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最霸气的一名解放军是他,没有之一!!!!!!!!!!!!!!!!

6月20日,谭善爱值班。走了很远的路,才在黄田派出所见到他。着警装,挂二级警督肩牌的谭善爱如今40多岁,相貌堂堂,魁梧高大,举手投足军人气质十足。

谭善爱,1997年香港回归中英双方防务交接仪式中方指挥官。“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谭善爱当年说的这句话更是为人们津津乐道。让我们跟着他一起,穿过记忆的隧道,回到10年前的时光。香港回归最霸气的一名解放军是他,没有之一!!!!!!!!!!!!!!!!

让英国部队下岗的大眼睛军官谭善爱

1 当上指挥官很有戏剧性

那段时光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任何时候想起都历历在目。其实我当指挥官很偶然,很有戏剧性。1997年5月,具体哪一天我记不得了。当时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军务处当参谋,经常要给首长送文件。

香港回归最霸气的一名解放军是他,没有之一!!!!!!!!!!!!!!!!

这一天,我照样拿着文件夹去首长的办公室。门是开着的,但首长在里面开会。我不便进去,往开水房那头走。政委看见了我,喊我进去。当时我也不知道他们开什么会,就进去了。那时我三十出头,身材出众,形象好,嗓门也大。首长叫我念一句:“你们可以下岗”,我就念了一句,像平时说话那样念的。首长说“大声点!”我就提高嗓门又念了一句。念完,大家点头,首长说:“就是他!”

香港回归最霸气的一名解放军是他,没有之一!!!!!!!!!!!!!!!!

香港回归最霸气的一名解放军是他,没有之一!!!!!!!!!!!!!!!!

香港回归最霸气的一名解放军是他,没有之一!!!!!!!!!!!!!!!!

香港回归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天在开中英双方防务交接仪式我方指挥官定人会,我刚好路过,就选定我了。当然看似偶然,也有必然,这跟我自身的素质是有关的!

2 粉笔画地形练一个多月

按照中英双方的商定,防务交接仪式,双方各派出一名中校指挥官、一名分队长及一支由海陆空三军18名士兵组成的卫队。双方各派出20人。我方卫队是由解放军驻香港部队陆、海、空三军战士组成的,成立之后,每天就在同乐营区进行训练。

香港回归最霸气的一名解放军是他,没有之一!!!!!!!!!!!!!!!!

训练内容不多,但要求十分高、十分严,因为那种场合容不得半点差错。首先是形象要好。外形方面大家都没有问题,关键是表情方面,既要严肃,又要温和。最关键的还是我说的那几句话:“艾利斯中校,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

祝你们一路平安。”虽然话不多,但如何把握说话时的分寸却十分重要,既要体现我方军人的风采,又要体现泱泱大国的风度、文明和礼仪。更重要的是,绝对不能有失误,不能出现结巴甚至中断的现象。

我们的训练十分辛苦,除了正常工作之外,每天要练几个小时。我们用粉笔在地上画出交接仪式上的地形,哪里是门,怎么走,走几步,抬左脚还是右脚,都计算得清清楚楚。

3 仪式上我一点都不紧张

交接仪式,全世界瞩目,许多电视台直播。我记得当我们走出大门时,几百台相机的闪光灯就没有停过。紧张吗?这种场合一般人都会紧张。之前我可能有那么一点紧张,但走出大门后,我就一点都不紧张了,一心只想着完成任务。当时所有的场景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头脑也十分清晰。

我是那种心理素质特别好的人,场面越大,就越能表现。当然这种心理素质也是靠慢慢锻炼出来的。之前我已多次经历这种场面,1984年国庆35周年广州军区阅兵式,我是掌旗兵;广州军区第一届运动会上我也是旗手。

香港回归最霸气的一名解放军是他,没有之一!!!!!!!!!!!!!!!!

驻港部队

4 那一刻十分幸福骄傲

1997年6月30日晚上,我是坐第一辆军车进香港的,过关后直接进了中环军营。刚安顿下来,英方联络官就来找我们,要求预演。我们就在里面的围墙边上预演了两次。当时天气非常闷热,我们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英方指挥官是一名叫艾利斯的瘦高瘦高的中校,他说英文,我说中文,互相听不懂对方说的话,于是双方约定,说到最后一句时提高声调,表示讲完了,可以进入下一个环节。

1997年6月30日接近23时50分,我们从门里出来。英军卫队在一名上尉军官的指挥下,步入营区大门东侧就位,两位英国士兵出列上岗。

23时54分,我军卫队在指挥官张洪涛上尉的指挥下,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入大门西侧就位。

23时56分,我方两名陆军士兵从两队指挥官中间走过,分别站到大门内两侧。

23时58分,我和英方的艾利斯中校,面对面走到相隔4米处立定。这时,艾得斯中校指挥官向我敬礼报告:“谭善爱中校,威尔士军营现在准备完毕,请你接收,祝你和你的同事们好运,顺利上岗。长官,请允许我让威尔士亲王军营卫队下岗。”

听完他的报告,我声若洪钟:“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祝你们一路平安。”我们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这是十分庄严的时刻,全香港、全中国、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一刻。对于我本人来说,也是十分幸福十分骄傲的时刻,一生都不可能忘记。

5 多年后还有人认得我

我们的任务完成得十分出色,得到了高度肯定,觉得很长志气,特别是“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这句话广为流传。我也因此成了不大不小的名人,以至许多年之后还有人认得我。

记得是香港回归两三年后,有一次我在武汉乘出租车,司机认出了我,他特别高兴,下车时我给打车的钱,他怎么也不肯接。

再跟你说一件好玩的事。有一年,我带一个刚入伍的新兵执勤,他一脸的幸福说:“当兵之前,妈妈天天骂我,指着电视里的你说,你看那军人气质多好。以后你一定要当兵。没想到,我真的当兵了,更没想到竟然跟你在一起了,我一定要告诉我妈妈。”

说实在的,经历了这样一件国家、民族的大事,我觉得十分幸运,它是我一生的光荣和财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