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末期,约4万名中国劳工被强行押解到日本,进行强制的体力劳动。70多年后的2016年6月1日,三位中国劳工代表与三菱综合材料公司签署和解协议,接受三菱材料的谢罪并达成和解。三菱承认中国劳工人权被侵犯的历史事实并表示深刻反省,将向每位受害劳工或遗属支付10万元人民币,承诺出资为受害者在日本修建纪念碑。这个结果中国人争取了20多年。

今日接受三菱材料谢罪并达成和解的三名中国劳工代表分别是96岁的阚顺、89岁张义德和87岁的闫玉成。他们代表所有接受三菱综合材料公司谢罪并同意与其达成和解协议的被掳劳工或遗属,与该公司代表木村光签署了协议,接受三菱材料的谢罪并达成和解。

赔偿10万 三菱正式向受害中国劳工谢罪

[align=left]

[align=center]2015年8月,二战中国三菱受害劳工团体召开通报会,声明愿与三菱公司达成和解

在双方的《和解协议书》中,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明确地承认了中国劳工人权被侵害的历史事实,向受害劳工及遗属表示了“真诚的谢罪”。作为谢罪的表示,三菱材料向每位受害劳工或遗属支付10万元人民币,承诺出资为受害者修建纪念碑,从而让日本后人铭记被强制掳日中国劳工的历史。[/align]

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介绍,在已经找到的1000多名幸存劳工和遗属中,约95%以上同意此次与三菱综合材料的和解。

据了解,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约四万名中国人被强掳至日本国内,三菱材料公司前身的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及其下包公司接受了其中的3,765名,这些中国人在极其恶劣的劳动条件下,在饥寒交迫中每天被迫从事奴隶劳动。非人的生活、加害者的暴力,伤病得不到任何医治,使得其中的722人死在了日本。

现年70多岁的刘焕新已从事劳工诉讼25年。去年7月,三菱方面发出谢罪文时,他曾对媒体表示,这些受害劳工逐渐去世,“1995年我们进行了摸底调查,全国有38953名被掳劳工,有线索的26000人,能得到资料的有17000人。当时,全国的幸存者有2400人,而今只剩下不足700人。在这其中,能表述的,也是寥寥无几。”


三菱公司在去年7月发布的谢罪书中表示,“过而不改,是谓过矣”。该公司坦率而真诚地承认各位中国劳工人权被侵犯的历史事实,并表示深刻反省。各位中国劳工远离祖国及家人,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蒙受了巨大的磨难和痛苦,对此,该公司承认作为当时的使用者的历史责任,向中国劳工及其遗属真诚的谢罪。并对身亡的各位中国劳工表示深切的哀悼。[/align]

上个世纪1990年,大学教师童增发表了“中国要求日本民间受害赔偿”万言书,掀起了中国民间对日索赔浪潮。当时包括三菱受害劳工在内的中国二战受害者纷纷写信给日本驻华大使馆要求谢罪赔偿,不过,此后几年中,日本政府一直没有理睬。

赔偿10万 三菱正式向受害中国劳工谢罪

[align=center]对日索赔第一人童增

1994年8月,日本律师小野寺利孝与童增在北京签署了委托协议,1995年开始,日本众多律师以日本政府和加害企业作为被告,为中国受害劳工在日本提起了多起诉讼,其中起诉三菱材料共有5个案子,即札幌、东京、福冈、宫崎、长崎等地方法院诉讼。[/align]

经过取证诉讼以及双方漫长的交涉,20多年后,才迎来了加害企业的谢罪,达成了加害企业和受害者之间的解决协议。

今次受害劳工代表与三菱材料达成和解协议后,现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的童增对中新网记者表示,“我们尊重、理解和支持受害者及遗属的这一选择。在目前日本政府及多数加害企业仍无视受害劳工的历史事实,无视受害者要求的情况下,我们对三菱综合材料公司在这一历史问题上的态度给予积极评价。”

童增称,“我们今后要继续敦促日本政府和其他加害企业,认真对待、全面解决受害劳工这一历史遗留问题,应该像三菱材料一样正视受害劳工的历史事实,深刻反省和谢罪,学习德国设立的‘记忆、责任和未来基金’,全面解决受害劳工问题,从而铭记历史,不让悲剧重演,真正推动和促进中日两国之间的友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