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战老兵颜荣忠1929年出生于兴化海南乡下,弟兄3个,他是老大。小时候,家里很穷,没有房子,没有田地,一家五口住在船上。他们一直盼望着能有一个遮风挡雨的房子。后来,颜荣忠的表叔把颜荣忠的父亲介绍到上海曹家渡法国人开的家具厂做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颜荣忠老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颜荣忠

一家人租了一间水泥板搭建的简易民房在上海生活。那房子冬天四面透风,冷得不得了;夏天,像蒸笼一样。租房的地方离父亲上班的地方有十里多路,有的工人花几块铜板乘电车,颜荣忠的父亲舍不得花这个钱,每天比别人早起一个小时,步行到厂里上班。晚上下班,再步行回家。中午,其他工人在食堂代伙,可以吃上热饭热汤,颜荣忠的父亲在太阳下就着萝卜干吃冷饭。平时,颜荣忠跟着母亲到菜场捡人家不要的白菜,带回家煮着吃。一家人节衣缩食,只为挣些钱回老家买房买地,结束在破船上的生活。

父亲领到工资是一家人最快乐的时候,母亲把钱用手帕包好,小心地藏起来。在上海两年,总算挣了几十块大洋。后来,上海要打仗了,父亲安排母亲带颜荣忠兄弟三人先回家,他在上海等最后一笔工资。
顔荣忠的母亲带三个小孩回到兴化后,天天盼丈夫回来。一天,丈夫在上海的邻居周荣春找到颜荣忠的母亲,指着顔荣忠说:“他爸爸得急病死了,我想把他的尸体运回来,没有钱。”周荣春也是兴化人,老家在大垛乡下。
最后,周荣春让顔荣忠的母亲出钱,他去把颜荣忠父亲的尸体运回老家安葬。顔荣忠的母亲想他快点把尸体运回家,把家里仅有的几十块大洋全给了他。周荣春一去杳无音信。
后来,顔荣忠的母亲听在上海做工的老乡说,顔荣中的父亲就是被周荣春下毒药毒死的。
顔荣忠的母亲无法抚养三个小孩,先把最小的儿子卖给一个姓赵的人家,换了三十斤大米。后来,带着二儿子改嫁,丢下了十岁的顔荣忠。
顔荣忠白天讨饭,夏天睡在庙堂里,冬天困到草堆里,饱一顿、饿一顿。那时,农村里的人家都不富裕,有钱的人家里养狗子,不好上门讨。有时跑上好几个村子才能讨到一点吃的。有一年端午节,颜荣忠讨到一个小棕子,高兴地躲到草堆旁吃得最后连手都舔了。
一天,颜荣忠遇到一支部队,大约有三十多人,领头的叫王洪志。他对颜荣忠说:“不要再讨饭了,讨饭没有出息,加入我们部队吧,有吃有穿,干不干?”颜荣忠高兴得不得了。王洪志听说颜荣忠还没有名字,想了一会儿说:“你叫颜荣忠吧。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独立团,是赶走日本鬼子,让天下穷人都过上好日子的部队,你加入这样的队伍很光荣。你要始终忠于共产党,任何环境,任何时候,不能变心。”颜荣忠永远记得那一天——1942年3月1日。
颜荣忠刚入伍,王洪志就安排任务给他,到兴化县城北面的西鲍镇上讨饭,摸清镇上有多少鬼子、伪军,找到军火库的位置。
颜荣忠晚上回部队把镇上情况详细汇报给王洪志。镇上有200多日伪军,大多住在镇子东边。镇子西边的一间房子里,放着枪、小炮还有子弹,日军防守不严。是夜,王洪志带一个班的弟兄,颜荣忠在前面带路,顺利地搞了十几支三八大盖步枪和几箱子弹。
当时,部队子弹很少,每个士兵只有四五颗,有的子弹还打不响。现在一下子搞到了这么多子弹和枪,王洪志高兴得不得了,一扑脑袋:“再搞一次。”
第二天晚上,游击小组的人员全部出动。30多人分乘8条小船,在西鲍镇的西边悄悄靠岸。因为路已熟悉了,这次,王洪志没有让颜荣忠带路,让他待在船上,自己带人摸进镇去。
刚进镇没多久,突然枪声大作,镇上的日伪军一下子把这30多人包围起来了。
颜荣忠一看不好,立即跳上岸,一口气跑到日军指挥部附近,点燃了日军指挥部旁边的草堆,火光一下子照亮了整个镇子。围着游击小组的日伪军以为有人偷袭指挥部,乱了阵脚。王洪志乘机带人冲出重围。
回到驻地后,游击小组里的每一个人都拥抱了颜荣忠。王洪志说:“给你记一等功,你救了整个游击小组。”
有一次,游击小组和一伙日军遭遇,部队被打散。一颗子弹擦着颜荣忠的额头而过,血流了一脸。颜荣忠平时是搞侦察的,身上没有枪,只有一颗手榴弹。日军在后面开着枪追了过来。颜荣忠跑到“乱坟岗”里,钻进一片茂密的茅草丛中,刚藏好就听到日军在周围跑来跑去的脚步声。有一个日军对着荒草丛中喊:“我看见你了。快出来!皇军不杀你,好处大大的。”颜荣忠紧握手榴弹,如果被发现就和鬼子同归于尽,决不做俘虏。
在和日军的一次次战斗中,颜荣忠不管环境如何险恶,抗日的决心绝不动摇。党把一个“讨饭娃”培养成了一个坚强的革命战士。他的出色表现,引起了独立团团长吴光明的注意。
1943年底,颜荣忠到独立团吴光明身边做通讯员。
有一次,吴光明团长带警卫排分乘三条木船外出执行任务,拐弯时,和三条日军汽艇相遇。当时,独立团的装配差,遇到日军不能硬拼。吴光明团长立即从船上站起,大声命令:“上岸,甩掉鬼子!”话音未落,吴光明闪电般地拔出盒子枪,看不到他瞄准,“当当当……”汽艇上日军机枪手均被他击中,警卫部队上岸后很快甩掉这伙日军。
这是颜荣忠第一次见到吴光明团长出神入化的枪法。然而,警卫排的战士们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看来,吴团长的枪法,他们早已多次目睹过了。
吴光明只有一个膀子,装子弹时,盒子枪夹在两腿中间,一只手飞快地把子弹装进弹夹,速度比一般战士要快。颜荣忠曾和吴光明在河里洗过澡,看到吴光明身上遍布大大小小狰狞可怖的疤痕。颜荣忠说:“吴团长出生入死,身经百战,枪法奇准,是个英雄!”
颜荣忠非常敬重吴团长,吴团长也喜欢忠心耿耿的颜荣忠。
有一段时间,吴光明的团部经常遭到日伪军的偷袭,幸亏,老百姓及时报信,才一次次幸免于难。
吴光明把团部转移到一个偏僻的小村庄上。那村子不足100户人家,警卫排的战士把这个村的老百姓过了一遍筛子,没发现可疑的人,吴光明放心地住下来了。
第二天下午,吴光明让颜荣忠给下面连队送信。送完信后,连长安排颜荣忠吃晚饭,并对他说:“天晚了,别回团部了,在我这里住一宿。”颜荣忠想到,明天吴团长可能还会给他任务,没有同意,吃完晚饭后,坚持回团部。
吴光明的团部设在村口地主家里。那住房前后三排,前面一排房子有一个大厅堂和一个小房间。厅堂是吴光明平时办公开会的地方,小房间是颜荣忠的卧室。中间一排房子是吴光明和他的两个警卫的宿舍,再后面住团部的文职人员。
颜荣忠回团部时,天全黑了。颜荣中见团部的大门虚掩,推门进去时,见一个黑影从吴团长的房里出来,手里拿着东西正往怀里踹。一个念头从颜荣忠的脑海里闪过:“不好,是奸细!”
“抓坏人!”颜荣忠口里喊着,一把抱住那人的腰。那人挥起拳头打得颜荣忠痛彻心肺。颜荣忠不顾死活地抱得更紧了。那人一时不能脱身,低声对他说:“放了我,我能让你天天吃好的,穿好的。你不松手,我就杀了你。”“不行,我死也不能放你走!”那人从身上拔出匕首,朝颜荣忠刺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闻声赶来的吴光明开枪击中那人手腕,两个警卫上前将他制服,颜荣忠从那人怀中掏出文件递给吴光明团长。
事后,吴光明团长对颜荣忠说:“怪不得最近鬼子的鼻子怎么这么灵,原来有内鬼。如果那内鬼把文件送出去,我们就危险了,你立了大功。”
抗战期间,顔荣忠立过四次一等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战争期间,颜荣忠在后方医院工作。他做好本职工作外,抓紧点滴时间,认真学习文化,没有笔就用树枝在沙地上写字。经常看医书,不懂就问。

1954年,颜荣忠退伍之前,看了很多医书,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他转业后在村里做赤脚医生,为村里老百姓做了好多好事。那时,村里老百姓穷,看不起病,他经常掏钱把药买好了给人家送去。
1955年,颜荣忠找到最小的弟弟,安排弟弟去当兵,后来弟弟转业到江苏石油公司上班。
颜荣忠后来还了解到,妈妈改嫁后生活得不好,后夫过世后,带过去的儿子也死了,一个人孤苦伶仃。颜荣忠就把妈妈带到身边养老送终。
颜荣忠老兵自律很严,不抽烟,不喝酒,素食为主,处处节约,从不浪费。
这位平凡的老兵拥有一颗高尚的心灵,在贫困中顽强,逆境中挺立,用勤劳改变人生,与人为善。他是一道美丽的长虹!

文章作者 顾少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