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远征军老兵张体留:每一脚踩下去都是血

张体留老人在讲当年的抗战往事 严浩摄

滇西抗战胜利,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近百年来中国抵御外侮的历史中,彻底将入侵者赶出国门的首次胜利。而腾冲抗战,作为滇西抗战最为惨烈的战役之一,是名副其实的焦土抗战,以牺牲一座“迤西所无”的历史文化名城的代价,换来全歼侵略者的一次常规攻坚战。

6月7日,记者驱车来到这座被称之为“极边第一城”的边境县城腾冲,寻找到当年参与腾冲抗战的远征军老兵张体留,聆听了那段至今让老人心情难以平复的血色记忆。

见记者来访,虽已年届90的张体留坚持拄着拐杖出门迎接,一时让记者慌了神,赶忙上前搀扶。张老笑着摆手,“没事的,别担心,我好着呢,听县里的同志说你们是来听我这老头子讲滇西抗战的故事,我呀,高兴!”

“坐——坐——”刚进到屋内,张老一边忙着招呼记者坐下,一边让家人为我们沏茶。

张老告诉记者,他1925年出生在四川眉山,是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54军预二师六团一营一连三班班长。滇西反攻后,参加过高黎贡山战役、来凤山战役、腾冲城收复战、龙陵战役等除松山战役之外的所有重要战役。在他参加的这些战役中,光复腾冲印象最为深刻,而在光复腾冲过程中,来凤山之战和腾冲古城攻坚战最为惨烈。

张老语速缓慢,但思路清晰,不绕弯子直奔主题,依然能让记者感受到军人的作风。

“来凤山是腾冲县城最高点,也是日军守敌的最后一道屏障,有5个敌堡垒群。拿下来凤山,就堵死了侵略者向缅窜逃之路,压缩日军于腾冲古城。”

“当时的来凤山守敌为了发挥火力优势,与城内守敌相互策应,将山上树木全部砍倒烧毁,绿山成了‘光山’。进攻在中午12时许发起,在空军的掩护下,我们迅速攻击到山腰位置,但很快,敌人的堡垒群就给我们造成很大伤害,进攻一度受挫……”

张老停顿片刻,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战斗情景。“战斗中,很多战友老乡被敌人打死我都不敢去看尸体。当时有个姓黄的湖南籍战友负伤住在团部医院,我休息时去看他,一进门眼泪就淌下来。日军的子弹从战友左腮穿入,右腮穿出,战友的舌头被打断,原本整整一排的牙齿全部被打掉。只能吃一点稀饭,还要护士喂到嗓子眼才能勉强咽下去。看到他的样子,我说要是当时真一枪打死了,倒也没这么痛苦。”说起这段经历时,张老的眼圈几次泛红。

沉默了好一会儿,张老接着说:“当时,我们预备二师伤亡惨重,但将帅用命,团长、营长亲自上阵,带头冲锋,鼓舞了大家士气。为了炸掉一个堡垒,一名副营长带10多名突击队员奉命出击,出击前,大家都喝了‘壮行酒’,发誓‘宁可身死,也不能让堡垒讲话’。接下来的攻击中,堡垒被战友们成功炸毁,战友们也都没能再回来。”

张老的眼里仍然噙着泪光:“这些突击队,在进攻时随时可见,只要有需要,明知是送死,大家都争着上。”

张老的女儿张换春告诉记者:“父亲经常会坐在门前,一边盯着来凤山,一边默默留泪。隔上一段时间,我和爱人也会陪着父亲去趟来凤山,父亲总不忘带上一瓶酒,边走边洒,告慰战友。”

来凤山是在傍晚时分攻下的。相比仰攻来凤山的惨烈,张老形容腾冲古城攻坚战为“绞肉机”,他之所以能够活下来,是因为不在主攻方向的南门,但即使是在助攻方向的东门,张老这样形容进攻的场景:“战友们像被割的韭菜一样,一茬茬地倒下去……”

“当时腾冲古城原本高9米,厚3米,城外有大盈江和饮马河环绕,墙体由质地坚硬的大青石砌成,再经日军用水泥浇铸,整个城体异常坚固。战前,各分队都进行了战斗动员。”老人站起身来,神情激昂:“连长告诉大家,冲上城头去,杀得血债累累的小鬼子断子绝孙,这话,瞬间就把大伙的战斗激情点燃了。”

“一开始,大家是抬着木梯,嚎叫着冲向城墙的。但牺牲了很多战友,很快就退了下来。9米高的城墙,1个梯子够不着。大家想办法,把3个梯子绑在一起,继续冲击。由于没经验,梯子绑不好,大家争着向上打,梯子很快就散了架。”

张老说:“是腾冲当地的战友解决了这一难题。他们用两根比较粗壮的长木头把木梯的接头处夹在中央,再进行细致的捆绑,3个木梯犹如一体。登城工具解决了,战友们还是攻不上去。日本鬼子躲在墙内,登城的战友一露头就遭到密集射击,很少有活下来的。近1个月的反复攻打和轰炸,空军终于在城墙上炸出几个大口。9月15日,部队才攻入城内,与敌展开逐寸逐房逐巷逐街的争夺。”

张老告诉我们,他在城市巷战中多次遇险。他回忆,一天黄昏时,他和两位战友搜索一间板屋,突然从屋顶上跳下2名日本鬼子,提着刺刀鬼嚎着向他们杀来,因为躲闪不及,他的大臂被刺了一刀,他忍着痛,给了鬼子一枪托,在小鬼子犯晕时狠狠地补上一刺刀,把小鬼子刺了个透心凉。还有一次,他被身后一个诈死的鬼子放冷枪,幸亏战友发现,大吼一声,他顺势前倒,小腿被子弹打了贯穿伤。他从被击毙的鬼子身上扯下一块布,使劲包扎好,又端着枪冲进了战场……

张老的眼里满是悲痛:“战友们前赴后继,每前进一步都有战友倒下,每一脚踩下去都是血,但谁也不后退,直到腾冲城的鬼子被杀尽,战场才处处传来低沉哀痛的哭声。战友们实现了自己的战前誓言:生,也要光复腾冲;死,也要光复腾冲……”

张老清晰的记得,那天团长送给他一条香烟。他和几名战友把香烟插在被血浸透的土地上,以袅袅青烟为逝去的战友送行……

离开张老家,车上的气氛凝重而悲伤,记者的心里一直回响着张老的叮嘱:“请你们好好宣扬滇西抗战,这是中国远征军用巨大伤亡换来的对日抗战的一次大捷,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上的一次重大胜利,那些长眠于此的中国军人,都是好样的,都是民族英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