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跟吴建民有过一次近距离接触,总体感觉是无知且傲慢无礼,心胸狭隘。在一次“中欧社会论坛”上,我因为质疑其中的一些问题,吴恼羞成怒,当着一位法国前领导人的面将我送他的《2030肢解中国》(C形包围)一书扔到很远的地方,怒气冲冲地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说“你不同意不重要”。吴说:“按你的观点,好像中国的外交只能为中国的利益服务”。我立即反问:“这我就不理解了,中国的外交不为中国的利益服务,为谁的利益服务呢?”吴摇头。我又问:“那为美国的利益服务?”吴摇头。我接着问:“那为欧洲的利益服务?”吴还是摇头。我出手指问:今天你必须给我讲清楚,中国外交到底应该为谁的利益服务!吴无语望天。多元时代,应当包容多种声音和观点。但吴却将不同意他观点的人一律归为极端。今吴已死,了此一案。死者为大,从此我也少说这回事了。愿吴先生安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