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转载新闻之前,说几句话。少数警察违法乱纪,暴力执法,打击报复,坑苦了,警察这个群体,坑哭了抛头颅洒热血的先贤 。

还有大部分的机关领导人,危机公关意思差,捂盖子,包庇!意识还处于上世纪,完全不知道现在网络“暴民”不是捂盖子能解决问题的!

男子派出所内蹊跷死亡(少数警察的违法乱纪,抹黑了警察这个群体)

6月22日上午11点左右,安徽合肥人陈义政被发现死于瑶海区公安分局方庙派出所1号询问室。去世的时候,他戴着手铐和脚镣,脖子上有一根绳子,且有明确勒痕。前街一号(ID:qianjieyihao)记者了解到,6月21日晚上11点左右,陈义政因为与他人发生口角被带进派出所。目前,陈义政还未进行尸检,死因不明。合肥市公安局已就此事向瑶海分局了解情况。

陈义政的爱人瞿女士回忆,6月21日晚上,他们夫妻邀请了孙礼亚、华峰等七八个人来到一家KTV聚会。10点左右,孙礼亚的妻子来找丈夫,要求他回家。但是,孙礼亚觉得没有尽兴,不愿意回家,于是两人发生了争吵和肢体冲突。其间,陈义政作为聚会的组织者,也和孙礼亚的妻子发生了争执。随后,孙礼亚的妻子报了警。

瞿女士对前街一号记者说,民警到达现场后,开始向陈了解情况。陈义政在回答民警问题的时候说了脏话,惹怒了民警。民警随即掐住了陈义政的脖子把他带回方庙派出所。和陈义政一起去派出所的,有瞿女士、华峰等四五个人。

“到了派出所,民警就开始整陈义政。”瞿女士说。陈义政首先被手铐锁在通往派出所生活区的铁门上,两三个民警在那掐陈义政。陈义政疼得大声喊叫,反抗。闻讯赶来的瞿女士提出了抗议,陈义政才被带进了1号询问室。在询问室里,陈义政不仅戴了手铐,还戴了脚镣。陈义政在询问室内情绪非常激动,和民警发生了激烈的口角。害怕丈夫吃亏的瞿女士曾经进入1号询问室,捂住丈夫的嘴,叮嘱他不要和民警起冲突,要隐忍。但是,随后她就被民警赶出了询问室。陈义政多次要求上厕所,也未被民警理睬。

对此过程,同时在派出所的华峰也予以证实。

6月22日凌晨3点多,除了陈义政的其他人都做完笔录离开了派出所。经过1号询问室时,瞿女士看到丈夫依然戴着手铐和脚镣。由于陈义政有糖尿病,不放心的瞿女士在清晨5点多 返回了派出所,给丈夫带了胰岛素和食品。但是,民警告诉他,必须要等到早上9点,派出所正式上班以后才能放她进去。在1号询问室外,透过玻璃,瞿女士和陈义政进行了简短的对话,陈义政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什么都不想吃。

瞿女士说,在派出所门口等了3个多小时以后,早上9点多,瞿女士终于进入了派出所。陈义政叮嘱她,让她和孙礼亚妻子商量,“让她撤诉,我好早点出来。”当时他脖子上还没有细线。瞿女士因为一夜未睡,随即在过道的椅子上睡着了。她没有想到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丈夫。中午11点多,瞿女士醒来,民警告诉她,陈义政的笔录还没有做好。她心中起疑,就冲进了1号询问室。她发现丈夫还戴着手铐和脚镣,头歪向一边,脖子上勒着一根细绳,“人看上去不行了。”瞿女士随后拨打了120,急救医生到现场检查后发现,陈义政已去世多时。

涉事民警已接受调查

6月28日下午,前街一号记者采访到合肥市公安局。公安局新闻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就此事正在向瑶海区分局了解情况。在瞿女士向记者提供的一段录音中,瑶海区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员汪先生和李先生确认,陈义政确实死于方庙派出所的1号询问室内。他们承认,陈义政去世前后,只有他一个人留在询问室内,没有民警或者协警在内,这是不符合规定的。对于涉事民警,警方已经展开了调查。“对此我们深表歉意,我们工作没有做到位。”对于陈义政家属提出要求查看监控录像的要求,两位工作人员予以拒绝。他们表示,目前案件在取证阶段,不方便向家属透露。

陈义政的女儿说,目前案件确实还在取证阶段,检察院还没有立案。父亲也还没有进行尸检,具体死因不明。

6月28日晚,前街一号记者了解到,当地检方已经介入调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