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先说明一下,这篇文章是本人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军迷学堂)中推送的《作战系统论》系列文章中的一篇,其中主要想讨论的问题是我们怎样去划分战役与战术(或战役与战斗),单兵种作战、合同作战、联合作战、一体化联合作战等概念之间的界线,虽然本人在这里给出了自己的思路,但仍感觉有不妥之处,在此晒出来,请铁血的高手们给个意见,以便能推动基础层面作战理论的研究。我本人觉得,基础层面的理论做不扎实,应用层面的理论就难以有所突破!

为了便于从一般意义上去研究作战系统,我们在对其进行定义的同时,还要将其按一定的标准进行分类。从逻辑学角度来看,定义是为了认识事物的内涵,而划分则可以帮助我们去认识它的外延,以利于进行进一步地研究。只是,一旦要对一个概念进行划分,首先就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划分标准,而这个标准的选择,也同样要以便于研究为目的来确定。那么,对作战系统应该如何划分才合适呢?

克劳塞维茨说过“战争无非是扩大了的搏斗”。虽然以现代视野来看这一隐喻尚不能完全揭示战争的内涵,但事实上我们长期以来基本上是按这个逻辑思路对作战进行划分的。具体地说,是把作战分成了战斗、战役与战争三个层次。只是这种划分三者之间的界限仍然模糊,同时也带有很大的主观色彩。从严格意义上的科学研究来说,这种划分是欠妥当的。如对战斗的定义,大多认为是“敌对双方的兵团、部队、分队所进行的有组织的武装冲突”;而对战役的定义大多为“为达到战争的局部或全局性目的,根据战略赋予的任务,战役军团在一定的空间和时间内,按照统一的作战计划,进行的一系列战斗的总和……”。

虽然不同版本的《军语》或其它工具书可能在具体定义的语言表述上有所区别,但基本是将参与作战行动的主体界定为“兵团、部队、分队”这个规模,也主是说但凡是“敌对双方的兵团、部队、分队”所进行的作战就可以称之为战斗。只是这种定义方法存在两个方面的缺陷:其一,“兵团、部队、分队”与战役力量(军团)之间的界限在哪里?有时一方兵团规模比另一方军团还要大(如一个加强师对一个减员或缺编的军)。其二,一方作战系统为“兵团、部队、分队”另一方为“战役军团”进行的一次作战,我们是称之为“战斗”还是“战役”?我们总不能对一个件客观事物给出两个概念,且又说这两个概念之间是有区别的。

那么其中的问题出在了哪里?根本上说还是对军团、兵团、部队、分队等单位的称谓上是有主观成分在内的。具体地说,我们可以把某一作战系统称为“战术力量”,也可以称为“战役力量”,而这一切,取决于我们的主观。但这种不足所带的来影响,就是模糊了战术与战役之间的界限。那么,我们还有没有更好的标准对作战及作战系统进行划分呢?事实上,系统科学给了我们一种研究的思路,那就是系统的分类。

当然,系统按不同的标准可以有不同的划分。我们可以 按系统的复杂性进行划分,也可以按系统的功能划分,还可以按系统的内部结构、它和外界的关系以及系统抽象的程度来加以划分。对作战系统研究而言,按系统的功能划分更适合于我们去认识作战系统的内部,按其复杂性进行划分便于我们选择不同理论对不同作战系统加以研究,而按系统与外界的关系划分,则有利于我们研究作战系统之间的对抗,即系统作战理论。这里,我们按系统的复杂性对作战系统进行分类。就系统科学目前研究成果来看,有大量人员参与的作战系统属于一个复杂系统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我们再按着作战系统的发展轨迹去更加细化地认识它,我们还可将其进行进一步划分:

1.单一兵种的作战系统。如我们暂时撇去内部装备差异的步兵、坦克兵、骑兵、炮兵等兵种的独立作战。

2.单一军种的作战系统。如陆军独立运用其内部的诸兵种所遂行的合同作战。

3.多军种的作战系统。如陆、海、空军一起实施的联合作战。

事实上,这种划分也略显勉强,其原因仍是我们主观因素的问题。如,在空军尚未正式成立时,通常情况下用于作战的飞机及其相关的人员从属于陆军,此时它们在一起所遂行的作战我们称之为合同作战;但一旦空军单独成立后,按一般定义来说,同样的兵力、武器执行同样的作战任务,我们又称其为联合作战。这就意味着要么我们的定义有问题,要么合同作战与联合作战则是同一概念。因此,在本书中,我们撇去这种军种、兵种之争,统统将其称为“系统作战”。近些年,军事学术中针对“合同作战”与“联合作战”概念、特点方面的论述较多,但大都认为二者之间是有着本质区别的,通过上面的论述我们可以得出这种结论:将合同作战与联合作战加以割裂是不科学的,二者在作战原理层面是没有变化的,变化的只是一些应用层面的东西。不过这种研究方法也体现了作战系统越来越“复杂”的特点与趋势,这一点也是我们必须给予肯定的。

更多相关文章,敬请关注公众号:(军迷学堂)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