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2年9月26日,大名鼎鼎的“非洲之星”,无与伦比的空战艺术家,年轻的 汉斯.约阿希姆—马尔塞尤上尉折戟北非,就此长眠于北非荒凉大漠。

1989年,在昔日战友的努力下,一座小型金字塔屹立于马尔塞尤丧生之处,金字塔上一串文字熠熠生辉:这里安息着汉斯~约阿希姆—马尔塞尤上尉。一旁镌刻的铭文:“从未被击败过”,仿佛一头桀骜不驯的雄狮,与人们并肩遥望那段传奇历史。

马尔塞尤1919年12月13日生于柏林。其父马丁.马尔塞尤曾于一战中服役于德国陆军,战后,由于未能跻身4000人军官团而暂别行伍。之后又于1933年重回军队并不断晋升,1941年升至少将军衔,后不幸阵亡于东线战场。父亲对儿子的影响在马尔塞尤身上展露无遗。由于老马尔塞尤的外遇,导致家庭破裂,其与马尔塞尤母亲的婚姻也随之终结。父母的离异虽未对马尔塞尤造成难以弥合的伤口,但父亲的行为还是让这对父子的关系一度降至冰点。马尔塞尤鄙夷父亲的一切,而身为旧普鲁士军人的父亲身上所携的严谨生活方式与死板的军人作风无一例外地成为马尔塞尤所嗤之以鼻的对象。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日后马尔塞尤总是无视军队纪录,我行我素,屡犯军规。官居少将的老马尔塞尤为将儿子留在军营也没少动用自己的关系,但无论如何,马尔塞尤与父亲的关系始终只是徒有其表,至于感情则淡泊的如同他眼中的军队纪律。

1926年,马尔塞尤在度过无拘无束的童年后开始进入学校接受教育。由于父母离异加之母亲的溺爱与天性使然,彼时的马尔塞尤实在是不折不扣的“坏学生”。功课一塌糊涂,总是调皮捣蛋,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并且直至日后马尔塞尤进入军队,这种放荡不羁的处世态度仍未有过质的改变。当然,这也成为其日后除了光彩夺目的战绩外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地方,以至日战友们追忆起这位伟大的同伴时,总不忘如数家珍般列举出马尔塞尤所干过的‘坏’事。

高中毕业后,马尔塞尤出人意料的选择当一名空军飞行员,这得到了彼时尚为陆军上校的老马尔塞尤的鼎力支持并动用关系将其送进了飞行训练学校,至此,马尔塞尤开始走上那跳日后令其光芒万丈的道路。

1938年11月,马尔塞尤经过帝国劳动团的训练后正式作为候补军官加入德国空军,并于次年开始飞行训练。在这里,马尔塞尤仍旧扮演着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角色,常常与女性寻欢作乐并且因酗酒而屡犯军规。最严重的一次,马尔塞尤直接将飞机停在了高速公路上,若不是教官力保,马尔塞尤定会因此被逐出军队。

但与此同时,马尔塞尤身上独具的飞行天赋也略见雏形,并于日后逐渐显露。

1939年,马尔塞尤开始进入高级飞行学校深造。即便这里的教官更加严苛学校的管束也格外严格,可对于痼习已久的马尔塞尤而言,一切如初。他依旧违纪不断,屡犯军规。但却总能逃脱过分严厉的惩罚,当然,这和已经成为高级军官的老马尔塞尤不无关系。

1940年,马尔塞尤结束飞行训练,正式成为一名合格的德国空军飞行员,并于当年7月进入梅泽堡补充战斗机大队服役。

初入军队的马尔塞尤以害群之马著称,依然故我的他不就便被中队长踢了出去,随后进入大名鼎鼎的王牌飞行员(176胜)施泰因霍夫麾下。但是,在被踢出去的中队里,马尔塞尤初尝了击坠敌机的滋味。当时马尔塞尤与一位经验老道的英军飞行员缠斗了十数分钟才将其击落于北海。首胜带给马尔塞尤的并不是热血沸腾的激情,相反,在其寄给母亲的家书中,马尔塞尤深表自责与罪孽,他如是写到:我一直在想,那个人的母亲得知儿子的死讯该多难过。大概从这里我们就能隐约窥出马尔塞尤心中的善良,虽然日后马尔塞尤不再为此自责,但不能代表其内心的腐蚀,只是他已渐渐明白这就是战争的残酷与无奈。

调转入施泰因霍夫手下后马尔塞尤并未收敛,在这里他的生活一如既往地混乱不堪,与他有染的女子不胜枚举。这让身为队长的施泰因霍夫伤透脑筋,后者本就不是一位能够无限包容下属违纪的严苛长官,恰巧这时的马尔塞尤正因一起桃色事件而惹怒了当地盖世太保头目,施泰因霍夫借机将马尔塞尤踢出了中队,并于两日之内办好手续将马尔塞尤调入JG—27第一大队。施泰因霍夫此时并不知道,他的无奈之举正为德国空军乃至世界空军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如同一匹健硕的骏马需要广阔的草原以供驰骋,马尔塞尤即将调入的JG—27第一大队成为日后令其大放异彩扬名北非的福地。

1941年2月21日,马尔塞尤正式报到,服役于霍穆特中尉任中队长的第三中队。霍穆特中尉一向以严于律己的军人形象示人,对于生性放荡不羁的马尔塞尤自然势同水火。二人在其后的岁月里龃龉不断,甚至多次出现严重冲突,幸得二人共同的上司纽曼上尉从中调和才未将矛盾升格为不可控的内讧。不得不说,曾参加过西班牙内战并以父亲与朋友著称的纽曼上尉在马尔塞尤的飞行生涯中发挥过不可或缺的作用,正是由于他的宽容大度和识人之明给了马尔塞尤施展才华的舞台。

辉煌自此开始,好剧拉开序幕。1941年4月23日,初来诈道的马尔塞尤收获了其在北非的首胜,在为斯图卡护航时击坠了一架英国“飓风”战机。并于不久后的5月1日一次性击坠两架英机。但战斗期间马尔塞尤也险些丧命。一次空战中马尔塞尤遭遇英机围攻,座机严重受损。这次经历深深震撼了马尔塞尤让他感到了战争的真实与可怕,也深谙了一个道理,自己并非不死之躯,随时可能丧命,只有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能最大程度地保全性命。日后的岁月里马尔塞尤不断钻研,苦心孤诣出了一套自己的空战理论体系,包括日后名噪一时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的大角偏射。

陪伴马尔塞尤的不再是美女烈酒只有绵绵不绝的战事和漫无边际的黄沙,马尔塞尤开始了一位浪子的蛰伏。一心扑在战机上。终于晋升少尉的马尔塞尤在次日即击落两架敌机,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截至到1941年9月23日,马尔塞尤已成功将18架英军战机击落于北非沙漠上空,并独创了破裂英军“防御环阵”战术的方法,使其成为英军口中敲开环阵第一人。当时的英军秉持该战术让德军吃尽了苦头,德军曾形容其为空中的装甲车但在马尔塞尤手中却沦为了铁罐头。

9月24日当天,马尔塞尤迎来自己的新高,在一次战斗中击落5架英军战机。到十月份,马尔塞尤已击坠25架战机,并于11月3日获得空军元帅戈林颁发的银质荣誉奖杯。

此时,第一大队已换装新型Bf—109热带沙漠战斗机,对于马尔塞尤无异于如虎添翼,不久便用新式战机击落4架敌机。紧接着又荣获金质德意志十字勋章,该勋章仅次于骑士勋章,实在是不俗的褒奖。

获奖后的十日里马尔塞尤连续击落7架敌机。

1942年2月8日,马尔塞尤又添新胜,一日之内击落3架英国战机,仅用时10分钟弹药30余发,令在场的人们唏嘘不已。该日下午又于10分钟内击落两架敌机。至此,马尔塞尤已将战绩升至40,而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

2月21日,马尔塞尤在8分钟内击落两架P—40。3月初,马尔塞尤因病回国,在柏林期间,他又做出一件令人大跌眼镜的事,一向以花花公子闻明的他与女教师屈佩尔订婚,令人叹婉的是马尔塞尤在正式结婚前一个多月翩然离世。

在回北非的途中,马尔塞尤于意大利获颁“意大利银质勇敢勋章”。

5月1日,马尔塞尤晋升中尉并于不久后升任第三中队中队长。其后,马尔塞尤零星击落战机,将战绩升至65胜。

6月3日,马尔塞尤在7分钟内击落5架英军战机,其中包括3位英军王牌:派尔(6胜)戈尔丁(6.5胜)伯沙(5胜)。6月上旬,马尔塞尤以75胜战绩获颁第97枚橡叶骑士勋章,不过十日后便以100胜的新战绩获颁第12枚双剑橡叶骑士勋章。6月17日,马尔塞尤又于十分钟内击落4架“飓风”一架“喷火”和一架P—40,共6架战机,成功跻身百胜俱乐部。

6月18日,马尔塞尤回到德国接受希特勒亲自颁发的双剑橡叶骑士勋章。

9月3日马尔塞尤更是被宣告获颁双剑钻石银橡叶骑士勋章,成为第德国武装力量中第4位钻石骑士,在整个二战期间,1500万德国军人中仅有27人获此殊荣,其中不乏如雷贯耳的名将“沙漠之狐”隆美尔和被誉为德国空军最具影响力的伟大飞行员莫尔德斯。不得不说马尔塞尤已经成为空军乃至整个军队行业中的精英翘楚。不过令人遗憾的是马尔塞尤在前往狼穴受勋的前夕阵亡,成为27位钻石骑士中唯一没能亲自佩戴上该勋章的军人

8月13日,马尔塞尤获得由墨索里尼亲自颁发的意大利最高战功勋章:“意大利金质勇敢勋章”,而此勋章也只颁受给过两个外国人,即便是纵横北非战场为帮助意大利立下汗马功劳的名将隆美尔元帅也仅活得过次一级的“银质勇敢勋章”。

之后,马尔塞尤重回北非,并于9月份创造了其生命中旁人难以企及的巅峰,将当年的9月变为一场只属于马尔塞尤的独秀,一段令后世高山仰止的传奇。

整个9月,马尔塞尤共击落53架敌机,并于9月1日一日之内击落17架战机,创造了世界纪录的同时创造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神话。虽然日后被东线的飞行员朗格以单日击坠18架战机的战绩刷新,但马尔塞尤仍旧是西线与盟军对垒中不可置否的战神。要知道,那时候英国空军普遍被认为比苏联空军要难缠得多。及至战后这段历史仍旧不被英美部分人所承认,认为马尔塞尤的成绩有夸大之嫌,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展示了一位天才飞行员的不朽传奇。

9月2日,马尔塞尤余威犹存,击落5架战机,次日又将3架收入囊中。当时马尔塞尤与战友们共7架飞机迎战前后共60架英军战机,但结果却令人瞠目结舌地变为一场以马尔塞尤为主角的“猎火鸡”大赛。结束战斗后马尔塞尤累得近乎虚脱,座机上也布满弹孔,但是没有一颗子弹能终结这位天才的艺术独秀。

9月5日至7日,又是10架敌机成为坠入沙漠的孤魂。9月15日,马尔塞尤再创佳绩,再11分钟内击坠7架敌机,总成绩跃升至惊人的151胜。

1942年9月26日上午,马尔塞尤于6分钟内击落4架敌机,下午又取得3次击坠,却将总成绩永远定格在了158胜上。虽然二战中有26人都超过了马尔塞尤的158胜,但是他们都是在东线战场中取得的,真正能媲美他的人寥寥无几。就在几天前,马尔塞尤还问过队长纽曼,如果自己不幸出事,后者能否代为照顾一下马蒂亚斯(马尔塞尤带回来的黑人)。成为令人叹婉的英雄谶语。

1942年9月30日,马尔塞尤驾驶着再次换装的崭新Bf—109G2战机返回基地,途中飞机出现故障,浓烟开始涌入座舱,马尔塞尤开始感到呼吸渐趋困难,他开始痛苦挣扎,凭着最后一丝清醒,他决定弃机跳伞。不幸地是马尔塞尤在与机身分离时左胸撞到飞机尾翼,这一撞足以让人晕厥甚至毙命,马尔塞尤估计已经晕厥或是当场死亡,其身后的降落伞始终没能打开,他的身体仿佛一颗垂直下落的铅球砸向地面……目击整个过程的队友立即驱车前往出事地点并找到了已经面目全非的马尔塞尤,后者从高达上千米的高空径直坠地,更惨的是由于头部率先着地,马尔塞尤脑袋几乎粉碎,人们用纱布包裹住他的脑部以防止脑容物外流。在场的所有人悲戚万分,问询而来的飞行员纷纷垂泪,大队长纽曼默不作声,马尔塞尤生前的挚友皆难抑悲痛,整个军营弥漫悲伤,一位在战场上纵横驰骋的战士没能得到马革裹尸的光荣结局却在一场空难事故中飘然而逝,令人扼腕。

纵观马尔塞尤的一生,短暂却传奇,在23岁时即以一流星的姿态陨落天际,留下的却是一段令人叹为观止的传奇。

在马尔塞尤身上,我们即能感受到中世纪遗留下来的骑士风范又能领略到日尔曼民族骁勇无畏的尚武精神。

马尔塞尤是一名风度翩翩的骑士。年轻的马尔塞尤上尉绝对是一名令人惊艳的美男子,从他早年风流成性的私生活中我们不难推出,同时,他又是一名浪漫主义者,他热衷于被纳粹当局视作“玷污雅利安年轻人血液”的爵士乐,爱好摇摆舞,蓄留长发,即便是进入军队在北非炙热的沙漠中他的着装依旧随性,最具代表性的便是脖子上那条几乎无时无刻不戴着的纱巾。他无拘无束,口无禁忌,即便是在与希特勒等纳粹高层的午餐会上仍口无遮拦地向在场的纳粹宣传部长吹嘘自己睡过多少女人,后者更是被逗得大笑不止。虽然笔者并不赞成马尔塞尤放荡不经的品质 但是不得不由衷地感叹马尔塞尤身上所散发的骑士魅力。马尔塞尤只属于自己,他不为任何人所左右,他喜欢的便去追求不屑的也不会去阿奉,他也在私下里对纳粹的政策品头论足,对反犹太的政策不屑一顾。不仅如此,马尔塞尤身上所绽放的人性光芒亦令人钦佩。他曾数次不顾当局告诫而驾机将被俘英方人员的位置与情况空投给英军,也曾不止一次驱车前往被自己击落的敌军丧生出捡拾起对方的遗物并空投给英方,他喜欢的只是天空中的搏斗。

马尔塞尤是一名骁勇善战的武士。在马尔塞尤的军旅生涯中,他是千千万万德意志军人的代表。他们盲目地跟随第三帝国的铁蹄踏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却在精心报国思想的驱使下不愿回头。他们奋不顾身,为了祖国踏上战场,却将一场浩劫带临人间。他们中的许多人军事才华横溢,却不幸背负助纣为虐的恶名,他们被裹携在历史的洪流中身不由己及至先后也难以正名。但是,当我们抛开纷繁复杂的各种因素仅以军事的角度窥视期间,不得不由衷的感叹他们是军事领域里的天才精英。

时间翻过数十载,第三帝国的余晖早已烟消云散,或褒或贬都交由历史定夺。马尔塞尤永远是一名不知疲倦的骑士,他的战场可不是陆地,而是鲜有人能够踏足的天空,即便所有的一切都随历史的推移而掩埋在北非炙热的黄沙下,马尔塞尤仍旧带着人们的景仰——高居云端。punctuation; "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