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潜艇采购弃日选法怕得罪中国?军报回应

澳潜艇采购弃日选法怕得罪中国?军报回应

原文配图:日本“苍龙”级潜艇。

近日,澳大利亚高达390亿美元的潜艇订单花落法国海军造船企业DNCS,曾一度被认为最可能中标的日本三菱重工意外出局,引发外界广泛议论。作为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防务装备采购,在此前两年的酝酿期中,日澳双方互动频频,包括美国也极力促成这一交易,而今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日本的处境实在是颇为尴尬。

在潜艇订单尘埃落定后,多国新闻机构都对澳大利亚前后剧烈的转变进行了分析。日本媒体认为“中国买下悉尼半条街导致澳洲拒买日本潜艇”,俄罗斯专家认为“澳大利亚不购买日本的潜艇是怕得罪中国”,即便是在国内也盛行着“强大的中国改变澳大利亚意志”的言论。在舆论的渲染下,好像真的是中国推动澳大利亚更改购艇计划、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臆造“中国推动论”不过是一厢情愿

在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背景下,日本紧随其后,一再掀起风浪。近年来,日本不仅在东海屡屡挑起事端,而且将触手伸向南海,先是向越南赠送“二手船只”,然后又和菲律宾签署《防卫装备及技术转移协议》,现在又想将潜艇出售给澳大利亚,与其构筑“准军事同盟”关系。日本一系列措施的目的在于进一步从海上对中国进行军事遏制与围堵,为其强行解禁集体自卫权、推行新安保法探路铺路,其用意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在此次竞标失败之后,日本没有从自身寻找原因,还将责任推给中国,究其原因无非是想趁机兜售所谓“中国威胁”“中国是地区秩序破坏者”等别有用心的言论,从而将中国推到南海沿岸国乃至亚太诸国的对立面,以达到其遏制中国的目的。

在澳大利亚商议潜艇订单的归属时,“中国的感受”会是澳当局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但是还远没有达到能够改变澳大利亚政府作出政治决策的地步。中国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国,是澳大利亚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推动力量,在经济利益的考量下,澳大利亚势必要顾及“中国的感受”。但是不要忘记,澳大利亚在经济上倚重中国的同时,在政治和国家安全上早就和美国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美国的感受”更需要考虑,而且优先级应该更高。美国政府前不久放出声音,“希望澳大利亚能够选择日本潜艇”,而最终结果是,澳大利亚并不买美国亲自出面为日澳“拉郎配”这个账。这说明,单纯以“经济利益”或是“政治军事同盟关系”来衡量澳大利亚的购艇决策心理,未免过于简单和武断。

事实上,中国始终倡导并践行合作共赢的对外交往理念,即便是彼此间存在矛盾与问题,中国也积极尝试从多个层面加强双边关系以利化解矛盾,而不是动辄采取对抗的态度与手段来处理国际关系。即便是中日政治关系因日方在历史问题和东海南海问题上跳踉而长时间处于僵硬状态,中日经贸关系也没有受到太大的阻碍,依然在正常开展,为双边关系转圜积极创造条件。澳方对此亦有感受,无需太担心在购艇问题上受到中方的经济钳制。因此,仅仅以经济上顾虑中国来衡量澳大利亚历时两年作出的选择,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所谓的“中国推动论”也不过是某些国家的臆造而已。

日本执意推销“苍龙”,也是一厢情愿

分析过政治、经济层面的因素,再说说澳大利亚购艇决策中对社会需求和技术层面的考量。其实,最大的问题在于日本本身。

如果日本在本次澳大利亚购买潜艇中竞标成功,12艘潜艇、近400亿美元的大单不仅可以为其提供十多年的丰厚收益,并且一举扭转“军工巨头”三菱重工利润下降的势头,同时也可以为日本研发下一代潜艇积累技术和经验,更能为本国不景气的造船工业提供上千个工作岗位。为了在竞争中取得优势,日本不仅求助于美国向澳大利亚放话施压,不久前更是在日澳共同军事训练中首次派遣日本自卫队潜艇访问澳洲,作为竞标者的“苍龙”级潜艇也在训练中亮相,颇有“堵着人家门口推销”的味道。

可惜的是,东京在为自己把算盘珠子打得噼啪响的时候,唯独没有充分考虑到堪培拉的感受。在宣布潜艇竞标结果时,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就特别强调,12艘潜艇将在阿德莱德建造,并为澳大利亚创造2800个就业岗位,“对澳大利亚海军、澳大利亚经济和未来就业来说,这都是很好的一天”。能将投入巨资的项目留在本国而不是外国实施,十分有利于促进本国就业进而赢得民众支持,这在当前世界经济普遍遭遇困难的形势下,是各国政府都要极力争取的。日本想将订单拉回国内的想法虽然没错,但必然会跟澳大利亚的需求背道而驰。日本从一开始便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其竞标落败也是必然的。

其次,对比“苍龙”和“梭鱼”,日本在技术层面并没有多少优势。从日本以前的潜艇发展来看,基本上都是新一代潜艇开始发展之后,上一级潜艇就要退役封存或淘汰,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维持日本的潜艇工业在订单有限的情况下有较高利润,其潜艇部队虽然规模受限却能实现战力跃升。但是,这样做也带来一个问题,即:日本对现役潜艇的升级改造考虑较少,经验也不足。而现代电子系统发展速度越来越快,各国潜艇在服役期间往往都要经过多轮升级改造,日本潜艇从设计上就缺乏升级潜力是一个很大的短板。

法国梭鱼级核潜艇模拟图具体到潜艇的性能,从相关资料看,“苍龙”级没有垂直发射系统,也没有使用特种任务艇、发射无人潜水器等特种用途,仅有的亮点大约就是锂电池。相比较之下,法国此次参与竞标的“梭鱼”级潜艇配备垂直发射系统,可以发射6枚对地攻击巡航导弹,具备发射潜射无人机、无人潜水器的能力,还可以搭载小型潜艇执特种作战任务,因此整体作战能力要优于“苍龙”级。另外,“梭鱼”级潜艇也配备有锂电池,这样就大大削弱了“苍龙”级的竞争优势。在AIP方面,“苍龙”级配备斯特林AIP系统,而“梭鱼”级配备的是燃料电池,燃料电池由于采用了化学能,相对而言安静性能较好,因此从隐身作战性能来讲“梭鱼”级也要优于“苍龙”级。另外,澳大利亚周边海域适合大型潜艇作战使用,在此次的潜艇换代中,其吨位定在4000吨级,而日本的“苍龙”级潜艇只是3000吨级,远没有法国“梭鱼”级潜艇的4700吨适合澳大利亚海军的需求。两下相较,澳大利亚看中法国潜艇,才是正确的选择。

分析了澳大利亚舍弃日本型号、选用法国“梭鱼”级潜艇的前因后果后,可以清晰地看出,日本一厢情愿推销自己的“苍龙”级潜艇失败后,又一厢情愿地将“罪名”扣在中国头上,企图借机抹黑中国。殊不知,如此拙劣的手法不仅不会达到其想要的效果,反而只会令日本在国际社会中更显尴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