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洪素珠当街辱骂老荣民的事件,连日来在台湾岛内持续发酵。洪素珠被社会各界以及蓝绿阵营齐声痛批,而“在对日抗战中光复台湾,在台湾发展中保卫和建设台湾”的老荣民无疑成为眼下台湾岛内最为人关注的一个群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辱骂老荣民的洪素珠已不敢露面。看到事情闹大,洪素珠狡辩称,“是老荣民先骂我,找老伯伯出来,我愿意道歉”,结果又被台湾民众找出更多她过去发到网上辱骂老荣民的视频。为表达对老荣民的支持,许多民众自发到由“退辅会”设置的16处“荣民之家”看望老荣民。

位于台北市近郊三峡白鸡山庄的荣民之家,周边极为幽静,许多老荣民都生活在这里。在离荣民之家不远的行修庙,《环球时报》记者和老荣民马继光谈了很多。马继光老伯今年已85岁高龄,仍声若洪钟、步履轻快,他退伍后曾到企业做过“保全”(安全保卫)。

谈到洪素珠在高雄污辱老战友,他不禁生气地说:“我们当年拿着大刀、举起步枪,都敢和占优势的日本鬼子拼命,如今怎么会怕一个疯婆子的疯言疯语?我相信老战友们一定是想‘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考虑到多年来在政府照顾下的荣民之家安定生活,或是在子孙围绕下的安享晚年,再加上面对的毕竟是同胞,这才让火气平淡下来,而不再是当年壮士一怒,拔剑而起平天下的那种状况。我们虽老,但对这群‘台独’和汉奸,我们还是会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们照样可以作为‘反台独’的第一线战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桃园发起反洗脑课纲游行,台铁中坜车站前广场近百名学生、支持团体,举牌、喊口号表达要求。

马继光感慨地说,台湾民众本来都很可爱、可敬,当年在“老蒋(蒋介石)总统” “小蒋(蒋经国)总统”的治理下,台湾不但创造过世界经济发展奇迹,还成为中华文化保存最完整、最懂伦理道德的一个地方,但是自从李登辉执掌大权后,以“修改历史教科书”的方式,把“台湾人不是中国人、台湾历史与中国历史切割”的毒素加到教科书中,默默毒化和“独化”台湾民众的心灵。让马继光惋惜的是,正是因为这种思想“独化”和毒化使得过去20年接受教育的一些台湾年轻人,出现了所谓的“天然独”。他认为,不能全怪这些被蛊惑的民众,要怪就要怪许多绿营分子长期给台湾年轻一代洗脑。洪素珠就是个例子,她基本上是外省人的第二代,但却被洗脑到自以为是“日本台湾人”,“认日本人为父”,在台湾推动所谓“台独后把台湾归于日本统治下”的叛逆活动。

可以原谅洪素珠,但要追究“台独”的真正主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月11日,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到高雄探视受辱的老荣民周富文。

谈起这次视频中被污辱的老战友周富文,马继光大加赞赏,颇有知己之感。周富文11日告诉来探望他的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他“不会去计较”洪素珠的辱骂。马继光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只要是真正为台湾奉献过的人,都会认同周富文这种“原谅小人”的心胸和气度。他回想起当年抗击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但战争结束时很多人都明白,罪恶的主导者是日本军国主义,是那些发动战争的战犯,而不是广大的日本民众。所以当“老蒋总统”提出“以德报怨”时,绝大多数战友都支持,展现出中华民族悲天悯人的胸怀和儒家的最高道德。马继光还在抗战胜利初期,协助一些在华的日本人回家,后来有的日本人不忘中国人给予他们的恩惠,还互相来往过一段时间。马继光说:“洪素珠之流,其实就像当年那些被军国主义蛊惑的日本人。洪素珠也是中国人,被毒(独)化而误以为自己是‘日本台湾人’,她和当年被日本军国主义鼓动到中国战场和南洋战场的普通日本人一样。有些日本人也是战争的受害者。与日本敌人战斗时,我们拿起刀枪绝不容情,但战后,那些沦落在华的日本人都是可怜虫,我们有什么继续仇恨他们的道理?还有什么不可原谅?”出于这样的想法,马继光认为,如果周富文的表态是“盯着洪素珠不放”,反倒会让老战友们认为“格局不够大,看不到真正的敌人”。

“所有荣民都应知道,大家真正的敌人不是在街头上乱喷,污蔑荣民的洪素珠这一类人,而是潜伏在洪素珠身后,鼓动洪素珠去‘仇中’的那些政客。”马继光说:“别的不说,过去陈水扁执政时,不是就说过‘太平洋没有加盖子,那些人都可以游回中国吗’之类的话!当年新党、红衫军的人到台南游行时,南部的那些绿营人士不也高喊口号、高悬旗帜,要‘大陆猪滚回去’嘛!现在执政的蔡英文更是在当民进党主席时,口口声声说‘中华民国是流亡政府’,这些话不都是在鼓励洪素珠这类不明事理、被洗脑和‘独化’的台湾民众成为‘绿卫兵’,成为在各地发动撕裂族群、‘仇中恨中’行动的元凶。”

马继光非常赞同周富文原谅洪素珠的做法,但他认为,光是原谅还不够,必须要追究那些真正应负责的“台独”主导者。他强调,目前蔡英文政府表面上不敢主张任何正面的“台独”言行,但绿营并没有真正放弃“台独”理念。马继光担心,尽管洪素珠辱骂老荣民是较为突出的个案,而各种“仇中”“恨中”和鼓吹“柔性台独”的言行还会存在。马继光说:“未来需要我们老荣民挺身出来对抗‘台独’,我们义不容辞!”他认为这是一场“很可能难以避免的‘台独’和反‘台独’的对抗”,毕竟在绿营20多年的洗脑和毒(独)化下,台湾内部确实有一部分民众成为“激进狂热的台独分子”,只要绿营不松手,“台独”现象就不可能自己消失,但他相信所有反“台独”者都会挺身出来,表达他们的严正立场。

台湾的经济发展离不开老荣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五百名平均年龄超过五十岁的退役军人,在凯达格兰大道,以整齐划一的步伐,重现在台湾消失已久的部队踢正步传统。

马继光说起12日当天,有近500名台湾陆军官校毕业的年龄在50岁以上的军官在台北凯达格兰大道上举行的“五年级生阅兵”活动。在他看来,这些老军官、老战士自买装备,在烈日下训练、踢正步,实质上就是反“台独”、“爱中华”。马继光、周富文等老荣民只是大节不亏代表。据2010年的统计,台湾当时有461635位荣民,平均年龄68.2岁,其中65岁以上的老荣民有259604人,占荣民总数的56.2%。

荣民之家的一位辅导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老荣民为台湾贡献太多了,不仅曾是‘台湾的保护神’,使台湾能在抗战后回归中华、不做日本的‘二等公民’,更重要的是,没有现在的这些老荣民,没有安定和平的发展环境,台湾凭什么创造经济发展奇迹?台湾有资源吗?有土地吗?有发展的科技能力吗?”

荣民之家的这位辅导人员说:“不说别的,现在大陆观光客到台湾最喜欢去的中部横贯公路,当年开建时,没有什么机械装备,就是靠6000个荣民弟兄拿着镐、凿子,把冷硬的大石头一块块从山上凿下来,在修路的过程中,有200多荣民殉职,可以说,中横是荣民血泪所铸成的公路。”

修建中横公路只是老荣民为台湾发展做出贡献的一个例证,当年奠定台湾“经济发展奇迹”的“十大建设”中都有荣民的身影。许多没有成家的荣民贡献一生,到老孤苦伶仃地生活在台湾。不少荣民每天只吃两三个馒头,却存下数百万、上千万的新台币捐给小学和穷人。这样的善举,台湾每年都会发生十几起,老荣民常说:“在军中吃馒头习惯了,生活一床、一桌、一柜就足够了,政府给的钱、自己赚的钱,不留给台湾下一代、不留给台湾自己人用?那算什么?”

这些就是台湾老荣民的写照和缩影,在白鸡山庄的暮霭下,《环球时报》记者挥手与马继光及荣民之家的辅导人员说“再见”时,心中充盈着无限的敬仰与思慕,这些荣民才是“台湾精神”的真正显现,洪素珠之流,只是小丑泼妇罢了!

来源:环球时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