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乐不思蜀的“野小子”

1901年,八国联军强迫中国清政府签定屈辱的《辛丑条约》,给予美、英、法、德、俄、日本和意大利在京津地区驻兵的权利。到1925年,美国驻北京公使馆的卫队已有450-500名海军陆战队员,拥有6门火炮,是北京规模最大的外国部队。除了这支部队外,美国还在天津、秦皇岛驻扎了陆战队。秦皇岛是美国从菲律宾向驻华北的陆战队提供物资的重要港口。另外,从1927年直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在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也驻扎了一支陆战队,即著名的陆战第4团,其任务是保卫美国驻华人员的安全,维护美国在华利益。

这些被称为“野小子”的美国陆战队员到处寻欢作乐,催生了一些畸形繁荣的区域。20世纪20-30年代,天津英美公共租界区的小白楼一带出现了为美国大兵服务的各种生意场所,酒吧、舞厅、妓院等等一应俱全。由于这些美国大兵纵酒寻欢消魂后倾囊而去,嗜利的人们便把小白楼一带看成是生财宝地。不同行业的大小商店应运而生,促使这一地区迅速繁荣起来。每到夜晚,小白楼一带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特别是1917年苏俄“十月革命”后,大批白俄拥进天津租界区。许多美国陆战队员为了少花钱就在当地讨俄国老婆,不少人甚至拒绝上司移防的要求。

夹缝里的“泥足巨人”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日民族对立升级。美国在海军陆战队主要帮助外国使团维持一个安全区域。1937年8月13日,日军以2名日本兵因擅闯虹桥机场而被中国保安部队击毙的事件为借口,悍然向中国驻上海守军发动进攻。凇沪抗战爆发。美国陆战队第4团指挥官查尔斯.F.B.普莱斯上校面见美国驻沪总领事克拉伦斯.高斯和英国驻沪部队总司令斯莫里特少将,寻求采取必要的行动方案。最后,普莱斯接到了美国亚洲舰队司令雅内尔上将的命令。上将告诉普莱斯,按照规定,中日部队不得进入公共租界区。一旦有外国军队试图闯入公共租界,美国陆战队将可以使用武力。

中国军队虽然英勇抗击,但还是在1937年12月中旬被迫撤出上海。公共租界及邻近得法国租界被日军分割成一个个“孤岛”。由于租界当局奉行中立政策,英美在上海的租界地没有受到日军的公开侵犯。在租界的掩护下,中国政府人员也可在租界内自由活动。中国海关、邮局、电信、银行等部门照常工作,爱国的中国报社也在租界内不断出版宣传抗日的报纸,日本人恨得咬牙切齿但却没有办法。

急于征服中国的日本人试图取得这些租界的控制权,但他们知道,任何公然入侵都将导致日本过早地与英美开战,于是转而采取一系列对抗举动来制造紧张气氛,从此外国人在华的日子便不好过了。1937年12月12日,日本飞机轰炸并击沉了美国炮艇“班乃”号,造成两死多伤的事件。美国人异常愤怒,但美国长期奉行孤立主义,再加上日本紧跟着就道歉赔款,所以双方的武装冲突没有出现。

虽然危机过去了,但基本矛盾仍然存在,美国应如何帮助中国反击日本的野蛮侵略?面对坚持孤立主义政策的美国国会,罗斯福总统巧妙地绕了一个“弯子”。他拒绝承认中日间正在进行战争。由于中日双方都未正式宣战,罗斯福可以自由地向中国提供武器,仅1938年美国提供的武器价值就达900万美元,这不仅对中国国民政府是雪中送碳,对美国经济也大有好处。然而,这却让美国驻华陆战队的日子更加难熬了。

1937年12月,日本宣布将在公共租界举行一场胜利游行。在游行期间,一名中国人向日本游行队伍投掷一枚手雷,炸死3人。虽然这名袭击者被当场枪杀,但日本人却以此为借口要在租界内搜查刺客,最后又宣称为了维护秩序,他们要控制这些租界区。普莱斯毫不含糊的予以拒绝。像往常一样,危机很快过去,但身在上海这坐城市里,每个陆战队员都神情紧张,准备迎接下一个挑战。

1939年,哈特上将接替雅内尔上将担任美国亚洲舰队司令。出于对处于兵力劣势的美军安全的担心,他命令舰队撤出上海。昔日强大一时的亚洲舰队只留下几艘炮艇在上海,隶属美国长江巡逻队。1940年1月3日,派克上校取代普莱斯,担任第4团的新团长。在此期间,国民党除奸队和日伪特务在公共租界街头巷尾大打“游击战”。美国海军陆战队像当地警察一样疲于奔命。派克面临着一系列棘手的军事外交和安全问题,不过他得到长江巡逻队指挥官格拉福德少将的坚定支持。

到1939年欧洲战事爆发,驻上海的1000名美陆战队员所面临的形势更加难以琢磨。过去,一旦日本人试图挑战美国陆战队的权威,会有他国援兵前来支援,但如今整个国际局势一团糟,谁也顾不上谁。当时,意大利尚在上海拥有750名全副武装的步兵,但由于墨索里尼政府与日本打得火热,他们不可能为美国火中取栗。法国倒有4000名军人,可在1940年6月亲德的维希政权建立后,这支部队也靠不住了。剩下只有英国,但随着欧洲战线吃紧,其仅有的一点兵力也于1940年8月26日撤出上海。一旦美日檫出火花,1000号美国人马将在上海与近50万人的日本军队对抗。因此,一名美国陆战队员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在上海的外国部队中,我们的队伍是最强大的,但却是毫无意义的”武装人质“。

制止日本人的阴谋

1940年7月初,卢沟桥事变爆发3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上海公共租界进入全面戒备。谁也搞不清楚不怀好意的日本占领军会有什么阴谋。果然,令人紧张的消息传来。日本“支那派遣军“司令西尾寿造执意造访公共租界。作为访问活动的一部分,他要在租界内的中国宾馆举行一次记者招待会,但等到访问当天,西尾寿造又突然改变主意,坚持把招待会地点改为在静安公园,这里刚好是陆战第4团的防区,这让派克和他的陆战队员们明显感到了压力。

7月7日,派克接到租界工部局的紧急电话,请求立即支援在静安公园维持秩序的巡捕。派克马上将利尔中校和25名陆战队员赶往泡井路(音)执勤。当他们抵达时,发现有16名日本人在公园附近走来走去。他们不仅举止可疑,而且每个人似乎都带有武器。这伙人极有可能就是日本军人。形势紧迫,美国人必须马上作出决断,因为任何大规模冲突都必将引起国际反响。

陆战队员们故意装出不感兴趣的样子,一下子迷惑了日本人,让他们放松了警惕。乘他们不注意,在指挥员下令后,所有陆战队员扑向了日本人。很快,所有日本人被制服,并被带到了位于海防路的陆战4团司令部,其中一名日本人英语很好,最后承认说他们是先遣队,其任务是保护来访的日本将军的安全。

无论怎样,日本人此举明显违背了公共租界的规定:当日军进入或穿过陆战队把守的区域时,必须提前24小时通知并得到批准。很快,派克把电话打到日本宪兵司令部:假如日本宪兵能够确认这伙人的身份,那么他们将被释放,否则这些日本人将被控告非法携带武器。

正当审讯进行时,被关起来的日本人见只有一个陆战队员把守大门,便起了逃跑的歹念。他们大叫:“我们是日本帝国军官。你们没有权利囚禁我们。”这名美国陆战队员很快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不能容许他们逃跑,但他也没法使用致命性武器。于是他将步枪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赤手空拳对付企图逃跑的日本人。在混战中,4名日本人被击倒,其中3人被打掉了门牙,他们再也不敢逃跑了。不久,日本宪兵队长三浦来到陆战4团司令部,与派克进行了紧急磋商。在接受日本人的道歉后,派克释放了这些日本人。

可日本人的阴谋并没有因此终止。派克的手下很快又在租界里抓到了3名可疑的中国人。审问发现,这些人来自当时被日本殖民统治的台湾,他们都携带有手枪和手榴弹。他们承认自己是受宪兵队长三浦的指挥,奉命在静安公园行刺西尾寿造。被美国陆战队前面抓住的16名日本人就是来帮助他们的。届时他们将制造现场混乱,这3名台湾人将伺机行刺。一旦西尾寿造被刺伤或刺死,日本将利用这次事件把部队大举开进公共租界。听起来匪夷所思,但试想日本人此前处心积虑的想关闭公共租界也就不难理解了。

1940年9月,日本逼迫法国维希政府允许其占领印度支那北部,并与德意签定了轴心国条约。日本与美国的直接冲突一触即发。1941年7月24日,日本大举开进印度支那南部。作为报复,美国宣布队日实施贸易制裁。罗斯福希望日本能够悬崖勒马,减缓在印度支那乃至中国的侵略,但更加激怒了日本军国主义分子。

1941年5月,陆战4团指挥官派克被霍华德上校替代。鉴于情况越来越复杂,霍华德很快得出结论:所有陆战队员包括其他美军应该迅速撤离日本占领区。美国长江巡逻队指挥官格拉福德同意了他的观点,但意见报上去后,美国驻上海总领事和美国驻重庆大使却意见不一,最后事情一直拖到11月,美国政府才同意大部分军人和家属撤离中国。陆战4团分批撤出上海。1941年11月27日,第二营以及司令部近半数人马、勤务连、团医院乘“麦迪逊总统”号客轮离开上海。11月28日是一个难过的日子,霍华德率众徒步离开了军营。许多中国人挥舞着中国和美国国旗,站在南京路上进行欢送,还有好多人纷纷将礼物赠送给即将离去的陆战队员们。美国海军陆战队在中国的历史将画上一个句号。最后一批陆战4团的陆战队员乘“麦迪逊总统”号来到了菲律宾,但随着1942年5月菲律宾的沦陷,陆战4团官兵绝大多数成为了战俘。

北京猿人化石失踪

不过故事并未结束,当陆战4团官兵离开上海时,在遥远的华北,仍然有203名美海军陆战队员驻扎在北平、天津和秦皇岛,负责保护美国外交机构和侨民。自从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堪称中国国宝的北京猿人化石便存放在美国人主持的北平协和医院。1941年初,随着美日关系趋于紧张,远在重庆的国民政府决定将北京猿人化石转移到美国本土暂时保管。经多次交涉,中美双方就此?,指令美国驻北平公使馆负责转运事宜。11月20日,协和医院奉命将化石秘密装箱。全部化石分装在两只大木箱内,由美国公使馆运送至位于天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总部,指令美军上校阿舒尔斯特负责押运。

阿舒尔斯特命令士兵将两只木箱改装到美军专用标准化箱里,等候装船。按照原订计划,12月11日“哈里逊总统“号轮船将由上海抵达秦皇岛,然后由秦皇岛驶往美国。美国海军陆战队军医福莱受上校之命,将标准化箱连同他个人的行李共24箱由北京押运至秦皇岛霍尔坎伯美军兵营。福莱将要护送这批化石安全抵达美国。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驻天津陆战队负责人怀特于12月8日收到紧急消息说日本刚刚偷袭了珍珠港。很快,日本要求驻天津和秦皇岛的美海军陆战队在当日13时投降。在接到来自北平公使馆的许可后,美海军陆战队驻中国最后一支部队宣布投降。这对路战队来说的确是枯涩的感觉。他们的传统是不战斗决不投降。但此时他们别无选择。

(转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