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人抓到我后,用烙铁烧我……他们把我们和牛马一起统称为苦力。”85岁的刘贵平,说着就把右手衣袖卷起,露出一大块陈年伤疤,“这伤疤70多年了,每逢天气变化,就会疼!”

今年5月19日下午,湖南省邵东县九龙岭镇白鹤村一个高高的山坡上,刘贵平家三间低矮陈旧的土砖房在阳光的照射下,安静而清幽。50岁的刘海林担心父亲讲不清楚当年的故事,特意放下生意从武冈市赶回来。“老人家年纪大了,情绪容易激动。”刘海林介绍,父亲刘贵平15岁就在家乡参加民团抗日,后来又参加了湘西会战,“他身上的多处伤痕就是证明。 ”

从邵东县城驱车40多分钟,到达刘家后,刘贵平正在后山忙碌着,刘海平的母亲见来了客人,对着后山喊了一句,不久,裤脚扎到膝盖、肩扛锄头的刘贵平出现在记者面前。

刚刚坐定,刘贵平就自顾自地讲起他的故事。

一家三兄弟投身抗日

年事已高的刘贵平有些耳背。他打开话头后,就会顺着自己的思路不停地往下讲。

“1944年,我参加了清木乡民团,成了一名通信员。”刘贵平说,自己的舅舅贺渡(音)是黄埔军校学生,其时是71军的一个旅长,驻防邵阳,在他的帮助下,小小年纪的自己加入了民团,而他的两个已成年的哥哥也加入了正规部队,投身抗日。“我大伯解放后不久就去世了,二伯现在还住在武冈,不过年事已高,很多东西都记不清了。”刘海林告诉记者。

做了两个月通信员后,刘贵平便作为外围力量,随同整个民团移往雪峰山地区,参加湘西会战。

“1945年5月,清木乡民团接到宝庆府警备司令部的通知,有小股被打散的日军,约30人流窜至清木乡境内,要民团组织抗击。”刘贵平慢慢说道,得到消息后,民团开始在清木乡境内寻找日军,“最开始,是一个叫何顺堂(音)的人的老婆发现了鬼子,她准备去报信,结果被鬼子强*害,日本侵略军真是恶得狠哪!”

说到这时,刘贵平站起身来,手指向屋场南面的一个远山,“那个地方叫罗浮岭(音),大地名叫袁家屋场,当时是清木乡十二保白合村、五一村的地界,民团营长带领100多人在那里拦截到日军,并发生了激烈的交火,民团当场打死了3个日本兵,打伤了20多人。”

被抓后将鬼子打到塘里

这场战斗很快结束,而年纪太小的刘贵平不幸被日军抓住,“被抓后,鬼子用烧红的烙铁烫我,要我投降,跟他们走。我当时走在前面,鬼子走在后面,在走到一个叫羊禾坑(音)的地方,我瞅准了一个机会,把押我的一个鬼子撂到了塘里……”随后凭着对地形的熟悉,刘贵平很快逃进了附近的大山里。

几经周折,刘贵平再次回到民团,同年5月,已经16岁的刘贵平随民团前往雪峰山下,参加湘西会战。1945年5月后,刘贵平虽然只有16岁,但已经成为国民党71军4204部队的一名战士,成为了正规军人。1947年7月,刘贵平随部队开往长沙。

“我后来加入了陈明仁的部队,在长沙参加了起义,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对于自己从军生涯的这个转变,刘贵平非常看重,说到这一节时,他从屋里找出一个里三层外三层的塑料袋,一层一层地打开,露出一本起义投诚人员证明书的小册子。老人激动地把小册子给记者看。

刘海林说,父亲起义投诚后不久,就复员回到农村老家,娶妻生子,“但由于历史的原因,老人家吃了很多苦。现在政策好了,民政局每年都还会给父亲发放一定的补助金……”

登记在册的老兵只剩一个

邵东县曾是湘中抗战的重要战场,至今仍有抗战老兵散布在乡间。

近日记者从邵东县民政局副局长王荣处获悉,2010年,邵东县登记在册、并按照抗战胜利65周年中央相关政策发放3000元补贴的老兵共有7人,但现在仍健在的只剩一位了。

邵东县委统战部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县里没有专门就抗战老兵做过统一调查,但有一份邵东县黄埔同学会的名单,共登记有10人,参加过抗战的至少占一半以上。但到今年,黄埔同学会的老人也只有一位在世了。

而来自邵东当地民间组织邵东县义工联的调查显示,目前仍然健在的老兵还有两三位,但他们的信息不在民政局的登记册中。

邵东县义工联近年来将关爱抗战老兵作为一项主要工作,一些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老兵,在志愿者的走访中逐渐被发现,“很多老人都不愿提及那段历史,所以他们的子女也很少知道,政府有关部门登记的数据应该还不是全部的数据。”

最近,邵东县义工联的志愿者前往邵东县牛马司镇水井村六组,看望了90岁的抗战老兵傅俊华。

傅华俊出生于1924年2月,1942年18岁时,被征入伍,成为十一集团军宋希濂部队的一名士兵。部队驻军龙陵时,傅华俊在一次外出执行任务中,与战友抓获了两名日本兵。

之后,傅华俊随部队进入缅甸参加战斗,1945年回到国内。“现在,老人家思路还比较清晰,大声说话也能听得见!”傅俊华的孙子告诉记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