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face=仿宋] 中国的59式坦克是基于苏制T-54A研制的一款中型坦克,长期以来一直是解放军装甲兵的主要装备。众所周知,T-54/55系列是一个庞大的坦克家族,“直系血亲”遍布世界各地,这些坦克都称得上是59式的“兄弟”。而在非苏制装备使用国以色列,居然也有59式的“亲人”。但它在外貌上与已经与59式有了很大的差异,这就是以色列的“阿奇扎里特”步兵战车。 [/face]

经过几次中东战争的洗礼,以色列装甲部队成为了一支在中东地区令人生畏的武装力量。以色列前总理拉宾更是自信地说过:不论哪个对手进攻以色列,我们都随时准备还以百倍的打击。1982年的黎巴嫩战争,以军将对手重创,这不仅巩固了1973年“赎罪日战争”对阿拉伯国家形成的战略优势,而且以色列被灭国的可能性已经基本不存在。

虽然亡国的危机已经彻底解除,但以色列并没有过上太平日子。以色列在传统战争上的优势同样刺激了巴解组织改换成另一种斗争模式——化整为零的游击战争。此时,真主党武装也以强硬的姿态崛起。这支算不上是正规军队的武装力量后来成了以色列的心腹大患。仅1983年一年的游击战争给以军造成的伤亡就超过“加利利和平行动”,强大的正规军面对零散的游击队竟没有太有效的办法。考虑到必须要减少士兵伤亡,以色列决定为前线士兵提供一种防护能力更强大的装甲车辆,“阿奇扎里特”重型装甲运兵车应运而生。

1967年“六日战争”期间,以军击溃阿拉伯部队并缴获了近700辆苏制T-54/55坦克。经过并不复杂的改装后,这些坦克被改装成了装甲运兵车,1988年2月首批“阿奇扎里特”正式列装入役。该型装甲车最大的优势就是拥有了坦克般出色的防护能力,能够大幅度减少士兵在冲突中的伤亡。此前,以军装备的装甲车主要是美制M113,每一辆M113上有11人,一旦被击毁都伴随着重大的人员伤亡。直到“阿奇扎里特”出现,这种情况得到很大程度的改善。“阿奇扎里特”的战斗全重超过44吨,比T-54/55还要重,显然多出来的重量被用在强化装甲防护力上。拆除炮塔后的“阿奇扎里特”车高仅2米,低矮的外形也增强了战场生存能力。

[face=宋体]世界知名装甲运兵车概况[/face]
在以军服役期间,“阿奇扎里特”步战车一直表现出色,其“荣耀”之战还是2006年的第二次黎巴嫩战争。配合“梅卡瓦”主战坦克作战的“阿奇扎里特”装甲车为以军减少伤亡做出重大贡献,在与真主党武装6天的持续交火中仅有6人阵亡。接下来的战斗中,虽然有几辆“阿奇扎里特”被重创或击毁,但以军士兵伤亡非常有限。真主党武装虽然向以军发射了大量的反坦克导弹、RPG和迫击炮弹,但对“阿奇扎里特”并未构成严重的伤害。鉴于该车战场生存能力异常强大,以军甚至将易被击毁的M113全部撤出,军方认为这种做法能让伤亡数字降到最低。实战证明,“阿奇扎里特”的设计改装是成功的,在中东特殊的战场环境有极强的生命力,成为了以军士兵最为信赖的装甲战斗车辆。

自1948年建国,以色列面临极为严峻的国际环境,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机长时间存在。国家安全就成为以色列首要的关切点,他们的战争指导思想必须不断的随着战争形态的变化而改变。“阿奇扎里特”就是以军面对“低烈度战争”的时代产物,它虽然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但却成为了一代经典之作。从这个意义上讲,“阿奇扎里特”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废物利用”。诚然,以色列完全有能力再独立研发一种防护力和机动性都更强的装甲步战车,但是考虑到低烈度战场的实际需要,改装现有的装备意味着投入较低的成本,而强大的战场生存能力证明了“阿奇扎里特”具有非常高的效费比。

同样,中国59式坦克的升级产品59D也是基于宏观战略考量的产物。中国目前的战略环境,发生大规模陆战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但中国是一个陆权大国,这就决定了中国必须长期维持一个较大规模的装甲部队。59D坦克的优势在于装备成本低,能大规模改装,而且综合性能较59A相比有了大幅提升,基于体系化作战的环境下,可以一定程度上同周边国家的二代三代主站坦克相抗衡。这两项优势决定了它是适合中国目前国防实际需求的。新型99式和96式坦克虽然在技术指标上更突出,但由于价格高昂并不适合在短期内大规模列装。这也是59式坦克长期以来在解放军装甲部队大量存在的重要原因。通过以色列改装“阿奇扎里特”步战车和中国升级59式坦克可以说明,武器装备发展和使用的基本规律是:未必要用最贵最先进的,最能满足实际需要的才是最好的选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