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黄埔老兵李长春今年97岁,现和老伴一起住在苏州的一家养老院里。房间虽然不大,但收拾得很干净,衣服折好放在枕头旁,整整齐齐。老人精神矍铄,思路清晰,谈起往事滔滔不绝。

李长春1920年,出生于常州,父亲做木材生意。李长春10岁时,父亲在上海买了房子。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李长春亲眼看着日军的炸弹把自家的房子炸了。后来,李长春一家离开上海,又在苏州买了房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苏州是个好地方!”李老说,“那里四季分明,民风淳朴。我父亲做生意,一家人自食其力,安居乐业。可惜,好景不长,抗战爆发后,一家人开始向内地逃难。”

李长春记得,父亲离开苏州时,流着泪看着自己的房子恋恋不舍。

一路上,常见四轮朝天的汽车和倒毙在路边的老百姓。

一次,日机轰炸,李长春旁边一个骑自行车的人被弹片击中,摔倒在地上再也没能爬起来。一个老奶奶头部中弹,躺在路边,血流了一脸,转眼就不行了。

逃难路上的难民,一听到风吹草动,就犹如惊弓之鸟,赶紧沿着山间小路往森林里跑。

晚上,人们在路边大树下、岩石旁歇夜。如果有个破房子,在里面放些枯草过夜,就算是幸运了。

对难民来说,饥饿、疾病也是一大威胁。李长春天天看到饿死、病死的难民。有一个母亲背着孩子逃难时,带孩子到路边的森林里躲避飞机轰炸,因为在森林里时间长了,小孩子的脸上被蚊子咬得青一块、紫一块,最后感染死去。

李长春恨死日本鬼子了,到安徽境内听说军校招生,立即报名。

1940年夏天,李长春军校毕业后分到144师师部任参谋。144师是川军的部队,师长姓樊,参谋长姓汪。师部警卫部队的官兵都是四川人,二十几个参谋来自全国各地。

樊师长很会打仗,144师转战安徽境内,屡次重创日军。

1941初夏,部队驻铜陵乡下。一次,樊师长外出期间,李长春得到一个情报,师部驻地不远处镇上的日军下乡“扫荡”了,碉堡里只有十个鬼子。李长春一讲,师部二十几个年轻参谋兴奋起来, “我们参谋处可以组织一支小分队,把碉堡端了。” 那个镇上平时驻一个中队的日军,碉堡里有好几门迫击炮,曾让144师吃过不少苦头。

李长春请示参谋长,参谋长说:“成功了,是你们命好,如果情报有误,你们会全军覆没,我不好向师长交待。”

李长春软磨硬缠,最后参谋长说:“让警卫排的陈麻子和你们一起去吧。”

陈麻子是警卫排的一个班长,打仗很有经验。

陈麻子对李长春说:“虽然碉堡里只有十个鬼子,但有迫击炮、机枪,火力还是很猛的。硬攻肯定不行,只有偷袭。”

提到“偷袭”,李长春自然想到夜里。陈麻子说:“中午偷袭。碉堡顶上有一个鬼子站岗,碉堡里有九个鬼子。我们得想办法让鬼子全出来,在他们离开碉堡后,全部干掉他们。只要把这十个鬼子都干掉了,其它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我们部队长期在这一带活动,已经和伪军部队达成了默契,相遇时,双方把枪抬高,子弹从双方头上过去。碉堡东边是大河。我们要想个办法把鬼子引出来。”接着,陈麻子详细讲了作战计划。

中午,陈麻子带二十几个参谋悄悄埋伏在碉堡前面一块大岩石后面。“我不开枪,谁也不许开枪!”陈麻子俨然以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自居。二十几个参谋都没有实战经验,第一次上战场,很兴奋,个个愿意听陈麻子指挥。

大河里,两个年轻参谋化装成渔夫在船上撒网打鱼,一条条大鱼拉了上来,在碉堡上站岗的日军眼馋了,举枪命令:“把船靠过来!”打鱼的嘴里应着,不紧不慢地把船摇了过来。在碉堡上站岗的日军从碉堡上下来,准备到船上拿鱼。那日军刚到河边,一个渔夫突然从船仓里拿起枪,“叭叭”两枪,把那日军干掉。

碉堡里的日军听到枪声,全出来了。陈麻子一数人数,刚好九个,叫了一声:“好!”从隐蔽处出来,端着轻机枪“突突突”地一顿猛扫,李长春等参谋手中的枪也响了,九个鬼子通通倒下。碉堡附近的伪军听到枪声后一哄而散,这次战斗消灭了十个鬼子,缴获了大批物资,我方无一伤亡。

樊师长回来后把李长春表扬了一番,正准备把他安排到下面带兵时病倒了,几天后去世。

樊师长病故后,上级来电让章团长任代师长。章团长行伍出生,资历老,他认为自己做师长是早晚的事,手握电文,越看越感到这个“代”字太刺眼了,用手比划着,嘴里自言自语:“这个‘代’字,很快就会去掉了。”有一个连长汇报情况时,抬头写“请章代师长过目”。他一看火了,对参谋长说:“叫他把文件拿回去重写。”然后加重语气,“我看不清楚。”参谋长悄悄对那连长耳语。那连长立即重写了一份报告,报告抬头是:“请章师长过目”。这次,章代师长才开始看文件。

师部上下个个都知道,章代师长想做真正的师长。不久,上级正式任命了一个师长,很快就要来走马上任了。章代师长火了,在办公室大骂:“蒋光头办事不公。”

144师作战能力强,日军一直想策反这支部队,见有机可乘,立即命令汪伪政府开出优厚的条件策反。

一天早上,师部突然宣布,召开排长以上军官开会。李长春发现这次开会和以往不同,只见营房内外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气氛紧张。李长春预感到可能有一场大的变故将要发生。

会议在师部大院里召开,到会的军官在指定位置坐好,不准随便走动,不允许交头接耳。军官们用眼睛互相对着看,用目光交流心中的疑惑,猜测着这次会议的内容。

章代师长在卫队环立之下,宣读反蒋通电,通电大意如下:日中开战以来,屡战屡败,生灵涂炭。为救人民于水火,本部决定响应汪先生曲线救国之主张,和平息兵,与日本政府一起共同实现大东亚共荣。读毕,章代师长环视众人,请大家发表意见。大部分军官都表示同意,只有几个黄埔军校毕业的排长和连长连连摇头:“蒋校长待我们不错,不能忘恩负义!”章师长冷笑:“只好委屈诸位了。”卫队立即上前把这伙人押下去。李长春刚想站起来说什么,一只大手把他按住,回头一看是周营长。周营长目光灼灼,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李长春被他的目光所摄,不由自主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屋外响起一阵枪声,几个反对投降的黄埔学生被枪决。

姚连生团长曾在过王铭章的部队。这次开会,他因事来迟了一步,一进会场大门,就看到卫士在枪杀黄埔学生,问清情况后,怒发冲冠,急步走进会场,大发雷霆:“出川之时,我曾和王铭章师长一起对天盟誓,不赶走日寇,誓不回川。抗战以来,我们四川省每年‘三丁抽二,五丁抽三’支持抗战。多少川中的子弟出川后,就再也没有回去。王铭章师长在滕县和日军浴血奋战,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带病出征的刘湘主席,在前线一边吐血一边指挥打仗。临终时留下遗言:‘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你们今天这样做,对得起刘湘主席、王铭章师长的在天之灵吗?对得起千千万万战死沙场的川军弟兄吗?对得起节衣缩食支持我们抗战的川中父老乡亲吗?你们就是千古罪人!”姚团长声泪俱下,他老实、敦厚,平时话不多。同仁们从未见过他发过这么大火,说过这么多的话。他的一番慷慨激昂的发言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整个会场竟沉默了两分钟。

姚团长的话让李长春的心头一阵难过。他无法给姚团长一点安慰,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姚连生30多岁,打仗不怕死。章代师长做团长时,姚连生是副团长。一次,部队被日军大部队包围。姚连生带人冲出重围后,发现章团长和他的警卫排还在包围圈内,二话没说,拿起一挺轻机枪,又带队返身杀回。那次,为救章团长,姚连生的脸被日军弹片划伤,至今脸上还有一块疤痕。

姚连生团长紧握的拳头青筋暴涨,脸上的肌肉抽搐着,那块因救章团长留下的疤痕更加狰狞可怕,布满血丝的双眼杀气陡生,一副“谁做汉奸,老子就和谁拼命”的架势让人不寒而栗。姚团长努力克制内心最大的愤怒和痛苦。

章代师长面色惨白,一拍桌子:“拿下!”几个卫士上前,把姚团长押进一座营房。

工夫不大,一个参谋进来,把通电草稿和纸笔放到桌上,对姚团长说:“师长看在你和他多年出生入死的情分上,给你一次机会,请你看一下这份通电声明,然后签字同意。如果不同意,也不勉强,是什么下场,你清楚。”

姚团长看完通电后,拍案而起:“岂有此理,让我做汉奸,绝对办不到!我要见师长!劝他回头!”

“师长没时间见你。他让你考虑一夜,明早听你最后答复。”说完径去。

次日凌晨,参谋问姚团长:“签不签字?”姚团长虎目圆睁:“大丈夫顶天立地,决不做汉奸!”

参谋也不再问,朝门外一招手:“执行!”四个卫兵应声而入。

姚团长头一昂:“自己走!”

旷野,凌晨。姚团长抬头看着东方出现的鱼肚白和周围的山峰,深吸了一口气,转身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一把扯开自己的衣服。裸露的胸膛布满伤疤,让人惊心动魄:“弟兄们,我从军10年。这身上的伤疤,有打内战时留下的,但更多的是打小鬼子负的伤。我死不足惜,只可惜没能牺牲在抗日的战场上。”

四个士兵握枪的手在颤抖。

144师要投敌的情报,被军统特工侦悉。蒋介石得到情报拍案大骂:“娘希匹,立即给顾祝同发报,火速包围144师。”

顾祝同致电章代师长:“放下武器,我在委员长面前保你没事。一意孤行,自取灭亡。”

章代师长铁了心要做汉奸,自然不会被顾祝同的一封电文所动摇,命令部队往南京开拔。

顾祝同见劝说无效,急令52师、新7师等部队包围144师,双方在铜岭附近激战三天三夜。枪炮声一停,包围144师各部队阵地前的大喇叭就喊开了:“川军弟兄们,不要去做汉奸,放下武器吧!中国人不要打中国人!”

144师官兵听说师长要带他们去当汉奸,纷纷开小差,成批地向52师、新7师等部队投降。章代师长不甘心失败,命令李长春到前线督战。

那天,雨下得很大。李长春冒雨赶到前线时,正好碰上周营长。周营长对李长春说:“子弹不长眼睛,跟在我后边!”

第四天凌晨,5000多人的部队,只有1000多人过了长江往南京方面去。

一路上,李长春想起被章代师长枪杀的几名黄埔同学,想起宁死不做汉奸的姚团长,心里很难受:“这些民族的精英,一下子,人就没有了。他们没有倒在抗日的战场上,却被自己人杀了。我现在算什么?汉奸,卖国贼?”

李长春忍着心中撕心裂肺的疼。他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不是宣泄心中痛苦的地方。

“李参谋,过来一下!”周营长的话把李长春从遐想中拉了回来。

“你不是我们四川人,不要跟我们一起趟这混水,你走吧!”

李长春担心自己带枪离开部队可能会给周营长带来麻烦,把枪递给周营长说:“我想回家做老百姓。”

周营长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烟土说:“你把它卖了,一个月的伙食不成问题。”

离开144师部队后,李长春听说安徽黄山县设了一个警备司令部,专门招收144师不愿做汉奸的官兵。李长春找了过去。司令部的负责人姓娄,得知李长春是黄埔生,就把他推荐到蒋经国办的特科干部训练班学习。几个月后,李长春分到208师任教官。抗战胜利前,李长春一直在208师任教官。

1946年9月,208师和209师合并为208师,1947年10月扩编为两旅六团,12月扩编为三旅九团,1948年9月改编为第87军。蒋介石原准备把这支部队调往前线,后来听说87军里有共产党活动,就在军部成立了特训处,专门查共党分子。李长春调到了特训处。

李长春接到举报,学校政治部的姜主任可能是共产党。李长春开始对姜主任实施监控。

姜主任40多岁,秃顶,很有水平,平时不摆架子,说话幽默,善于调侃。

有一次,几个青年黄埔生给军部写信,要求到前线带兵。军部安排姜主任处理这件事。

姜主任暗中调查得知,这几个人特别聪明,放到战场上肯定是虎将。姜主任又悄悄到他们的宿舍看了一下,心中有底了。

姜主任和这几个黄埔生谈话,先声夺人:“你们的情况我都了解,你们主动替国家分忧,精神可嘉!你们是校长的好学生。不过,我认为你们还是先回去看看自己的宿舍像不像一个猪圈!你们整天要效忠校长,要带兵打仗。我相信你们的诚意。不过,我不相信,连自己宿舍都收拾不好的人,能打胜仗吗?校长能放心让你们带兵?”

姜主任的一番话给了这几个青年人一个下马威,他们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后来,姜主任和他们多次谈话,很快成了亦师亦友的亲密关系。大家一起吐苦水,一起抨击时政,一起发牢骚。不知不觉中,接受了共产党的理论和思想。

李长春决定和姜主任谈话。一天下午,李长春到姜主任宿舍。姜主任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李长春。

两人闲扯了一些生活琐事后,很快步入主题。

李长春和姜主任共事多年,相处得很好。姜主任告诉李长春:“1946年,蒋介石手中有400多万兵力。仅仅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就被共产党消灭了400万。虽然国民党到处抓壮丁,补充了200多万。现在,海陆空三军再加上军事机关和后勤人员,只有290万。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越战越强,总兵力达300多万。这个数字还在变化中。蒋家王朝的土崩瓦解只是时间问题。”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你是共产党吗?”

“你不要紧张,在你们眼里,共产党是一个青面獠牙,其实不是。共产党的最终的目标是解放全人类,让天下的穷人都过上好日子。”

姜主任的话让李长春听得如痴如醉。离开时,姜主任给了他几本书。回到宿舍,李长春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那上面是淮海战役胜利的消息,天津、北平解放的消息,中共关于和谈条件的八条二十四款,是解放区的老百姓分到土地如何感谢共产党的一些文章,还有一些文章披露了国民党腐败的内幕。

读了这些文章后,李长春想起了许多。他想起了团长姚连生,他在抗日战场出生入死,为民族利益大声呐喊,铁骨铮铮,宁折而不弯!想起周营长对他的爱护,想起眼下的内战,想起了……李长春的心里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他认识到共产党得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然而他生性懦弱,没有破旧立新的魄力,最终离开了部队。

建国后,李长春做过记者、工人、农民,自食其力的生活虽然辛苦,但心里踏实。

李长春对下乡插队前的儿子说,一个人的未来要自己用勤劳刻苦去创造。

李长春的儿子很懂事,白天在生产队干农活,晚上看书学习。进城时,正好赶上国家恢复高考,他顺利考上大学。在别人恋爱、逛街时,认真学习,四年后考上研究生。

本文作者 顾少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