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退休后的张召忠风声水起,原本知名度就高的他,现在更红了。

64岁的老人,用年轻人鬼怪精灵的话语体系和幽默文化,毫无违和感地融入了“90后”、“00后”青春活泼的圈子,享受着“粉丝”们“局座!局座!”的问候。

有人说张召忠是“网红”。但老张不买账:“‘网红’都是些在娱乐、搞笑等方面搞些歪门邪道的人,我永远成不了‘网红’。”

5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人民网记者走进“张召忠工作室”,采访刚刚从解放军电视中心录完节目后赶回来的“局座”。他衣着整齐地坐在沙发上,与记者寒暄起与人民网的交情:“我第一次做网上直播是2000年5月20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那天陈水扁发表就职演说;我开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博客是在人民网,还连续多年被评为十大博客。后来,部队不允许现役军人开博客,我就把博客停了。”随后的三个小时,老兵张召忠用标志式大白话向记者讲述他5个月来“战斗”在自媒体的苦乐生活,并毫不避讳地直面记者每一个提问。

挖坑

去年10月,张召忠参加江苏卫视《最强大脑》录制时,总听到一帮年轻人说微信的事儿。他一脸蒙圈地虚心请教:“微信是什么?”

人生第一次在微信APP里看到自己的节目后。张召忠当即来了兴趣:“这东西不错!我也搞一搞。”

两个月后,“局座召忠”上线的消息刷爆朋友圈。

新鲜感未过,张召忠发现给自己挖了个“坑”。“我把微信和微信公众号当成一回事了。”他以为微信公众号是用来和大家随便说话聊天的,没想到这东西比做电视节目、搞科研还要累。

一个拥有45年军龄的老将军,在没有看清敌人长啥样儿的情况下,挑起了一场没有准备的仗。

“可把我忙死了!”张召忠意外入行自媒体令人啼笑皆非。但自己下的战书,咬着牙也得把这仗打下去。

起初,张召忠以为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搞定微信公众号,操作后发现里面门道很多,单枪匹马寸步难行。他开始招兵买马,几个“90后”被他纳入麾下。张召忠每天亲自撰写文章,录制音频和视频节目。“小伙伴”们则负责包装文章、编辑视频音频节目、更新公众号,以及对外联络合作等,有些人身兼数职。

“我一辈子做事不喜欢重复别人,看到什么,就想去尝试。我在电视领域收视率做到了2.8%,处于行业里最高的高度,现在感觉这事儿没什么新意了,又开始做自媒体。我挺高兴,现在全国就我这么一个老头做这事儿。”张召忠说。

挺过最累最难的日子,张召忠搞懂了自媒体的“江湖黑话”,也看到了自媒体的“血雨腥风”。

他预言“自媒体很快会迎来大洗牌”。原因是很多自媒体账号制造不出高质量的内容,缺乏持续发展的实力,大浪淘沙之下,难逃灭亡厄运。他说:“我一辈子在搞研究,写了几千万字的书,这么厚重的积累,搞自媒体都很吃力。”

对于下一步的规划,张召忠特别看好漫画,他想把漫画和现在的虚拟现实技术结合。他预计虚拟现实技术明年就能大面积普及,到时候就是“局座召忠”发挥内容优势的时候。

亲身试水之后,张召忠对于退休专家学者投身自媒体颇为悲观:“老专家们买个白菜,这边一块二,那边一块钱,他都得挑那个便宜的买,怎么会掏出几十万块钱去搞微信公众号?”

张召忠在电脑屏幕前与编辑商量稿件细节问题。人民网记者翁奇羽摄影

局座

“局座召忠”微信公众号开通之初,“局座”二字的选用直达网民心里,形成沸点,大量吸粉。

网络世界里昵称如繁星,“局座”似乎专属张召忠。

张召忠最早被网友称呼“局座”是在2003年,那年伊拉克战争爆发。有着在伊拉克工作经历的张召忠做客一档电视节目评说战争,他在直播中大胆预言美军会在伊拉克“陷入人民战争的海洋”,“萨达姆将在家乡提克里特布下陷阱等待美军”云云。

不料,萨达姆的部队基本没做有效抵抗,几天时间就四散溃退。萨达姆后来在提克里特被美军活捉。听信了张召忠解读的中国军迷看得目瞪口呆。

伊拉克战争的预测失准,成为张召忠在网上口碑的分水岭。网友们对于权威的跌落喜闻乐见,各种调侃和讥讽充斥论坛。中国自此多了个“战略忽悠局”,“局座”就是张召忠。有人说他是“军事界的贝利,预言战况永远是反的。”

之后,无论他在电视上谈论多么严肃的话题,都会换来网友的调侃。有些网友还特别喜欢从中摘取“金句”曝晒,留下“雾霾防激光”“海带缠潜艇”等让张召忠无可奈何的误解。

但张召忠从未因此在网上与人争辩抑或吵架。“有人能抽时间写个评论来骂我,我谢谢你。”他说。

凤凰网军事频道主编金昊在今年3月《凤凰军机处》第一期节目时,当面“请教”张召忠:“咱们国家到底有没有‘战略忽悠局’这个机构呢?”听到这个“犯忌”的问题,张召忠 “笑容僵了片刻”。金昊认为这个细节颇能体现张召忠过去对“战略忽悠局”“局座”的微妙心态。<ins id="tanxssp-outer-conmm_26632339_7410361_27946903" style="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block; padding: 0px; margin: 0px; width: 200px; height: 300px;"></ins>

张召忠首次录制《最强大脑》时,在主持人介绍新评委张召忠后,台下观众山呼“局座,局座”,张召忠无奈地笑笑。

从“局座召忠”微信公号开始,张召忠终于拥抱“局座”,以“自嘲”认可了这个尴尬的身份。

然而,这似乎他正是谙熟媒体传播规律的一招妙棋。从此之后,“局座”的含义悄然反转,讽刺味儿淡化,变得“萌萌哒”。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