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周德宇

这学期有一次去旁听一个师兄给本科学生上的国关理论课,想学习点当助教的经验,没想到却碰见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我们应当让俄罗斯占领叙利亚”

这堂课上,师兄让学生们分成三组,分别根据现实主义、自由主义和建构主义的理论进行讨论,然后做出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政策建议。轮到自由主义那一组发言的时候,学生就说:“根据自由主义的理论,我们的政策就应该是尽可能推广民主,那么既然俄罗斯是一个民主国家,又是北约成员国,那么我们应当让俄罗斯占领叙利亚……”

可怜的师兄当时就楞在那儿了,大概对这些学生能够在短短一句话中就浓缩如此多的槽点而感到震惊,缓了好一阵儿才跟那帮孩子们说清楚到底哪里有问题。

我一开头以为这不过是个别现象,后来跟其他同学一讨论,发现他们旁听的课上也经常能够听到本科生们对俄罗斯的惊人看法,这才感到好像哪里不太对头。

这种不对头的感觉同样发生在了我的博士学习中。

某一天的课上谈到了金利卡(Kymlicka)的多元文化主义,按照他的理论,如果一个民族对内限制本民族成员的自由,那么该民族所属的国家应当进行干涉以保障国民的自由。但是,一个国家最好不要去干涉另一个国家的民族事务,因为这种跨主权的干涉可能会带来更大的问题。课堂讨论中大家开始谈起了西藏问题。他们承认西藏当年的农奴制是违背自由原则的,但是又认为共产党占领西藏是“帝国主义侵略”,所以焦点问题就变成了,当时西藏究竟有没有独立的主权。

讨论到这里,我只好先是跟大家讲了一遍历史,接着就很好奇地问我的美国同学们:“如果我们类比一下美国内战,当年南方既然合理合法地宣布自己独立了,是不是也要把北方视为外来入侵者呢?”

于是全场的气氛瞬间奇怪了。

然后班里的另外一个中国人还有日本人开始补刀,跟大家普及当年美国宪法是如何赋予了南方脱离联邦的神圣权利以及南方邦联的独立和完整为何不可侵犯……

美国同学们要么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在说什么,要么是一脸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谁能想得到呢?”

其实黑美国人民的无知已经不是很新鲜了,但我始料未及的是,自己会在这样一群应当算是未来的美国精英中见识到这样的无知。我更预料不到的是,他们不光是对遥远的国家遥远的历史一无所知,甚至连近在眼前的美国社会都看不清楚。

我们系里那些研究美国政治的老师,谈起特朗普,一直都是变着法儿地黑,说他肯定蹦跶不了几天,一到党内初选就得跪。我当时又跟一个研究美国大选多年的同学详细地聊起特朗普,他也斩钉截铁地跟我说:“不用担心,特朗普的这些民调一点意义都没有,大家就是像你我这样图个乐呵看个热闹,一到初选,大家肯定就不会投他的票了……等到了三月份你就知道我说的是对的了。”我当时想:好吧,那我就信你一回,谁叫美国政治,特别是选举政治,已经是政治学中最科学最精确的领域了呢。

当然,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等到特朗普的提名十拿九稳的时候,我又去问那个同学,他就一脸郁闷地跟我说:“这不能怪我,谁能想得到呢?本来模型的预测是没问题的,可是没想到这一次突然多了一堆从来不投票的选民去投特朗普,这些人本来就不在我们的模型里,所以……”

我当时没有问出口的话是:所以你们就直接无视了他们?

后来我有一天真的去参加了特朗普的集会,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是不是真的有一些真知灼见。过程其实挺让人失望的,因为特朗普其实根本没讲什么东西,只会反复念叨一个词:“工作。”什么问题都是因为没工作造成的,什么问题都可以靠工作来解决。中间有一个学生问特朗普:“你说我们要禁止中国的产品进来,那大家上哪儿去买廉价的商品呢?”特朗普就说:“没关系啊,虽然东西贵了,可是大家有了工作,钱也就多了,也就买的起商品了,大家说对不对啊?”

全场掌声雷动,纷纷为特朗普机智的回答点赞。

当然,特朗普也没忘了再次怒斥一遍中国,“你们要知道!是中国人抢走了我们的工作!工作!工作!”

全场又是一阵山呼海啸,只有我紧张地缩在自己位子上,生怕愤怒的美国群众把我打死。整场集会,特朗普的那些话其实都没什么道理,他自己也懒得讲道理。但是特朗普所点燃的那些愤怒是实实在在的。我第一次感受到,在我生活的地方,有那么多的普通人,他们这样恨中国人。

集会之后的第二天我跟班里的一个美国同学吃饭,他听了我前一天的遭遇之后非常震惊,很难过地跟我说:“天啊,太对不起了。”我说没什么,这又不是你的错。他却坚持说:“但是我要替我的国家向你道歉。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国家有这么多的人都疯了……”

尽管我有些感动,但是仍然有一个想法没好意思问出口:那么多的美国同胞,你这样黑他们,真的好吗?

我其实非常感激我的同学和老师们这些自由派、民主党、或者有的时候被嘲笑为“白左”的这群人,没有他们所坚持的“政治正确”,我一个亚裔在美国的生存环境大概比现在还要恶劣百倍。但是光有立场没有用。他们只有立场没有知识,而无知并不是力量。问题不在于我的老师和同学们用了什么错误的模型错误的样本,而是在于他们根本就无视了成千上万投票给特朗普的人,他们根本就忽略了那群人的诉求和愤怒,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国家里竟然还有如此多的失意者极端渴望着特朗普许诺的一切甚至包括那些荒唐的政策。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也许是“疯了”,但是他们疯狂的原因是什么,他们疯狂之后又会做什么,光靠对这些人的无视和鄙视,能得到答案吗?

“他们一定会当街打死我”

说句公道话,那个认为美国一半人都“疯了”的同学倒确实近距离地接触并了解过特朗普的支持者,因为他自己的父母就在其中。尽管生长在路易斯安那的深南部保守家庭,这个同学自己却是一名坚定的桑德斯支持者。他跟我讲,他也不是没试过跟父母和周围的人沟通,也不是没试过去了解那些他现在所鄙视的人,可是到头来却一无所成。他的父母说服不了他,而他也永远无法跟他的父母讲道理。最后他只好再也不跟家里人和朋友聊政治,“一句话也不说,这是最好的。”

后来有一天,政治理论课上讲到了马克思,而且还是以民主和进步的思路来探讨马克思的理论(多亏了我们系一个来自加拿大的左派教授)。那个来自路易斯安那的同学就对此感到特别惊讶,他说他从来没有想象到美国的课堂居然会讲马克思,而且还是以正面的形象来讲,这简直难以置信。他还跟我开玩笑说:“你知道吗?要是我在路易斯安那的老家看马克思的书,那些特朗普的支持者们,那些红脖子们,他们一定会当街打死我。他们根本不知道马克思是谁,他们也不知道马克思讲了什么,但是看到共产主义和马克思这种敏感词,他们就忍不了了……”

一群被资本所剥削的美国底层群众,一群最需要了解马克思到底说了些什么的人,却莫名地跟马克思与资本论结下了血海深仇……这不是一种魔幻现实主义?

我突然就想起网上流传说,美国没有侵占中国一寸土地,为什么中国人要仇视美国?这样一看,反美情绪一定是政府的阴谋,是无知民众被洗脑的结果。

可是照这么说,资本论也从来没有伤过红脖子们一根汗毛,这中间又有什么仇什么怨呢?那到底是谁的阴谋,又是怎么洗脑的呢?

“无知即力量”

奥威尔的《1984》经常被人视为是一本讴歌民主自由批判共产独裁的小说,似乎是为所谓的共产国家量身打造的预言书,跟欧美自由世界毫无关系。可是如果仔细看看奥威尔在书中的设想,就可以发现,影响民众的思想,并不是只靠思想警察或者相互告发这种简单粗暴的威慑手段就可以做到的。真正有杀伤力的,不是去阻止民众让他们不去往错误的思想道路上走,而是通过各种潜移默化的影响让民众们压根不考虑还有别的路。

如果一国民众认为自己所走的道路已经是绝对光荣正确的,那么不管是其它国家做了什么还是以前发生了什么,对他们都没有任何意义,反正一切都比本国的道路低劣。如果一国民众相信自己本国的体制是坚不可摧牢不可破的,那么他们就不会关心本国出现的任何问题,反正一切都可以被万能的体制解决。这样一来,该国人民就可以真正享受到“无知即力量”的祝福了。

有人肯定要说了,这个国家明显不能是美国啊。美国人不是最热衷于参与世界事务批判本国体制的吗?

可是如果我们看到,美国人参与世界事务的方式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改造世界,批判本国体制的思路从来就跳不出议会选举,无知的又是谁呢?

当然,最后有句话是需要讲清楚的,尽管我刚才一直在吐槽美国人的无知,但是不代表他们都是傻子或者我们就比他们高明多少。如果说美国的精英们对下层民众一无所知,中国的城市居民们不也对广大的农村地区不闻不问吗?如果说美国民众被媒体引向浅薄的娱乐至死,那么看抗日神剧的中国民众又深刻到哪里去呢?

不是说取笑一遍美国人的无知我们就可以安心了。真正的问题在于,美国人为什么会无知?美国依然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有着最聪明的学者,有着最富有活力的社会。在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的国家,在这样一个信息丰富的时代,为什么无知的阴影仍然笼罩在民众头顶?

媒体,教育,家庭,社会……答案有很多,每一个都能说出一套理论。可是答案又很少,少到没有一个能够让我真正相信,人类可以摆脱无知,走向自由的全面的发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