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亮剑》首播后的10年间,抗日剧变成了流水线上的罐头。在"抗日重镇"横店影视基地,最热闹的时候,四五十个剧组都在打鬼子。"手撕鬼子"、"手榴弹炸飞机"、"裤裆藏雷"、"弹弓炸火车"……各种桥段层出不穷。

亮剑十年:只有经历过最差的才知道最经典的

希望"李团长"加入带领队伍打鬼子的"抗战"剧组不少,但李幼斌一直在等。"我对雷剧是抗拒的,为什么?年纪大了,丢不起那个人。"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这样的影视剧越多,他越怀念小时候看过的《南征北战》、《平原游击队》,"真的是好,拍得好,演得也好",即使现在拿出来,仍能被故事感动。

亮剑十年:只有经历过最差的才知道最经典的

《南征北战》那些老演员,你现在拎出一个,都演得特别真实。现在都假,军装都弄得干干净净的,不可能,那是打仗,对不对?"他说。一个月前,李幼斌刚刚结束《马占山之决战江桥》的拍摄。时隔多年,再次饰演一名将军,吸引他的仍是剧本。"剧本写得挺好,作者前后写了好几稿。打磨了很多年,文学性上比较完整。"

亮剑十年:只有经历过最差的才知道最经典的

对今天的抗战剧剧组来说,《亮剑》可能很难复制,一个优秀的小说和剧本交给1958年出生的李幼斌和1962年出生的何政军,看着抗日电影玩着打鬼子游戏长大的两个人,面对熟悉的道具枪支和军服--这个年纪的人很容易回到童年时的那种状态,加上外景地艰苦的环境--很容易就化身成那个时代的人。何政军还记得,拍摄《亮剑》的时候,条件艰苦,闲暇时间他和李幼斌最主要的娱乐活动就是对台词。两个人拿着剧本一句一句地对,看有什么地方可以"弄得更好"。

他印象很深的有两处。一处是李云龙的新婚媳妇秀芹被日军绑架,李云龙为她发动了一场大战,最终却不得不向她和日军一起开炮,那场战斗打完以后他去医院看望赵刚,两个人针对整个部队的性格以及亮剑精神做完交流后,赵刚问了一句,秀芹的后事办得怎么样,李云龙答说办好了。"这一点是我们后来改的,我们俩觉得这儿必须要提一下秀芹,因为后面就没有提过秀芹。恰到好处,非常好。"

亮剑十年:只有经历过最差的才知道最经典的

另一处改动是在李云龙昏迷,生命垂危的时候,赵刚去病房看望他,对着不省人事的他说心里话。还没说完,李云龙醒了过来,赵刚流着泪讲了一句话,剧本上写的是"老李,我说吧,你死不了",何政军找到导演,坚持改成了"老李,我说吧,你他娘的死不了"。"他们两个人是相互渗透的,这么一改就是人物关系的一种升华。"何政军说。这两处改动都算得上是细枝末节,但即便这样的改动也非常少,都梁的剧本满满当当,有酣畅淋漓的胜仗,也有一塌糊涂的败仗,没给他们太多机会。

"过去一部剧本有写四五年的、两三年的,也就是说作者在创作这个剧的时候,他有可能酝酿了10年、5年,然后拿起笔来一写,全在他的脑子里。现在没了,现在全是现场编了。"李幼斌说,"现场编的就没有厚度,也没有历史的厚重感,就是一看哈哈一乐完了,跟扯淡似的,那就完蛋了。有的编剧就为挣钱找一堆抢手,很有名的作家找一堆抢手,你们好意思吗?

亮剑十年:只有经历过最差的才知道最经典的

《亮剑》之后,何政军参演过不少抗日剧,他理解这其中的苦衷。电视剧题材上受到的限制越来越多,《亮剑》之前曾经大受欢迎的反腐剧、刑侦剧现在因为太敏感而无法接触,"打鬼子"因此成为了最安全的选择,别人这么打过了,那就在打法上求新求变。

"前提是不犯错误,但是打着打着就有点离谱,其实这种离谱是在迎合部分观众,忘记了历史大环境,一忘记以后,很多东西都拿抗战的大背景来套,偶像剧什么的,恨不得快接近神话的东西也往上贴。"何政军说。他认为审查机构最应该审的其实是这类题材,"抗战是一段非常严肃的历史,不能够拿这种题材娱乐,我们的审查机构也不能够这么放任这种题材"。

亮剑十年:只有经历过最差的才知道最经典的

2005年,李幼斌代表八一厂参加俄罗斯的电影节。到达莫斯科,下了飞机刚一上车,21岁的年轻女导游就开始给他们讲俄罗斯的历史。这件事对李幼斌的震撼持续至今,他没有想到俄罗斯的年轻人对自己国家的历史如此熟悉。"俄罗斯这个民族,它的爱国主义教育非常非常强烈,他们肯定不会拍出这些可笑的戏来。我们的爱国主义(教育)还要加强,对年轻人我觉得要跟他们讲历史,要学历史。"

在他看来,文艺作品的引导能力是巨大的,因此更需要既好看、又有内容、又有故事、又能引发观众思索的题材。但一想到现在的抗日剧市场,他给了一番富有李团长气质的评点:"太利益化,都没教育好,都想发家致富,都跟疯子似的。钱哪那么好挣的?那不玩命玩出来的嘛,对不对?"

亮剑十年:只有经历过最差的才知道最经典的

9月3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之后,李幼斌身着军装出现在观礼台上的照片在网上流传开来。他现在的职别是正师级,但对于网友来说,他还是那个"李团长"。虽然《亮剑》之后陆续接拍了《闯关东》、《乔省长和他的女儿们》、《雾里看花》、《中国地》等反响不错的电视剧,剧中的角色形象各异,但李幼斌却始终难以摆脱"李云龙"。

来找他的类李云龙角色并不少,李幼斌在有意的回避。"类同的我们也不太敢接,为什么呢?他写得没有《亮剑》的人物好,它全都是表皮,没用,没有内容,就是一个空壳。"对何政军而言,"政委赵刚"也是他身上最为鲜明的一个角色符号。"反过来想,我们参演了一个在中国电视剧历史里留得住的作品,作为演员能够有此经历是非常美妙的。"他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