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若把万吨装备运上世界屋脊 可抢先战略先机

中国若把万吨装备运上世界屋脊 可抢先战略先机

中国若把万吨装备运上世界屋脊 可抢先战略先机

中国若把万吨装备运上世界屋脊 可抢先战略先机

中国若把万吨装备运上世界屋脊 可抢先战略先机

中国若把万吨装备运上世界屋脊 可抢先战略先机

中国若把万吨装备运上世界屋脊 可抢先战略先机

中国若把万吨装备运上世界屋脊 可抢先战略先机

中国若把万吨装备运上世界屋脊 可抢先战略先机

60多年前,一条川藏公路连通了内地和西藏,60年后,随着航空等交通方式的普及,“进藏”似乎已不再是难题。今天,川藏公路还那么重要吗?川藏线的意义又在哪里?据不完全统计建国以来,几代高原汽车兵常年往来于这条道路上,西进,东返,将内地的物资源源不断地输向西藏。据统计,共计出动车辆100多万台次,运送各类物资500多万吨、人员100多万人次,行驶36亿车公里。

西藏高原是我国西南边疆的天然屏障。川藏线(成都至拉萨)是连接川藏的重要陆地交通线,由于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对部队的军事行动及卫勤保障工作有直接影响。

战略评估显示,有着世界屋脊之称的青藏高原,从军事战略角度上讲具有重大意义,简单的说站在这个高地上,相当于站在世界的制高点上,在这里发射导弹,比在地势较低的地区更加节省燃料,同样的导弹打的会更远。川藏线、青藏线的开通我们就可以把我们的导弹运到平均海拔5000米的高寒地区去,形成辐射亚洲腹地的战略力量。

军事评论员符义鹏指出,从武器装备保障上讲,最新研发的武器需要在高海拔、高寒地区进行测试,现目前中国的运输能力可以走运输机,但是要检测坦克或者是大型地面机动装备直接走青藏线是最直接的选择,从中可以积累很多高寒地区后勤保障经验。就拿中国现目前正在试验的运-20来说,就出现在中国高海拔某基地,传闻中的中国直-20地区最早也是在高寒地区进行,可想而知这块祖国的宝地是有多重要。

我们在新闻上看到的是粮食、蔬菜、土特产用火车沿青藏铁路运进运出,我们看不到的是坦克、装甲车、重型火炮、大批武器装备和部队沿着这条铁路进入西藏,这条铁路让对面的印度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它们引以为豪的所谓后勤优势被青藏铁路抵消的一干二净。

“外行看笑话,内行看后勤”川藏线是中国战略后系统的重要部分,各国军队表面上是在拼谁的军事装备先进,而实际上比的是谁的后勤保障能力更强,美国为什么要在全世界建军事基地?为的就是满足美国军队全球化投送能力。最近美国放开对越南武器禁运、对印度大量出售武器装备这都是想让南亚成为美国的后勤保障“仓库”,美国人可谓是居心叵测了。

英媒:中国建川藏铁路有深意 穿过全世界最可怕地形

英媒称,一位高级工程师把它称作“一辆巨大的过山车”。他所指的是中国计划修建的从西南部低地,穿过一部分全世界最可怕的地形,到达西藏的一条铁路。

据英国媒体5月20日报道,在中国近几年的铁路修建盛况中,这将是最值得纪念的:全长约1800公里的铁路不仅要穿越地震频发地区,相当一部分的铁路还要从隧道中或桥梁上通过。

报道称,川藏铁路的长度小于青藏铁路,但修建却要花费更多时间。这条铁路预计耗资上千亿元人民币。拉萨的海拔比成都平均海拔高出约3000米,这条铁路一路将上上下下,穿越多座高山,其中有些山峰比西欧最高峰勃朗峰还要高,它的累计爬升高度超过14000米。

现有的从成都到拉萨的公路,一些路段事故多发。一些中国司机把通过318国道视为对自己的车辆以及自身耐力的终极考验。

报道称,2014年,相对容易修建的部分,即离拉萨和成都最近的两个路段动工。目前,政府似乎已经做好修建更艰难路段的准备。近期的一些文件中提到,将加快推进川藏铁路康定至林芝段的相关工作并开工建设。

西藏的壮丽景观,必然让新铁路受到广泛关注。它也必然会吸引很多来自四川的农民工,到西藏来挣钱。从成都到拉萨,走公路需要3天。川藏铁路建成后,成都至拉萨的运行时间有望缩短至13小时。

官员们还看到了别的好处。这条铁路将穿越一个木材和铜等自然资源丰富的地区。

报道称,它还将从中印边界争议地区附近经过,这令印度不安。中国官方媒体2014年曾报道说,建设川藏铁路的任务“十分紧迫”,这不仅是出于开发西藏的需要,也是出于国家国防建设的需要。

美媒称,在中国西南边陲的中缅边境附近,险峻的怒江大峡谷逐渐变窄,成为泡沫飞溅的激流,强大的水流形成一个个漩涡,一座简陋的吊桥横跨两岸,在上锁的生锈大门上挂着一块“止步,施工”的牌子。

据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4月10日报道,这座废弃的吊桥是暗示这里曾进行过一场长期环保战的唯一迹象,这场战争可能已接近尾声。十多年来,环保积极分子与一家国有水电公司作斗争,反对在怒江这条中国最后的天然河流上修建巨型水坝的计划。反对筑坝者称,他们闻到了胜利的气息。

他们列举了几个理由:中国经济减速正在降低电力需求。地质学家警告说,待选坝址附近有发生地震的危险,这让相关部门惊恐。还有,中国最高领导层可能改变了主意,正在发出尊重环境的新信号。

驻在北京的资深生态斗士马骏(音)说:“显然本届政府比前几届对环境更慎重。政府更加关注环保。”他提到政府最近加大了控制空气污染和碳排放的力度。

报道称,这或许刚好足以拯救怒江这条中国唯一没有修建水坝的河流。这条河流经云南的一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世界遗产保护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该地区描述为“中国最具生物多样性的地区,也可能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程度最高的温带地区”,这里生活着稀有的小猫熊等动物和白点鹛等鸟类。

政府和可能的施工方、电力巨头华电都没有依法发布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但总部设在昆明的云南省大众流域管理研究及推广中心主任于晓刚称,如果进行这个项目,那“它将破坏河流生态”。这个环保组织反对在怒江上修建水坝。

怒江在流向下游的热带国家缅甸时途经中国一些最迷人的景色,以拥有险峻的峡谷、白雪皑皑的山峦和高山草甸为荣。怒江在缅甸被称作萨尔温江,从哪里流入安达曼海。

报道称,水电公司早就觊觎怒江的能源潜力。但在2004年,在种种压力之下,包括公众抗议,政府搁置了在怒江上修建一连串13座水坝的最初计划。然而在2013年,北京悄悄允许华电着手规划5座水坝,包括在西藏的松塔水坝。此后,中国最高规划机构国家发改委搁置了有关修建松塔水坝的预可行性研究。

近来,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宣布,禁止在怒江支流修建小型水电项目,还宣布云南省政府推动怒江大峡谷申报国家公园的计划,此举将使旅游业、而非水电成为驱动经济的力量,这让环保人士燃起了新希望。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上月援引李纪恒的话说:“未来5到10年,怒江大峡谷将成为世界级旅游目的地。它甚至将超过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

国际河流组织中国区总监斯蒂芬妮·延森-科米尔说:“这是个好迹象。”她还说:“这更有可能使政府停止大型水电项目。”国际河流组织是一个倡导大坝修建中的社会和环保责任的压力集团。

电力需求的增长正随着经济而降温,政府的长期规划,即从以工业为基础转向更多以服务业为导向,也将带来下行压力;工业用电占中国发电量的80%。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说:“中国电力市场供大于求,因此电企对加大投资的前景并不看好。”

他说,眼下来自市场的压力要大于来自非政府组织的压力,市场有可能扼杀怒江大坝工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