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6年6月30日,菲律宾将告别阿基诺三世,迎来新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既有强硬言词又曾表态要与中国展开双边对话,甚至说他领导的菲律宾将不再完全依赖美国。当外界都在关注他究竟会把中菲关系带向何方时,菲律宾的内政走向其实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杜特尔特是菲律宾历史上第一个具有左倾倾向甚至曾自称“社会主义者”的总统。要知道,菲律宾政治与社会深受美国与保守的天主教影响,左派力量一直很少有存在的空间。许多左派小党在国会仅有极少量的席位。菲律宾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新人民军虽然一直存在,但多年来基本上处于政治边缘的位置。虽然菲律宾政府无法剿灭它,但它也无法对现有政治制度造成根本性的威胁。然而,新人民军用枪做不到的事情,杜特尔特通过选票做到了。问题是,杜特尔特真的打算在菲律宾进行一场“社会主义试验”吗?

杜特尔特在担任达沃市长期间,就一直与新人民军保持良好的关系,多次进入他们的营地进行谈判,带回被他们俘获的军人与警察。确定当选后,杜特尔特在短时间内就表示要恢复与菲共的和平谈判,频频向左派与菲共示好。一方面,他表示要留出4个内阁职位给左派:农业改革部、社会福利部、环境和自然资源部以及劳工部。另一方面,他还提出要派人到欧洲去接回流亡的前菲共领导人西松。西松原是一名政治学教授,曾是杜特尔特20世纪60年代在马尼拉上大学时的老师。

可以肯定的是,杜特尔特与左派之间的亲密互动,不仅仅只是源于他与菲共前领袖之间单纯的私人情谊。虽然出身于政治家族,但杜特尔特的言行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平民领导人,政策主张上也与左派有许多共鸣之处,例如经常表现出同情穷人和弱者、不满美军基地的存在等等。但是,在杜特尔特担任达沃市市长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没有显示出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倾向。他之所以与菲共有许多共同点,主要还是源于他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以及执政风格上的实用主义。

在菲律宾,民族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有许多类似的地方。而实用主义,则使杜特尔特注意到左派得以长期存在的政治、社会现实(贫穷、社会不公、政治垄断,等等),并使得他乐于采取左派的主张。这并不意味着他完全认同左派。杜特尔特曾清晰地宣称,他不会委任“共产党的铁杆分子”入阁。至于和谈,他也强调,只有他对政府与菲共—民阵(菲共的外围组织)之间的协议感到满意,只有协议有利于且不危害菲律宾共和国,他才会愿意这样做。

即使如此,杜特尔特与左派的“亲密接触”还是可能对未来菲政局投下变数。菲律宾政治社会中长期存在强大的反左力量,包括:首先是那些政治精英与家族,他们垄断了大量的政治资源与财富。其次是具有广泛影响的天主教教会。第三是长期与菲共新人民军作战的军队。第四是影响无处不在的美国的反对。面对左派力量的增长,这些力量都是十分警惕的。一旦出现对他们根本利益不利的政策变动,不排除他们可能联手制造各种****,从而使菲律宾政局陷于前所未有的变数之中。

无论什么时候,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及具体实施总是由其内政决定的。在阿罗约担任菲律宾总统时期,菲律宾与中国签订了不少合作项目,但是,许多合作成果都因为其内部政局因素而葬送。关心菲律宾未来国内政局的变化,也有利于我们理解其外交政策,特别是菲律宾南海问题政策的可能走向。(作者是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