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野狗来迎接他的事猎枪!

虽然说世界上时代的主题已经是“和平与发展”了,可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国家间的博弈了,更不用说博弈的最后还是需要军事力量来作砝码的。如果全世界都老老实实按照《联合国宪章》第七章来,伊拉克战争、美军入侵格林纳达和巴拿马这样的战争估计就不会出现了,世界也绝不是今天这个样子。说起来,7月12日公布结果的南海仲裁案,原本也是个非常滑稽的事情。根据外交部的说法,“菲律宾和仲裁庭无视仲裁事项属于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及其相关问题,恶意规避中国于2006年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有关规定作出的排除性声明,否定中菲双方通过谈判和协商解决争端的共识,滥用程序,强行推进仲裁,严重侵犯中国作为主权国家和《公约》缔约国的合法权利,完全背离了《公约》的宗旨和目的,损害了《公约》的完整性和权威性”。当然,更加荒唐的是,虽然《公约》对于岛屿定义有些模糊,但太平岛的存在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能够维持人类居住的天然岛,怎么都能符合得上《公约》里面的标准,而且权属从来没有啥可质疑的。就这,菲律宾愣是能跑去要求把太平岛裁定成“岩礁”一类,也是醉。可为什么如此荒唐的东西,愣是能被仲裁庭照单全收,跑来管自己根本无权去管的事情?道理也显而易见:国际仲裁庭的背后,还是有着大国博弈在里面。

说起来,有些人认为国际法庭、仲裁庭和联合国都是严格遵守规矩、毫不越界的地方,有时候只能说是图样。以岛叔自己在联合国工作过的经历来看,确实,越是枝微末节的地方越讲规则,可是越往上,规则之下、国家之间的博弈就更多。即便如此,我们演习也不是给什么仲裁庭看的。早就说好了不理睬的,肯定就是不搭理——他们还不够格让解放军如此兴师动众。

毕竟,中国早就过了那个“洋大人一说话就哆嗦”的年代了,也过了那个“求生存”、求国际承认的阶段了,作为强国的标志,外交政策是要服务于国家利益的。秉承“和平与发展”的理念当然没有错,也不会变。但是如果外交官在谈判桌上维护不了的国家利益,就必须由人民解放军的军官和士兵来负责了。这没啥奇怪的,大国博弈的本钱都是什么,人人都清楚。态度: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明一点:我们在南海的演习,某种程度上,确实是一种军事准备,也是一种表态。但是,这些军事演习,其实不是表态给南海周边国家的看的,因为没这个必要。

从军事力量对比上看,中国海军这几年发展很快,力量已经远超周边国家,用不着用演习表明什么了;从政治传统上看,一直以来,中国都认为邻居该好好相处、做好朋友、有事好商量,只要不对中国动手动脚的,中国从来没有让解放军出手。中国也始终在与人为善,努力尝试和平解决南海争端。如果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释放的善意还不够,那真的不知道“善意”二字该作何解释了。“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显然不是合理的选项。所以,即便今年的演习形势尚且无法得知,但是从去年的演习规模和模式看来,中国海军和其他军兵种部队已经在准备进行一次高强度的整体海空对抗了。如果说我们这是拿着演习“吓唬”邻居们,那显然是太无聊了——周边邻居们哪家有预警机?哪家需要我们出动战略火箭军?当然了,除了邻居们,还有的国家对于南海过份地兴致高昂,不光有派军舰跑来碰瓷的,还有忙着研究多造点远洋型潜水艇、远程侦察机之类的。针对2015年那次演习,尹卓将军介绍过:南海周边国家海空军实力有限,电子战能力也不强,若未来南海爆发战争,大都不会超过此次演习的规模。但由于域外大国可能会介入,中国海军很可能遇见复杂电磁环境下的海空对抗,因此,2015年的演习专门设置了复杂电磁环境。可以预见的是,此次在西沙群岛的演习,针对的是整个南海作战,目标是扞卫九段线内所有中国岛礁安全。虽然演习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但对相关国家必然具有一定威慑效果。

换句话说,这次演习本身当然是中国军事力量建设所必须的,但同时也是告诉一下对于南海问题抱有不切实际恶意的域外大国,来“自由航行”我们虽然不欢迎,但如果还想进一步,我们也在准备办法了。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野狗来迎接他的事猎枪!

从此次军演划设的区域来看,演习将进行大规模的实弹打靶射击,否则,没必要划分那么大的禁航区,此前中国已经在西沙群岛部署了大量的红旗9防空导弹和歼11B战斗机以及飞豹轰炸机,而部署这些武器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为了制止美国军舰闯入南海,此次在西沙群岛举行大规模实弹军演,很显然是为了测试这些武器的性能,提高在该区域的防御作战能力,以遏制地区之外大国的为所欲为,捍卫自身的主权和利益。俄中协作是国际事务中的稳定因素。”拉夫罗夫在谈到中俄关系时表示,“我们在国际事务上的协作,作为常任理事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合作以及扞卫联合国在任何问题的解决中发挥中心作用、处理各种冲突与危机中尊重国际法方面的联合战线,是平衡并稳定国际局势的主要因素之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