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期想认真地研究一下日本的军事,但因对其历史、人文等方面了解甚少,这就导致了很多问题难以追根溯源。堂主觉得,一个国家今天的选择及社会特点,总会带有其历史、文化、传统、道德等方面的传承痕迹。于是从图书馆借阅了两本相关的书;一本是日本史学家藤原彰所著的《日本军事史》,它的时间跨度从明治维新前后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二是美国人约翰.W.道尔所著的《拥抱战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主要是想从近代日本开始理清它到现代的在军事上的一个基本脉络。只是认真读下来才知道,即便想在时间上做一个切割,也不能不研究其更久远、更深层次的东西。对日本的军事研究来说,其中我感觉最为重要的一样东西就是“武士道”,于是不得不花些时间进行这方面的涉猎。对于日本人的艺术,我以前接触很少,可能这里多多少少带有与“爱屋及乌”相反的情绪。你不喜欢一个国家,潜意识中也会对它所有的东西产生一种拒绝的情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也努力地想试着去接触一下。其中较早、较多多的就是日本的音乐。很多年前常听“和平之月”这个亚洲音乐品牌的曲子,感觉他们在这一文化方面比我们做得要好。而对于其它形式的艺术则极少涉猎。至于日本电影,头脑中还停留在当年的《追捕》《人证》等经典,近年的也只有《入殓师》(主要是因为它获得奥斯卡外语片奖的缘故)。前几日我在自己的公众号“军迷学堂”里推送了一篇《“武士道”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而后将其发至铁血论坛之中,在网友的讨论中谈到了对电影《切腹》中所反映武士道方面内容的评价。于是,自己利用空闲时间从网上进行了观看,看完后感觉还是很有感慨的,于是粗略整理一下,不敢称为影评,算是个观后感吧!

从年代上讲,《切腹》是一部老电影了,它拍摄于1962年,由小林正树执导。小林正树曾作为旧日本军人,作为参加过硫磺岛战役并得以幸存的人,他的电影大都带有揭露日本文化黑暗面的特征。《切腹》就是其代表作品之一。通过这部片子,我还算认识了仲代达矢这位日本的老明星,感觉他在片中的演技真是超一流。资料显示这部电影获过第16届戛纳电影节(1963年)评审团特别奖,还获过金棕榈奖。据说当时在日本曾遭禁映,单凭这一点,我们就可以断定它与批判主义有关。[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1484744_1.html/ ]

小林正树(1916-1996)故事发生在日本宽永庚午7年(1630年)5月13日江户幕府的将军德川核心集团井伊直政家。那时,在德川幕府统治下的日本,内战结束,被认为是“天下太平,四海平静”的年代,由于很多以往的大名在战争中被打败,在政治斗争被取消土地等原因,致使很多武士“突然被夺去了生计”。有的武士随着主人的失败而切腹自尽以示效忠(片中津云半四郎的好友千千岩阵内,也是千千岩求女的父亲就是一例),更多的武士则漂泊为浪人。他们的生活“就像是活在一间以沙地为地基的房屋里,狂风意味着一切的结束。”在这种情况下,这些浪人会做出一些与以往武士道精神相违背的事情来,有的四处寻找新的雇主,有的甚至借口在人家庭院切腹相要挟。而那些有势力的家族,为了宁事息人,往往会拿些钱物来打发这些浪人。而一旦某家这样做了,其他的武士就会接踵而来,令他们不胜其扰。

那天的正午时分,一个自称是以前元芸州广岛福岛家家臣的武士津云半四郎来到井伊家门前,述说着自己主人家自元和5年始家道中落,而他来到江户,过着郁郁不得志的生活,在贫困的压迫下,他希望得到新雇主的雇佣,否则就要借其府上作为自己的切腹之地。为此,井伊家的老臣向他讲述了一月份在他家发生的有武士以同样借口来“敲诈”,虽然他所佩带的武士刀是竹刀,虽然他一直哀求让给他一两天的时间,但最终仍被逼迫以竹刀切腹自尽的事。当然,井伊家臣讲的这个故事,主要是想以此打消津云半四郎“敲诈”的念头,只是这个津云半四郎执意要完成切腹仪式。于是,井伊家人就想将计就计,答应协助他完成作为一名武士的切腹心愿。

于是,井伊家的所有武士都来见证这个仪式,但在此过程中,津云半四郎从井伊家武士中指定的三个“副手”(即介错)却因故都没有到场。

说到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切腹”和“介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在日本武士道精神中,“切腹”被认为是光荣赴义行为。虽然其过程公认是极其痛苦的,但事实上这种痛苦也是为了显示武士道精神所要刻意制造而成的。其来源据说是在永祚元年(公元989年)藤原家的一名武士叫藤原义,他武功高强,却无恶不作,且诡计多端。在官兵抓捕他时,他自知逃走无望,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举刀将腹部一字切开,然后挑出内脏扔向官兵而死。后来这种切腹自杀的方式,逐步演变为武士道最崇高的典范,成为了武士们在战败、引咎、尸谏、赐死或因其它原因结束生命时的必然选择,因为非此举不足以证明自己武士道精神之彻底。为此还分为了一字切、二字切、三字切、十字切等多种形式,并规范出一整套仪式流程,且有如必须始终忍受住痛苦而不惨叫;尸体不能倾斜、后倒,只能前伏;双膝必须合拢等等变态要求。后来大都演变成了有“介错人帮助下”的切腹仪式:也就是切腹者自己找一名助手,这个助手被称为“介错”。当切腹者切下一刀(后来又演化成切腹者拿刀,甚至是拿纸扇比划一下即可)时,由介错挥刀斩向其头部,要求既要斩断脖子,又要有部分皮肉相连。因此,作为介错之人,必须是剑术高手。同时,由于他是由切腹者指定的,因此又被认为是“非常荣幸的”。在二战中日本军官的切腹,其介错人往往使用枪支进行。

回到电影,在井伊家奴去联系津云半四郎所逐一指定的三名介错时,他向当场的众人讲述了他的故事,这个故事当中则又涉及到了前面所提到的他的好友千千岩阵内和他的儿子千千岩求女。原来,津云半四郎应好友之托照顾着千千岩求女,不但把他带大成人,还让他娶了自己的女儿――美保。千千岩求女教书,美保则和津云半四郎糊纸扇、油纸伞,一家人过着贫困而又幸福的日子。不幸的是,美保生病,他们的孩子――金吾也高烧,千千岩求女想找更好的工作赚钱为他们治病,雇主却认为不能雇佣带刀的武士。在他卖掉了自己的武士刀仍不能解救家人的万般无奈下,他佩带着竹刀来到了井伊家,却被真的逼迫以竹刀切腹。津云半四郎知道真相后,分别找到其中三位起了重要作用的井伊家的武士,经过决斗,切掉了他们的发髻。按照当时武士的规矩,发髻被人切掉是件奇耻大辱的事。因此那时他们都不在场,因为他们不得不躲在家中请长病假,以等着发髻长出才敢出来见人。

但是,作为统治阶级的井伊家,并没有被津云半四郎的事故所打动,也没有丝毫意识到自己在此前的做法有过哪些不妥,相反,他们为了维护自己家族的尊严、名誉、地位,仗着人多势众而要杀人灭口。津云半四郎被迫应战,在杀死井伊家4名武士、杀伤8人情况下,在对方火枪口前切腹,而同时枪声也响了。[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故事的结尾,是井伊家如何将此事向社会交待。这一事件被描述成了:浪人津云半四郎在伊家宅內切腹自尽,而井伊家有4名武士因病而亡……至于那几们被削去发髻的武士,除了自己已经切腹之外,其余仍被逼切腹,并被宣传成是因病而死。为此,井伊家受到上级表扬,其社会地位得到了巩固…….

人们建立一种道德观来约束自己,如同人们树立一个偶像再去吓唬自己对于这样的一个故事,不同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堂主认为:其一,影片中虽揭露、反讽了武士道的外厉内荏、虚伪、无情以及对人情的践踏,但并没有彻底否定武士道。倒是觉得作者本身也是想把主人公津云半四郎描绘成真正具有武士道精神的武士。给人一种“武士道是一本好经,只是有人把它念歪了”的感觉。堂主觉得,人类很多时候,很多地方都会犯这种毛病,即为了“存天理”而不得不“灭人欲”。作为统治阶级,要想维护自己的统治,想方设法地用“道德、宗教”层面的东西去控制人的思想,这种想法、做法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对人来说,最难控制的就是其思想。我们经常讲,认识上去了,行动就自觉了。这应该是一个普遍的真理。只是在按那个统治阶级宣扬的道德观要求民众的过程中:一则要看能否统一标准,既要求别人,也要同样要求自己。“满嘴的仁义道德,满心的男盗女娼”这一点在很多文学作品中都是有所体现的。二是要看是否体现人性上的关怀。至少不能提倡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让多数人去做出巨大的牺牲,也不能把一个人往死里整,让他没有活路。电影中的津云半四郎和千千岩求女同样鄙视那些去人家门前敲诈的行为,但看着病重的妻儿,他们的做法即使不被原谅,也可以被理解。而井伊家的做法,则完全是先入为主地将其否定,这一点是绝对不人道的。所以说,作者在这部电影中只作了有限的抗争,却没有实现革命性的觉悟。说白了,也只是个人对社会“规则”的反抗,这注定是个悲剧!其二,很多人将社会中的不公归于制度,事实上这也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好的制度还要靠好的落实才能取得应有的效果。不过二者相比,还是应该制度在先的。所以说,当社会出现了大的变革,相关的制度是必须应该跟上的。拿当时的日本来说,由于政治上产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么统治阶级就应该想到由此产生的某一群体――武士――他们的社会转型问题。忽略了任何一个群体的生存,都会在社会上制造不稳定的因素。想想我国近年来的变化快速而巨大,但在此过程中,新的群体不断出现(如农民工、流动人口以及他们的子女、家中的老人等),如果在制度上不能提供相应的保障,则必然会激化某一方面的矛盾,这种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序,自然而然地变成了社会上的不稳定因素。再比如近年国内出曾出现过一些参战老兵诉求待遇问题,这里也有社会发展太快,而实际的政策没有能够及时调整到位的因素,当然也有既有的政策没有得到很好落实的问题。

其三,所谓的一定的道德、观点、风俗、习惯等,都产生于特定的历史条件和背景,它们所维系的都是特定的时代或阶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进步、环境的变化,它们也自然而然地产生着相应的变化,其中合理的部分被继续传承下去,其中不合理的成分逐渐被弱化或者完全被摒弃。这个道理看似很简单易懂,但真做起来仍是极其不容易的事。其中的重点是在于区分出哪些是应该继承的,哪些是应该摒弃的。武士道作为政治文化的核心成分,它对于日本来说犹如儒家之于中国。武士道本身是武士阶层处世的准则,它不但是道德与伦理的约束尺度,更关系到人生意义、价值取舍等很多方面。在其发展的过程中也吸纳融合了儒道、禅宗、佛教、神道教等多方文化因素。在社会产生巨大变化的日本,是仍旧抱残守缺维护以往的武士道,还是要为其注入时代的内容,我想这也是日本人所面临的一个问题。否则,即便是整个日本国民认同武士道,但最终结果能是一个个武士“被切”。同样的道理,我们儒家思想中,在国学文化被广泛重新得到重视的今天,我们应该如何依据时代的要求去对它进行合理取舍,如何让人们自觉去践行,而不是被动地不得不去那样做,也是一个会关系到中华民族未来发展方向的重大课题。

其四,从艺术上来看,刚开始看时觉得画面角度、镜头切换方式都都很简单,但从整体上讲,整部电影得到了很好的统一。我不得不说,自己很喜欢这种逐步切入的叙事风格。影片中的武打场面个人觉得美感不足而写实有余,这一点也与导演想表现的主题思想有关,应该说它不是一部商业片,不是想靠花里胡哨的繁琐招式来吸引眼球的。武打设计上,很多时候体现出日本武士在战斗时那种双方双手握剑,缓慢移动,却出招奇快的特点。个人感觉这与日本武士、乃至日本人骨子里的观点有关。从军事角度上说,他们的作战呈现出轻下决断,认真准备,快速行动的特点。这与武士技击如出一辙,往往希望一击致命,速战速决。由于自己对电影艺术没有什么研究,在此也不便枉加评论。不过感觉主人公扮演者仲代达矢演技真的很棒,不论影片中他身为武士、还是作为朋友、父亲、岳父、外公等角色的场景,其表演都从表情、眼神、语言、语气、细节动作等方面体现得淋漓尽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