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战老兵杨振中:抱敌滚下山崖后差点被活埋

杨振中几次死里逃生。

抗战老兵杨振中:抱敌滚下山崖后差点被活埋

新四军三师九旅部队进行村落战训练

抗战老兵杨振中:抱敌滚下山崖后差点被活埋

在大反攻中,军民协同拆毁徐州至蚌埠间的铁路

抗战老兵杨振中:抱敌滚下山崖后差点被活埋

1943年初,新四军三师八旅在苏北阜宁县陈集全歼日寇一个加强中队后,战士们在缴获品前留影

14岁,杨振中成了新四军太行山支队120团的一名侦察员。

杨振中说不清自己的父亲是不是中共的地下工作者,但他知道父亲经常以行医为名在中共举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中活动。后来,父亲忽然被鬼子杀害了。

这个小孩子的情势也岌岌可危,鬼子放出风来:斩草要除根,抓住杨振中者赏300亩地外加3头骡子一头牛。

当晚新四军的人就赶来把杨振中接走了,杨还鼓动了村里3名年轻人一起参军。

那时,他还没有枪高。

14岁侦察员

汉奸看杨振中人小好欺负,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杨振中从小习武,早有格斗经验,他脑袋往后一磕,迅速掏出手枪将汉奸撂倒

河南东部杞县马窑村的这个小小少年,对日军的仇恨不止来自父亲的死亡,他目睹了本家的一个爷爷和一个哥哥被鬼子开枪打死。而他自己,则被鬼子用一根麻绳拴住了生殖器,绳子的另一端系在一只山羊的尾巴上,在不断驱赶山羊向前蹦跳的过程中鬼子获得了快乐,在疼痛中,倔强的杨振中对鬼子只有了仇恨。

在正式参加新四军前的两年里,杨振中经常领着村里的小伙伴到大路上挖绊马洞。这种洞深50厘米,直径20厘米,他们在一小段路上密集地挖上几十个,然后再拉开覆以伪装。日军出来扫荡时,往往被这些洞别断了马腿。后来,鬼子骑马只好挑路边走。

作为一个侦察员,需要足够灵活的机智。1944年秋天,杨振中跟另外两个侦察员一起去杞县城北淹古集侦察敌情,在完成任务返回途中,他们在集镇上遇到一个汉奸,三个人相互使了个眼色,没想到一下子被这个汉奸看出了破绽。汉奸看杨振中人小好欺负,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杨振中从小习武,早有格斗经验,他脑袋往后一磕,迅速掏出手枪将汉奸撂倒。枪声一响,集市大乱,三个人一气跑了8里路才算摆脱了危险。

有一次,鬼子和伪军到附近一个村庄抢粮。杨振中一个人去侦察敌情,他在村口观察到了敌人的数量和武器装备,还看到鬼子因找不到粮食,用刺刀挑死了老人、妇女、孩子30多人。他正打算离开时,正好一个汉奸追逮一只羊跑到身边,他忙帮着汉奸追羊,三跑两转,就出了村子。杨迅速返回部队驻地,汇报了敌情,120团迅速出击,打死打伤了不少鬼子和伪军。

还有一次,他化装成一个汉奸的亲戚,骑着一匹马到一个据点摸情况。刚到炮楼下面,被敌人看出了破绽,炮楼上的机枪就打开了,杨振中拍马就跑,好不容易才逃脱了敌人的追赶。

“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侦察员经常会化装成汉奸。”杨振中说,这时他们会骑着自行车,敞着怀,斜挎一把手枪。如果上级通知一个月别洗脸,那肯定是化装成乞丐,如果通知不要理发,那十有八九是要装扮成商人。

在侦察员的生涯中,杨振中练就了精准的枪法,一溜10块砖头,夜间用手电随机照任何一块,他抬手开枪即碎。

伏击恶阳岗

杨振中刚一起身,一颗子弹就从他的右膝下穿过。他看了一下周围,才发现全是战士们的尸体。他爬到副连长跟前,看到副连长的头被打烂了

1945年秋天,鬼子投降在即。事实上,从前一年的1月1日,中共中央北方局就发出《关于1944年的方针》。此后,八路军、新四军对日伪军相继发起春季攻势和秋季攻势,各根据地军民不断歼灭日伪军,攻克敌军据点,开辟了一些新的抗日根据地。

7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训军队的指示》。我军经过练兵运动,进一步加强了组织性和纪律性,增强了团结,提高了战术、技术水平。

1945年4月23日-6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会议号召解放区军民实行军事战略转变和准备全面反攻。

新四军太行山支队部署由30团围打恶阳岗的炮楼,战斗打响之后,杞县的敌人必定会派兵增援,120团埋伏在大路上伏击增援之敌。战斗的前一天晚上,120团就赶往埋伏地点,两个营主打,一个营在后面做预备队。战士们埋伏在10里长的大路两边。

16岁的杨振中也跟着部队去打埋伏,他想在战场上缴获一支枪,从而立功受奖。杨在一个连队的埋伏地点趴下来,战士们把地面挖低,将挖出的土堆在面前,就算是掩体了。“如果鬼子是开着汽车来,他们在车上是能够看到路边有人打埋伏的。”杨振中说,战士们都把裤腿扎上了,以防昆虫爬入。当时高粱还没有成熟,才长到一人高。

“打埋伏是最苦的,有时埋伏两三天才能等到敌人。敌人有时会打冷枪进行侦察,被冷枪打伤后还要忍着一声不能吭。”杨振中说。

第二天早晨,30团开始攻击恶阳岗炮楼。驻守杞县县城的敌人闻讯赶来增援,9点钟左右,明亮的太阳升起很高了,杨振中看到鬼子进了伏击圈,前面走着30多个伪军。

敌人进到伏击圈一段距离后,一声令下,120团的战士们开始攻击。鬼子就卧倒还击,杨振中听到“歪把子”机枪哒哒哒地响起来。

杨离敌人有50米左右,这个距离是比较适合新四军进行战斗的,距离太近鬼子的小炮派不上用场,而120团的战士们却可以用手榴弹杀伤较多的敌人。

然而,120团的伤亡仍很大。杨振中只有一支勃朗宁手枪,战斗打响后他一直在观察,后来他发现身边活着的人越来越少,火力也弱下来。

趴在他附近的副连长突然不动了。“我以为他负伤了,就去救他”,然而,杨振中刚一起身,一颗子弹就从他的右膝下穿过。他躺倒在地,赶紧从随身带的药包里掏出绷带把伤口缠起来。包扎完毕后,他没有感到伤口疼痛,只是觉得麻木。

杨仍试图去救助副连长,他看了一下周围,才发现全是战士们的尸体。他从一枝步枪上取下刺刀,然后把帽子挑在上面,刚一举起来,帽子就被打穿了。杨趁机迅速爬到副连长跟前,看到副连长的头被打烂了。

杨振中拿过副连长的枪,向鬼子射击。后来,他发现连队的机枪哑了。机枪架在路边沟沿上,他一骨碌滚到沟里,只见机枪手和弹药手都死了。他抱住机枪打起来,当即看到几个鬼子躺倒不动了。一梭子打完,他去取弹夹,扯了几个却没扯动。

“一边去。”杨身边的一个通讯员一把将他推开,并迅速换上了弹夹,继续射击。杨振中赶忙将弹药手身上的子弹袋拿下来,摆在沟沿上。他正在接着找子弹时,看到通讯员头一歪趴在枪上不动了。

杨振中把战友的遗体挪开,当起了机枪手。

阵地白刃战

杨振中用枪把对方的枪压下来,但力度没有掌握好,鬼子的刺刀一下子戳在他的左腿骨上,杨忍着疼一枪刺在敌人的肚子上

这次伏击战及恶阳岗的围攻一直打到下午,新四军共消灭了300多日军及1000余伪军,自己也战死近两个营的兵力。

在这次战斗后,因受伤不下火线并二次负伤,杨振中获得了一等功。16岁的少年成为全团羡慕的对象。

在跟鬼子拼刺刀时,杨振中又一次负伤。

杨振中在机枪手的位置上并没有打很久,子弹就打光了。他又把死去战友的枪和子弹收集起来,继续打。

战斗进行到尾声时,双方死伤都很严重。十几个鬼子冲过来,杨振中跟所剩不多的战友迎了上去。白刃战开始了。

一开始双方都没有找到单独的拼杀对象,杨用步枪一阵乱扎。这时,一个鬼子找准了他,杨尚嫌稚嫩的脸庞使鬼子忘记了拼刺刀的大忌,鬼子首先一枪刺过来,嘴里还“嗄嗄”叫着。

杨振中用枪把对方的枪压下来,但力度没有掌握好,鬼子的刺刀一下子戳在他的左腿迎面骨上,杨忍着疼一枪刺在对面敌人的肚子上,鬼子叫了一声倒下去,但随着他的翻转,刺在杨腿上的刺刀把杨的迎面骨别得裂开了。

伏击战结束后,杨振中和战友抓住8个鬼子俘虏,其中三个拒不投降,又抓又咬,被杀掉了。120团的很多伤员也因为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死亡,虽然路边地里就有老百姓种的瓜,但没人敢吃,严格的军纪使一些伤员死于干渴。

120团结束战斗后迅速去增援恶阳岗的30团。因为120团打仗威名远扬,恶阳岗很快就被攻下来。

杨被送往医院治伤。由于当时医药很差,杨振中右腿处的伤口化脓,蛆虫乱爬,经过一个月,腿伤才好。此时的他并不知道,不久后他将与死神擦肩而过。

抱敌落山崖

一颗子弹穿透钢盔后,嵌在了杨的眉骨之间。杨振中在头上缠了厚厚一圈绷带。后来,这些绷带使得他的脑袋免于摔烂

当杨振中还只能一瘸一拐地走路时,团机关被敌人包围了。这个时候,120团已经离开河南杞县,在一片山地活动。

团机关紧急转移,留下一个连的兵力来掩护突围。在战斗中,杨振中的脑门上中了一枪,幸亏在战斗开始前他捡了一个钢盔戴上,子弹穿透钢盔后,嵌在了杨的眉骨之间,只留一点点露在皮肉外。

一个战友用手去拔那枚子弹,但因无处用力怎么也拔不出。最后,战友用牙咬住子弹尾部,才算拔出子弹。杨振中在头上缠了厚厚一圈绷带。后来,这些绷带使得他的脑袋免于摔烂。

一连人顶不住敌人的进攻,且战且退,逐渐被敌人逼到了一座山头上。打到最后,子弹没有,只剩下手榴弹。大家一商量,决定由8名伤员掩护其他人从后山撤退。与陡峭的前山相比。后山是平缓的坡道。

山头易守难攻。8名伤员把自己隐蔽起来,静待敌人爬上来。杨振中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手握一枚手榴弹。他的打算是:只要鬼子一上来,就用手榴弹打下去;如果不行,就拉响手榴弹,死也不当俘虏。

就这样,三四个敌人都被他用手榴弹打了下去。但到后来,爬上来的敌人越来越多,8个伤员根本顶不住了。

杨振中忽然被一个敌人从后面抱住了,杨奋力一转身,跟他转了个面对面,他没看清对方是日本鬼子还是伪军,两人都用力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在争斗中,两人抱着滚下了山崖。

杨振中没有摔死,是对手在下面先着的地,头摔得稀烂。杨压在他身上,缠着绷带的头碰在对手的头上。杨振中相信如果没有厚厚的绷带保护,这一摔一定会没命。

其他七名伤员在与鬼子和伪军的搏斗中全部战死。杨振中在摔下后,也很快陷入了昏迷。

60年后再来回忆当时获救的情形,杨振中的描述带着一丝戏剧性。鬼子和伪军退走后,中共地方人员来打扫战场,掩埋战友尸体。杨振中与其他阵亡者的遗体一起被裹以白布,两头扎紧,并在中间缠绕几道。在挖好了坑埋尸时,一位同志注意到一具尸体头部的白布在微微颤动,难道还有人活着?另一个同志不在意地说,是风吹的吧。那位细心的同志将白布解开,一试尸体的鼻子,“还有气,活着”。

“如果当时把我的呼吸当风吹动白布,那我就给活埋了。”杨振中说。

杨被迅速进行了简单的医治,而后送到了后方的医院。头部的伤给杨振中后来的战斗与生活带来了相当大的痛苦,“脑内金属异物后遗发作性癫痫”经常折磨他。

经过了半年的治疗,杨振中出院归队。这时,鬼子已经投降了。

新四军俘虏日军最多的战斗

1944年3月5日至13日,新四军第1师兼苏中军区在江苏省淮安县车桥镇对日伪军进行攻势作战。车桥驻有日军第65师团第72旅团两个分队、伪军1个大队600余人。

据点围墙高约1.5至1.7米,外壕宽约1.5米,水深近3米,碉堡50余座,一、二、三层火力交织,还有隐蔽堡封锁地面,易守难攻。第1师兼苏中军区决定以第7团担任主攻,第1团和第3军分区特务营、泰州独立团1个营担任对淮阴、淮安方向的警戒及打援任务,第52团及江都独立团、高邮独立团各1个营担任对淮安、曹甸、宝应方向的警戒及打援任务。为隐蔽战役意图,主力向湖垛(今建湖县城)作佯攻姿态。

3月3日午后,主力分南北两路对车桥实行远距离奔袭,5日凌晨1时50分乘夜深发动偷袭,25分钟内即突破围墙,占领全部街道。接着,战斗向纵深发展。敌负隅顽抗,实行反冲锋。新四军英勇战斗,用手榴弹、刺刀、火炮向敌攻击。经20个小时激战,攻占车桥,夺取敌碉堡53座。

5日下午3时,敌240余人分乘汽车7辆前往增援,陷入新四军预设地雷阵,死伤60余人,残敌退回韩庄。下午4时,敌第二批增援部队100余人前来,与第一批残敌会合。5时30分,第三批增援之敌100余人又窜至韩庄。

天黑后,敌两度以偷摸动作向新四军阵地袭扰,均被击退。晚上8时许,敌又集结主力猛攻,新四军从敌侧背进行反击,白刃搏斗,刺死敌60余人。当晚10时,新四军各部发动攻击,激战至6日凌晨2时,先后将敌人大部歼灭。

下午3时左右,敌第四批增援部队120余人,乘汽车两辆,进至小王庄、韩庄之线。以后第五批援军又蜂拥而来。新四军调集部队准备分两路向猬集韩庄之敌进攻。敌仓皇撤退。至13日,日伪军从淮安、宝应地区10余处据点全部撤走,该地区为新四军所解放。

此次战役取得了攻坚、打援的胜利,击毙日军大队长山泽大佐以下官兵383人、伪军官兵212人(内军官29人),伤日军官兵58人、伪军官兵103人,俘日军中尉山本一三以下24人、伪军官兵168人,缴获92步兵炮1门、重机枪1挺、轻机枪两挺、步枪242支、短枪19支等。新四军亡排长7人、战士46人,伤连长3人、排长8人、战士174人。

八路军总政治部宣传部编著的《抗战八年来的八路军新四军》一书称:“在抗战史上,这是1944年以前在一次战役中俘日军最多的一次。”

老兵档案:

1929年生于河南杞县马窑村

1941年7月14岁参加新四军太行山支队120团

1943年荣立一等功一次

1948年参加淮海战役

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

在军旅生涯中共立大功、一等功、二等功各一次,三等功两次

1957年转业到河南平顶山工作

1990年离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