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杀、杀、杀……”训练场上,练摔打、练捕俘、练战术,一位上士虎目剑眉,一股血脉偾张的劲时时紧绷着。他就是南海舰队某水警区通信线路班班长——汤爱民。

一层皮还没掉完,另一层皮又开裂了。握着汤爱民的手,像年久的老树皮,一块块地剥落,让人心疼。那双犀利的目光,有风吹浪打落地生根的坚韧,有烈日暴晒绝不低头的顽强。

起初,汤爱民在南海舰队某基地通信站服役。士官学校毕业后,他没想到自己会被分到西沙。碧海银滩,椰风海韵,看到西沙如此美丽,他很兴奋。短暂的兴奋过后,紧接着是压力。这份压力来自日益严峻的海上形势。

寸土不丢,寸海不让。没有过硬的本领,怎么践行对祖国和人民的庄严承诺?

5公里武装越野,负重20公斤,腿上绑满沙袋;400米特种障碍,每次都全副武装,强度是别人的一倍;300个俯卧撑、300个仰卧起坐,天天雷打不动;抓绳攀登,一练就是几十次,手掌磨出血,结成老茧;轻装越野,在30多摄氏度的天气里穿上长衣长裤练耐力……

真功夫在艰难磨砺中练就。他立姿据枪枪管挂水壶,卧姿据枪枪身放弹壳,每次训练完胳膊酸痛难忍,吃饭时手都拿不稳筷子;在阴雨、强光等各种复杂条件下摸索排除虚光的方法,练就了迎风不眨眼、闻声不慌神的定力;平时,他就用手指钩皮筋寻找均匀击发的感觉。

一次步枪实弹射击考核,汤爱民打出满堂彩,但他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原来,汤爱民在检靶时发现,虽然每发都是10环,但弹着点全部偏右。在查阅资料与经过一番苦练和实践检验,不久后,他命中10环的弹着点全部居中。

心中有岛,眼中有敌。一次假期中,汤爱民正在参加单位组织的文体活动。当他听到信号台值班员的“敌情”报告后,他快速反应,第一个换上战斗着装,第一个携带武器奔赴战位。

一眨眼,由青涩稚嫩的小伙子,到守岛10多年的老班长,汤爱民说青春就该如此。

(摘自4月13日《人民海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