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童增:三菱向中国劳工谢罪 历经艰难得之不易

童增:三菱向中国劳工谢罪 历经艰难得之不易

20余年漫漫索赔路 三菱向受害劳工正式谢罪

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约四万名中国人被强掳至日本国内,三菱材料公司前身的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及其下包公司接受了其中的3765名。这些中国人在极其恶劣的劳动条件下,在饥寒交迫中每天被迫从事奴隶劳动。非人的生活、加害者的暴力,伤病得不到任何医治,使得其中的722人死在了日本。

上个世纪1990年,还是大学教师的童增发表了“中国要求日本民间受害赔偿”万言书,掀起了中国民间对日索赔浪潮,当时包括三菱受害劳工在内的中国二战受害者纷纷写信给日本驻华大使馆要求谢罪赔偿,但此后4年时间里日本政府一直没有理睬。

1994年,事件迎来了转机。一名叫小野寺利孝日本律师因来华目睹了日本侵华战争罪证深受触动,随后他主动找到了童增,表示愿意帮助中国受害劳工讨回公道,在日本打这场索赔官司。

同年8月,小野寺利孝与童增在北京签署了委托协议,这也正式开启了中国劳工对日索赔诉讼之路。

1995年开始,在小野寺利孝的带动下,日本众多律师以日本政府和加害企业作为被告,为中国受害劳工在日本提起了多起诉讼,其中起诉三菱材料共有5个案子,即札幌、东京、福冈、宫崎、长崎等地方法院诉讼。

“参与其中的日本律师有将近300名,并且全部是公益的,10余万日本民众也签名表示支持。”童增向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介绍说。

2003年,童增曾亲赴日本札幌法院,为中国被掳劳工出庭作证。然而,事情并非一番风顺,2007年4月27日,日本最高法院就“西松组(现西松建设公司)中国劳工诉讼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了中国劳工的诉讼请求。同日下午,日本最高法院就中国“慰安妇”诉讼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中方原告的赔偿请求。

日本最高法院的判决意味着,此类案件以后很难再获得胜诉。但日本最高法院也建议,涉事的日本企业与受害者展开协商解决这一问题。随后,中国劳工受害者便开始了漫长的交涉过程。

终于,在2016年6月,当年三菱公司的受害劳工及其遗属迎来了加害企业的谢罪,达成了解决协议。

在双方的《和解协议书》中,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明确地承认了中国劳工人权被侵害的历史事实,向受害劳工及遗属表示了“真诚的谢罪”,并且作为谢罪的表示,向每位受害劳工或是遗属支付10万元人民币,以及承诺出资为受害者修建纪念碑,从而让日本后人铭记被强制掳日中国劳工的历史。

20多年的斗争与努力,中国受害劳工终于讨回了属于自己的公道。

童增:三菱向中国劳工谢罪 历经艰难得之不易

索赔诉讼获多方援助 日本律师为打官司变卖家产

“受害劳工及其家属能等到今天这样一个结果太不容易了。”童增回忆说,在漫长的索赔过程中,遇到了诸多阻碍和困难,而最终能令三菱公司与劳工达成和解,离不开包括在日华侨华人以及日本律师界的多方援助。

据童增介绍,20余年的索赔过程中,有不少华侨华人参与到协调工作中,有通晓日文的人士帮助从事翻译等工作,包括中国律师康健等人也在20多年的时间里进行了法律援助,还有不少中方人士充当了志愿者的角色。

“有一名中国受害劳工的女婿,从90年代起就放弃自己经营的建材生意,专心帮助寻找受害者下落,至今已经寻找到5000余名受害者或其家属的下落。”童增说。

而日本方面,也有不少有识之士参与到其中。据童增回忆,当年带头发起诉讼的小野寺利孝一度变卖了自己的汽车,并将房屋抵押贷款,为的是筹钱帮助中国人打这场官司。

“20多年的坚守,最大的动力还是来自中国受害劳工要讨回公道的坚定决心。”童增告诉记者。

“1993年,有9名来自河北的受害劳工来到北京,并到我当时所在的工作单位找我,当时我没有上班,单位想让这些人先回去,但这9名老人非常执着,直接在单位的院子里坐下等我,饿了就从帆布包里拿出从老家带来的大饼吃。”

对于当年的经历,童增仍然印象深刻,他说:“这些老人的决心之大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他们的一个眼神都能透露出强烈愿望,对我的鼓励非常之大。”

童增:三菱向中国劳工谢罪 历经艰难得之不易

原告越来越少 还有多少人能等到迟来的“道歉”?

“三菱公司谢罪,从历史上就认定了当年的加害企业的罪行。”童增说,三菱公司此次的行为不仅在中国民间对日索赔中起到了示范作用,同时也让日本民间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告诫日本年轻人不要忘记历史,珍惜和平,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对中国的年轻一代也同样具有教育意义。

但记者了也解到,目前,对三菱公司的索赔案中只找到了1000多名幸存劳工和遗属,这其中尚健在的劳工只剩下了10余人。而据童增回忆,上世纪90年代时,对三菱索赔案的劳工还有大约200人左右在世,20多年过去了,他们中的大部分没能等到最后的“道歉”便离开了人世。

“未来我们会加快起诉的节奏和步伐。”童增说,接下来他和有关人士将通过努力,找出更多当年的加害企业,对其发起诉讼。另外,他表示,随着中国立案登记制的实施,未来,受害劳工在国内起诉的案例或将增加。

此外,据童增介绍,三菱公司方面此次将拿出近2亿元人民币对过去的罪行进行补偿。这其中,除了对已找到的受害劳工或遗属进行补偿外,该企业还将拿出大约3000万到5000万元作为活动经费,用于寻找其余劳工或遗属的下落并进行补偿。

“人的生命和尊严是不能用金钱来计量的。回顾我们遭受的苦难和伤害,回忆惨死在三菱矿山各个作业场所的七百余名同胞,失去的生命、被践踏的尊严,是多少金钱都无法弥补的。”作为受害劳工的代表,闫玉成、阚顺、张义德三位健在的老人在和解协议声明中这样说。

但他们表示:“战后七十多年过去了,绝大多数受害者已经不在人世,我们至今的斗争和努力是为了捍卫我们的权利和尊严,是为了事实作为事实被承认、历史作为历史被记忆,为了历史悲剧不再重演。”(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