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衰美国?为时过早!

导读

继欧洲秩序之后,美国的自由国际主义体系成为国际风云舞台上一朵璀璨的奇葩。然而,美国版国际秩序的推进并非是顺风顺水的,从冷战时期的单方背约到风光无限的霸权年代,再到问题重重的新时代,“美国理想”一直处在动荡的、变幻不定的状态。当前,唱衰美国的论调极为泛滥。面对日益复杂的全球治理难题,美国真的江郎才尽了吗?美国的霸权地位果真朝不保夕了吗?中国能否成为美国的“接棒手”?

本文由盘古智库研究员李玲飞及自媒体编辑张榕根据盘古智库“智见”讲座第9期暨《踌躇的霸权:美国崛起后的身份困惑与秩序追求》读书分享会演讲实录编辑整理而成。

主讲嘉宾

王立新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美国史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中美关系史研究会理事、南开大学《世界近现代史研究》编委、暨南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学术顾问、《北大史学》执行主编(2009-2013)。著有《踌躇的霸权:美国崛起后的身份困惑与秩序追求(1913-1945)》《意识形态与美国外交政策—— 以20世纪美国对华政策为个案的研究》及《美国传教士与晚清中国现代化》等。

冷战年代:被背弃的美国原则

二战后,美国版国际秩序遭遇了挫折。

伴随着美苏合作的解体和冷战的兴起,东西方分裂,导致“自由国际主义”区域化。既有的国际秩序和国际规范流行于西方阵营,就是美国所称的自由世界。苏联及东方阵营则没有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自由国际主义”的机制。

冷战时期的集体安全体系总体上是失效的。集体安全体系是在西方阵营实现了美国领导下的国际合作,这和罗斯福和威尔逊的设想有很大的差距。联合国在冷战时期维护国际和平和安全方面,不是说完全没有成效,但是在维护基本安全方面实际上是失效的,特别是美苏之间长达几十年的冷和平,而且冷和平下,美苏之间没有爆发大规模战争不是因为联合国的存在,而是因为核威慑。

保障人权的原则被长期搁置。1948年建立了国际人权标准,但是由于美苏冷战爆发,美国对维护人权问题也是三心二意,一直到赫尔辛基会议,国际人权保障机制才真正提到国际社会议程。

当时,国内种族歧视是美国的人权污点。这对美国非常不利,因此,战后联邦政府强烈要求美国改变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制度,这个问题在60年代中期基本得到了解决。

另外,美国对其倡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原则部分背弃。随着冷战的兴起,美国开始用结盟的方式建立了北约以及东南亚安全体系,以此来维护自身安全及其盟友的安全,这实际上背弃了大国合作原则。

然而,美国部分背弃原则并不意味着该原则没有意义,只是理想和现实之间总是有差距。罗斯福、威尔逊、赫尔都是具有高远理想的自由主义者,也是民主党的领袖,他们的理想原则在现实美国社会遭遇一定的阻碍是很正常的。

后冷战时代:自由国际主义的黄金年代

后冷战时代,尤其从1990年到2000年,美国版国际秩序非常辉煌,进入到黄金时期。一位美国学者提出,后冷战时代美国倡导的国际秩序是主导性的、霸权性的,类似于餐馆菜单,顾客必须在餐馆提供的“民主、自由贸易和集体安全”菜单上点菜,如果什么都不点,只能捱饿。特别是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奉行自由贸易的原则,实现了经济高速发展,包括那时中国的政治领域在美国人看来也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所以说,这是自由国际主义的黄金时代。当然,该秩序很快遭遇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挑战,它对美国倡导的原则是唾弃和反对的。

当下:矛盾重重的困顿时代

当前,美国版国际秩序也面临一些挑战。日益增多的全球事务与明显加快的全球化进程已引发了一系列全球性问题,急需全球治理。环境问题、跨国公司对民主国家的政治腐蚀、贫富分化等都是该秩序面临的挑战。因此,美国试图调整该秩序以应对全球化进程的挑战,包括TPP谈判。

此外,还有新兴国家的不满,这里特别是中国的不满。应对措施是提高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投票权,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中中国的投票权。

当前美国领导力下降,这与2008年金融危机和美国经济危机有关。最近两年,美国经济强劲复苏,经济实力、国力已经走出了低谷,又开始回升。领导力下降还表现为美国政治的极化,两党政治的极化导致两党在很多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致使很多问题不能得到批准。美国提出重镇美国经济、加快科技创新、加强军事力量以应对挑战。

专家评点

全球治理,美国黔驴技穷了吗?

程亚文(上海交通大学环太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美国确实为世界提供了新秩序、新途径,应该说通过美国的建立极好地解决了当时困扰世界的问题,但在今时今日的场景下,以美国为核心代表的西方力量治理世界已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一战前,随着众多国家的加入,欧洲沿用的旧秩序已不能满足全球治理的需要,此时,还是新兴经济体的美国创立了能纳入世界各国的开放体系,从而超越了欧洲。美国创立的这一套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如德国、法国等这些老牌工业国家的问题,但时至今日,随着中国及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加入,国际局势已不同于往日。更重要的是,互联网大肆崛起的时代,用以往的知识体系应付今天的世界更是不可能的。因此,创新这个问题是值得思考的,而中国又能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这无疑是今天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

王立新(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

您提到的知识匮乏的问题非常好,因为全球治理、包括国内治理都依赖于知识,都依赖于领导人与社会精英的智慧。能不能生产新的知识,能不能生产出解决当前问题的知识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国家的成败。尽管时代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但据我观察,美国仍然是强大的新知识生产中心。而出现知识匮乏这一问题,并不等于美国没有办法正确解决这个问题。我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美国大学中强大的知识生产能力必然会弥补知识的匮乏,这是他们的优势所在。我判断新知识不会产生于中国,因为中国社会科学太不发达,中国社会科学和美国差距很大。

美国霸权大厦将倾?

郭拥军(中国现代国际关系院涉台中心主任)

从知识匮乏问题延伸出来,长远看美国霸权地位的有效性。从这个角度来讲,美国知识再生产能力确实比较强,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美国的人口结构中包含极大比例的外来移民。直到现在,美国还是把各个国家辛辛苦苦培养的最优秀的人才,在其完成基础教育或者本科教育之后,都吸引到他们那里去。

易鹏(盘古智库理事长)

美国霸权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技术维度的挑战,互联网去中心化的特征对美国霸权造成了一定冲击。信息社会需要对霸权问题进行多维度的思考,美国在这方面走在世界前列,其掌握着信息规则制定权和研发能力、信息迭代能力。举例来说,现在中国很多大企业到美国买公司,但是买回来也没有意义。因为技术一迭代以后,买回来的企业很快就落后了,而美国企业还保持着技术持续创新的能力。

中国现在有50万在美留学生。盘古智库在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调研的时候,碰到的都是清华大学过去的,问他们毕业回不回国,三年前回去的比例70%,现在的比例是50%,这是我们自己的调研。我个人认为这已经是马太效应。当技术、金融、道德价值观等软实力要素齐聚美国时,在全球经济萎缩的情况下,美国却在复苏。

魏红霞(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编辑部副主任)

当前,唱衰美国的言论泛滥。对此,我们应该用严肃的学术观点分析美国的处境,深入研究美国内在机制的活力及自我调节能力。国际社会中,我们应该关注日本,研究日本80年代崛起的时候如何看待美国,美国又是如何使日本深陷泥潭的。总之,对霸权国家的正确评估,有助于我们看清楚自身的实力与地位。

王立新(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

直观来看,美国目前还没有走完一个完整的盛衰周期。至于美国正处于周期的哪一个阶段,这是不好预测的。有学者做过研究:大英帝国霸权持续一个世纪,而美国霸权真正兴起被认为是再1945年之后,如果做一个简单类比,美国霸权如果可以持续一个世纪,应该到21世纪中期,即2045年前后终结。当然历史不能简单的类比,美国和大英帝国有所差异。美国制度的自我调整能力、知识生产能力、创新能力,其移民国家、多元社会的特殊性质,都不能让我们做这样简单的判断。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从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以及美国整体的状况来看,都没有出现不可逆的衰落迹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