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中军机在东海上空几乎交战是谣言还是事实?

每当日本国内选举开始前,总会有各种爆炸新闻的出现,但是今年的新闻有点奇怪。本次日本参议院选举,是改选日本参议院的一半议席。就是这一半议席现在还是在野党占优势,如果执政党这次选举获胜,就有三分之二的多数,与现在众议院的执政党三分之二的多数优势合起来,就可以有可能修改日本现有的宪法。但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与安倍首相吸取了之前几次选举失败的教训,在本次参议院选举前宣布竞选纲领时,完全不提安保,不提修宪,把自己的主张与目标完全隐藏了起来。这样做法也让对手找不到攻击对象,以及防止自民党本身可能会犯的错误。

政治家们不提,也不等于所有人一定不涉及这个话题。而会通过另一种形式炒作安全保障的话题。最近日本航空自卫队的一位退役的将领织田邦男,突然在日本网络上撰文,爆出一个重要的消息:本月日中两国的军机曾经在东海上空都有过战斗姿态,也就是只等对方有攻击意图,就可以开战的状态,最后日本航空自卫队开动自己防卫装置脱离战场。

日中军机在东海上空几乎交战是谣言还是事实?

在文章中,织田详细描写了这次交手的全过程。他首先认为中国军机出现是与中国海军在临接水域航行有关,为了配合这次航行,中国军机向南协同,这样就有了与日本军机紧急起飞对峙的情况发生。当时发生在公海上空,日本军机为了怕直接卷入战斗,在与中国军机对峙以后,打开了防止空空导弹的自我保护装置以后,迅速脱离战场上空。而这架紧急起飞的日本军机因为是从背后接近中国战机,才被对方认为有偷袭意图,所以中国军机会正面进行了战斗防御姿态,当日本战机见此情景,认为继续接近有发生战斗危险,最后打开自我保护装置,离开的这个空域。(双方的距离已经是非常接近)织田认为这是日本航空自卫队成立以来第一次接近实战的战斗状态。

织田邦男原来是日本航空自卫队的飞行员,2009年从航空支援集团司令官的岗位上退役。笔者对于他的文章有两个疑问,首先是如果发生紧急起飞,或者空中战斗的状态,日本防卫省将马上通报日本政府,以及日本国家安全委员会,日本国家安全委员会也会紧急召开会议讨论对策。

并且防卫省如果发生与其他国家军机有异常行动时,原则上是马上要公布。如:两年前,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舰船在与中国舰艇相遇时,日本方面指责中国开启火控雷达,当天日本防卫省就马上召开记者会,向日本媒体通报。如果东海上空有这样严重的作战状态,日本防卫省不公布,这个反而令人生疑。在记者提出疑问以后,日本政府发言人萩生田光一官房副长官这样回答问题:在日本飞机紧急升空时,两国飞机大概有些动作,双方没有战斗动作,也没有启动空空导弹。所以日本防卫省认为这个不是什么特别的动作,就没有公布。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发言人薛剑回答记者提问时这样回答:这样的内容完全捏造,这样的夸张,编造篡改事实,不利于两国解决相关的问题,也不利于两国关系改善的进程。

日中军机在东海上空几乎交战是谣言还是事实?

两个国家的官方机构都否认两个国家军机在东海上空有过军事接触,或者有过类似的战斗状态。如果日本政府要隐瞒,这是不符合日本方面的利益,因为双方军机在导弹有效范围内,如果处于战斗状态,就会空中战斗或者导弹的相互发射,这样的事态是非常危险。笔者认为,最有的可能性就是日本军机在紧急起飞后,是从背后接近中方战机的可能性很大,在实际战斗中背后接近,将被认为是危险动作,所以对方军机的战斗防卫是可能。而且所处区域是公海上空,都是各自宣布的防空识别区内,因此日本政府就没有大肆宣扬这个事件。

那么日本政府没有宣布,织田邦男这位已经是普通百姓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又怎么可以宣布出来呢?这就是第二个疑问。织田邦男1983年从日本防卫大学毕业,进入航空自卫队。航空自卫队是日本自卫队中最具有否定战后历史,否定日本失败的组织。包括前航空自卫队幕僚长田母神俊雄(最高责任人)在内,都有强硬的反对和平宪法立场。2009年前后,田母神俊雄等军人公开发表否认侵略历史的言论,质疑日本战后所采取的自主防卫的立场,被当时民主党政府认为,与日本政府立场不一致,要求他们立刻退役离开自卫队,当年的织田邦男也是这群人中的一位。

现在安倍首相的积极修改宪法第九条的态度,织田邦男这些人是非常赞成的,他们认为,中国军机接近,与在钓鱼岛水域出现就是触犯日本利益,日本航空自卫队要用“毅然”的态度对应。于是就有了这次用透露在钓鱼岛上空,日本军机“英勇”事迹的文章来配合自民党选举的举动。但是,他的做法不符合安倍首相的隐藏观点,不涉及安保问题的战略,结果他的“爆料”被日本政府否定。

虽然日本方面在4,5月份公布过日本航空自卫队紧急起飞的次数大幅度增加,但实际上,日本方面已经把原来驻扎在青森的航空中队飞机转场到冲绳,这样驻冲绳基地的日本军机数量大大增加,这也印证了日本军机起飞次数的增加的数据。未来在这个空域与海域,日中的舰艇,飞机相遇的次数会不断地增加,意图通过炒作某个孤立事件来向对方施压的时代已经过去,只有双方增加互信,建立一个有效的管控机制,才能使风险控制在最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