根源之一。

学成一个四不像。

如果咱不着色与相,就能清晰地认识到欧盟实践的中国主义的实质内容。野渡的想法是,关于这一点,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日渐成为事实,世界各蛮夷之邦,会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

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欧洲的反思,是浮浅与轻浮的,这种浮浅与轻浮,导致了欧洲一次次“大一统”实践的失败,导致了一个看似强大,实质肥大的欧盟。

从一盘散沙,从内斗不断这个重要的方面看,欧洲的文艺复兴,是浮浅与轻浮的,直到马克思主义的出现,才摆脱了浮浅与轻浮。从历史事实看,欧洲虽然诞生了马克思主义,但欧洲的浮浅与轻浮决定了欧洲不能实践马克思主义。同样也决定了,马克思主义经过列宁主义的苏联,生根发芽,发展壮大在中国。

从学术上看,马克思主义可以看作是欧洲学习中国主义对中国的回赠,或者说是学费。

社会主义中国的不断发展壮大,事实地证明,有着深厚的大一统的中国传统与马克思主义有着内在的统一。或者说是,大一统是现代社会大生产的必要条件之一。

独立自主且富强的欧洲,对美帝而言,意味着霸权的丧失。没有别的结果。是欧洲剥削美帝,还是美帝吸血欧洲?嘎。这是欧盟诞生时起,就存在的资本主义体系的内在矛盾。

从事实产生的结果看,生产资料私有制的欧洲,是不可能产生统一而富强的欧洲的,也不可能产生独立自主的欧洲。欧洲的历史与现实,有力地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正确性。私有制条件下的大一统是脆弱的,脆弱的大一统是极易崩溃的。

对比欧洲、苏联与中国的近现代历史,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简明结论:

民主集中制的中央集权条件下的公有制为主体的大一统,是适合现代社会大生产发展的社会生产关系。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与公有制为主体是一体两面。

研究历史,我们要注意到的简单事实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壮大的必然性。是中国历史与现实的必然汇集。也要注意到的是,马克思主义在欧洲是不具备发展壮大的必然性的,至少直到现在是如此。

如果忽略掉一些物质方面的差别,从社会大生产组织的主体框架来看,现在的欧盟还未到中国的秦时代。现在的欧盟只能称得上是前秦时代。欧洲欲跟上现代世界的脚步,还有一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欧洲只是短时间,片面的领先过世界,二战后就远远落后于时代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最近网络炒作意大利银行的烂帐问题。意大利推出一个400亿欧元救助计划,被欧盟否决。意大利很生气,其总理伦其说: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某些大行相比,本国银行的不良贷款问题微乎其微,矛头直指衍生品风险数万亿欧元的德国最大银行——德意志银行。

伦其说:“如果这种不良贷款问题的值为1,其他大银行的衍生品(问题)就是100。这个比率是:1:100。”

早在2014年,金融博客Zerohedge就在德银的2013年年报中发现,截至2013年年末,该行的衍生品持仓合计超过54万亿欧元,达到54,652,083,000,000欧元,按当时汇价折合逾75万亿美元,是全德国GDP的20多倍,是整个欧元区GDP的5倍多。

一个小例子而已。

欧盟的本质就是这个:内部对立,一盘散沙。咱说欧盟仍停留在前秦时期,大概是合适的。欧盟只是肥大。

苏联的崩溃,表面上胜利的是美帝,但没有欧盟,美帝无法摘取胜利的果实。而美帝没有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就是公有制的部分承认,苏联崩溃更是不可能。这是美帝霸权时代必然崩溃的内在逻辑。从这个内在逻辑里,也可以看出英国脱欧与东亚的“三海联动”直至萨德布署韩国几乎同时发生的内在逻辑。崩溃俄罗斯到极限时,美帝必然向欧盟与中国动手。

当我们站在人类发展史的角度,对几十年来的中美战略合作进行分析的时候,我们会惊讶的发展,美帝对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即公有制的部分承认,是整个资本主义时期的重要战略转折。资本主义的基石,私有制的主导地位在事实上已经崩溃。虽然表面上是中美合作与中美妥协的结果。因为新事物总是在旧事物的基础上产生的。

中美合作的实质是公有制与私有制经济,在一定的条件下,进行市场竞争。中国的崛起与美帝的衰落,是公有制与私有制经济几十年来竞争的重要结果。

冷战结束后,从世界这个视野看,我们会发现欧盟是美帝摘取胜利果实的工具。美帝的本意,不是壮大欧盟,而是为了削弱苏联或俄罗斯。欲削弱苏联或俄罗斯,美帝不得不助欧盟壮大。

在这个视野里,我们要注意到的,其基石仍然是中美合作,仍是美帝对公有制的部分承认。我们也要注意到一个简单的事实,冷战结束后,世界最大的变化,就是中国的崛起。

或者说是苏联的崩溃、中国的崛起、欧盟的扩张,是冷战结束后,世界战略格局最大的变化。欧盟扩张的肥大性质,决定了冷战结束后的最大变化,就是中国的崛起。

中国的崛起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崛起,就是公有制在世界大市场这个总体范围内的崛起。中国的崛起,事实的证明了,人类社会已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因为人类社会的经济基础已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公有制为主体。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本质是确认世界经济主体地位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而不是消灭私有制。中美新型大国大关系的建立与发展,只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过程,而不是终点。

欧盟与欧元的诞生是苏联崩溃后必然产物。欧盟不东扩,即是意味着冷战仍未结束,因为苏联或俄罗斯并未真正实削弱。美帝不得不鼓励的欧盟与欧元的肥大式扩张,表面上是美帝霸权体系的壮大,但其中已埋下了美帝霸权体系内部对立与分裂的种子。

欧盟的肥大式扩张是在削弱俄罗斯的同时,削弱欧盟本身。

既使是肥大的欧洲,也是美帝所难以控制的。这个洞见,野渡认为,早已体现在第一个《中美联合公报》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苏联的崩溃,欧盟的东扩,必然导致欧盟反美力量的增强。虽然这个力量增强的过程,是个曲折而漫长的过程。虽然这个扩张是肥大式的扩张。

从欧盟反美力量的增强这个角度看,苏联的瓦解,美帝不但没有因之而更加强大,而是相反,间接造成了曾经联合反苏的美帝阵营内部的分裂。苏联崩溃时,一时风光无限的美帝,不但没有变得更强,而是被削弱了。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

也就是说,美帝推动的欧盟的肥大式扩张,其战略意图就包含着在需要的情况下,崩溃欧盟。崩溃欧盟本身就是美帝战略扩张到达顶点后的战略崩溃。

在美帝的战略里,“崩溃欧洲”是为了更好的控制欧洲,控制欧洲是当然是为了继续剥削与压迫欧洲。弱小而内斗不断的欧洲符合美帝的根本利益的同时,“崩溃欧洲”是美帝不得不做出的战略选择。从这一对矛盾里,我们可以清晰地认识到,美帝霸权的极限。

所谓的美欧战略平台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共同的利益、共同的威胁而产生的共同的敌人。苏联道路的公有制形式,完全的计划经济对整个私有制社会形成了致命威胁,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兼容的。没有了共同的敌人,美欧,乃至美日的内部矛盾就会突显与暴发。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欧美日英资本集团内部的矛盾,必然走向总爆发。欧日不关心领导权问题,因为领导权根本不在他们手中。只要与中国能做生意,能有共同利益,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欧日不太有兴趣与中国争夺社会生产的领导权。最有力的证据就是IMF中国增加的股权是欧洲让渡的。美帝阵营在失去共同敌人的前提下,英欧日中俄的共同敌人就成了美帝。

说句心底话,美帝剥削与压迫欧洲及其它,与咱没有一毛钱关系。欧洲反不反抗与咱没有一毛钱关系。欧洲从美帝霸权底下独立或否,主要是欧洲的事。如果欧洲觉得做美帝的奴才爽,那就请继续。只要欧日英资本,有着“共产主义”精神,服从资产阶级的整体利益,甘心为美帝金融霸权资本所吞没,咱干嘛有意见?嚯嚯嚯。

历史地看,宏观地看,苏联解体后的欧盟诞生与扩大,既是必然的,也是符合美帝的战略利益的。欧盟的弱点在欧盟本身:散沙一盘。

散沙一盘是欧盟的基本特点。

欧盟的散沙一盘是诸侯割据式的散沙一盘。资本割据只不过是割据的特殊形式。割据的资本的资本属性只能是中小资本。美帝则是大资本。

大资本吃小资本,小资本也是要反抗滴。

后工业化的软绵绵的大资本想吃掉有着工业强国的德国的欧洲,也得有副好牙,也得当心牙齿。

欧盟是成亦美帝、败亦美帝。大英帝国退欧,不过是欧盟崩溃的开始。历史地看,肥大的欧盟走向崩溃是必然的。崩溃对欧盟而言,未必是坏事。大英体系退出欧盟,从欧盟内部看,会在斗争中,越发团结。

从历史常识看,英法德三强鼎立,是欧盟一体化最大的障碍。大英脱欧后,法德一体化的整合速度,决定了欧盟的整合速度。法德两国资本实力的消涨与融合,决定了欧盟的融合速度。两头并列,那是不可能的。一个小而坚的欧盟,更具有生命力。

如果我们忽略意识形态这的表像,比较苏联与欧盟及美国,就会发现苏联与欧盟及美国有着共同的特点:国家联盟制。事实证明,貌似强大的苏联是脆弱的。欧盟也是。美国决不会例外。苏联解体已是历史,欧盟解体也是早迟的事。还有美国。法兰克福不相信眼泪。情怀与装逼是无法拯救欧洲的。如果欧洲能够复兴,主要动力,主要将来自其内因,主要来自其其内部的生产斗争与社会革命。而现在欧盟的脆弱,根源在于其产生与扩张的主要动力是外因,是来自美帝深度瓦解苏联、削弱俄罗斯的战略需要。

从苏联与欧盟的发展史,可以看出,国家联盟是落后的制度,是脆弱的制度,极易瓦解,哪怕这个国家联盟,有着坚强的核心,仍是如此。英联邦的崩溃历史同样证明了国家联盟制度是经不起风吹浪打的。中国外交强调双边关系,即使是中俄之间,也是如此。中国不搞国家联盟,是有着深刻的历史与现实内容的。

从全球这个角度看,从冷战及后冷战时期历史发展这个总体角度看,欧盟的诞生是美帝深度瓦解苏联的战略工具。欧盟的东扩,在战略界看来,鲜有将欧盟看作是强壮的。欧盟的东扩,本质是北约的东扩。北约的东扩,实质是美帝的东扩。但如果没有欧盟的东扩,那么北约的东扩就会缺乏经济基础。欧洲经济一体化进程,是北约东扩重要的物质基础。欧洲经济一体化,散沙一盘的基本特点,是北约东扩的重要保障。美帝是通过欧盟这个散沙一盘的经济体系,以及北约这个军事体系,将综合力量投射到俄罗斯边境的。没有欧盟,美帝做不到这一点。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不断崩溃的欧盟使得北约这个军事机器失掉了经济基础。既然欧盟已经崩溃,北约的崩溃还会远吗?

我们详细考察这一过程中,可以发现,美帝在成功地做到了,其战略力量东扩的前提下,又没有产生一个凝聚力很强的欧洲。这一点,对美帝维护其霸权是至关重要的。美帝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大英帝国是其重要战略支点。

大英帝国是美帝植入欧盟的“特洛伊木马”。这至少是当今世界政治经济研究的很大部分人的共识。

1995年12月,欧盟确定欧洲单一货币为欧元。1997年,英国时任首相布莱尔计划在1997年后放弃英镑并使用欧元,但遭到当时财政大臣戈登布朗的阻止。这是一个重要的节点。

英镑的存在,说明欧盟与欧元之间的关系,是严重的不统一。在欧盟内部,英镑与欧元的同时存在本身,就说明了欧盟内部的利益对立。

正如日韩台是美帝围堵中国的战略基地,欧盟东扩是美帝深度瓦解苏联,削弱俄罗斯的产物。欧盟的战略需要与利益,是从属于美帝的战略需要与利益的。没有欧盟这个战略平台,美帝是无法深度瓦解苏联与削弱俄罗斯的。

深度瓦解苏联与削弱俄罗斯是有极限的。这个极限就是中俄走近。当中俄分离时,美帝的综合力量是最强的,俄罗斯也就一直处于战略退却阶段。俄罗斯加入G8集团是个巨大的战略选择。这个战略选择,从全球范围看,就是对欧盟东扩的默许。宏观地看,就是俄罗斯的战略收缩。

因为乌克兰事变,而导致的G8集团瓦解,俄罗斯被踢出,从G8集团角度看,从美帝角度看,与英帝退欧有相同之处。正如欧盟内部欧元与英镑的对立,G8集团从成立时起,就埋下了分裂的种子。美俄对立是G8短命的根本原因。从战略上看,G8集团的分裂,即是意味着美帝与欧盟的战略东扩走到了尽头。

回望历史,我们会发现,G8集团是美帝霸权所能走到的战略极限,与拿破仑及希特勒止步于莫斯科城下有异曲同工之妙。实事求是的讲,美帝走得地方比拿破仑与希特勒走得还要远,这个地方与大英帝国有类似之处:阿富汗。

阿富汗既是大英的尽头,也是美帝的尽头。原因在于它同时威胁到了俄罗斯的命脉,也威胁到了东方中国的命脉。正如大英帝国控制不住阿富汗,美帝也控制不住阿富汗。美帝控制不住阿富汗的实质是美帝与中俄深刻的战略对立。

从阿富汗到乌克兰是G8集团内部矛盾激化的外在表现,私有制为基础的共同价值观在现实的利益面前是不堪一击的。俄罗斯在乌克兰及叙利亚的反击,宏观地看,是俄罗斯在美帝的战略压迫之下,不得不在战略上亲近中国,而获得反击能力。俄罗斯不向中国靠拢,其在任何方向对美帝的反击,都是不可持续的,并且是没有全球意义的。乌克兰事变导致的G8瓦解与中俄关系的深化,导致了世界格局发生了质的变化。这种变化使得俄罗斯对美帝及其盟友的反击,是有力的,并且是可持续的。

中俄战略关系的深化,是美帝阵营产生分裂的最重要的外部因素,而中国是世界社会生产斗争发生质的变化的中流砥柱。我们略略回顾这几年来,世界战略格局的变化,可以看出此次习总与普大帝签下决定世界其后几十年基本力量框架的四个联合声明,与主席几十年前在书房见尼克松有神似之处。普大帝是急匆匆赶过来,尼同志何偿不是如此。风清云淡,怎么瞧都是土共杰出领袖的传统风范。

我们简单地做一下回顾,就会发现,庄园里那把双人椅式的忽悠,奥黑还真拿得出手,默克尔的那张地图,也太是笑话。也太小睢五千年的中国文明了吧。习总在瀛台给奥黑讲的历史,估计奥黑是听不懂,因为美国的历史实在是太短了。

不论是双人椅还是地图,指向的都是乌克兰事变,都是剑指俄罗斯,在野渡看来,刚刚签下的的四个中俄联合声明,早就在习总办公桌的抽屉里了。习总相信普大帝会来的,普大帝不负所望,真的来了。正如尼克松同志不负所望,也真的来了。

来一段研究政治经济学者,应该很熟悉的《推动全球治理体制更加公正更加合理》一文中的一段文字: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全球治理体制变革正处在历史转折点上。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是近代以来国际力量对比中最具革命性的变化。数百年来列强通过战争、殖民、划分势力范围等方式争夺利益和霸权逐步向各国以制度规则协调关系和利益的方式演进。现在,世界上的事情越来越需要各国共同商量着办,建立国际机制、遵守国际规则、追求国际正义成为多数国家的共识。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把世界各国利益和命运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很多问题不再局限于一国内部,很多挑战也不再是一国之力所能应对,全球性挑战需要各国通力合作来应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