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市场花园”中阿纳姆之战的一些细节杂事

厄克特将军原来是个步兵将领,英军第一空降师师长霍普金森将军在意大利战斗中阵亡,他的继任人又被提拔到指挥一个印军空降师的位置,很难找到可以填补空白的军官,结果身高近一米九的苏格兰人厄克特被从高地轻步枪团调过来,出任师长,之后勤勤恳恳,努力学习,赢得了伞兵们的信服。由于身材过于高大,厄克特将军不是通过伞降,而是乘坐滑翔机降落到阿纳姆的。

波兰伞兵旅的索萨博斯基将军是个老兵,一次大战时在奥匈帝国军队中服役,对抗俄军,德国入侵波兰时升到了步兵准将,逃到法国后,又从敦克尔刻逃出到英国,实在是命大,有机会组建他自己的波兰伞兵旅。由于他对市场花园方案持反对意见,认为太冒险,拿伞兵的生命冒险,英军内把他视为说不的时候太多的一个人,自己又没有提出过什么有益的建议。

英军伞兵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空降行动,规模空前,降落伞满天遍野,地面上的德军看得目瞪口呆,不敢置信,有的德军士兵以为是天上下雪了,惊呼“九月份从来不会下雪的啊?!”

英军空降部队中还有一个美军联络分队,唯一的任务就是同美军战机联系,提供敌军地面目标,以协助英军伞兵压制可能遇到的德军抵抗。但是他们同样没有事先调好电台信号,同英军一样,手中的VHF电台无法工作,结果美军强大的机群无处发动有效空袭。

德军同英军的战斗,不仅是在阿纳姆桥头和斯宾得勒防线,还有最北方的德军据点,同样非常重要,让英军伞兵无论怎么绕都绕不过去。英军第三营的一个连,在阿姆斯特丹路碰到比较顽强的抵抗,对方是德国空军的信号兵们和维伯少校的战斗群,都是没有接受过什么训练的新兵,但拥有几辆装甲车辆,把伞兵们堵在一个小树林里,直到当日晚上。

在厄克特将军失踪的30个小时内,降落区内的英军处于指挥系统混乱的时刻。师参谋长麦肯锡中校之前获得指示,如果厄克特将军遇到意外,接任的是兰斯巴里准将,但准将同厄克特一齐被困,只有把师指挥权临时交给第四旅的希克斯准将。希克斯准将发出的命令之一,就是由麦卡迪中校率领南斯塔福茨团的二营,向阿纳姆城挺进,结果麦卡迪中校碰巧救出了厄克特将军,自己却同一个连的队伍被德军消灭了。

英军伞兵的空降和深入城镇街区,给当地德军造成极大的混乱,经常在毫不觉查的情况下被偷袭的英军消灭。阿纳姆城防司令卡森将军就是在乘车返回城内的时候,被突然冲出来的伞兵击毙,他的车被打满了窟窿,伏击他的是瓦迪少校属下的第三营B连。第一艇降旅三营B连的官兵,看到一队德军陆战队员走进旁边的一个村子,他们当时没有采取行动,直到对方乘坐的摩托车开到附近,而旁边的一座屋子里又跑出来不少德军士兵,看来是在欢迎对方,这时英军伞兵们才突然开火,把这群自认为安全而毫无防备的德军消灭大半。

厄克特和兰斯巴里将军被困在屋中时,严重限制了他手下部队的作战行动,菲驰中校的第三营在两位上级都在现场的情况下,不敢随意自作主张。当一队德军巡逻队经过他们隐藏的地方时,手下士兵想要开枪突袭,被菲驰中校阻止住,不想因为发生枪战,战斗规模扩大,会危及躲在旁边一座房屋里面的两位将军的生命。他们这一个多连的人,最后还是趁着夜色溜了出去。厄克特和兰斯巴里将军等不得,提前向西方向出逃,身边还跟着两人,路上兰斯巴里将军的枪突然走火,差点打在厄克特将军脚上,后者训斥他说,如果战后报告里写上,在两位将军指挥一个连级战斗的过程中,准将开枪击伤少将,那是多么令人难堪的事情。这些都是苏格兰人滑稽开心的表达方式,被称为“干涩幽默”。不幸的是,兰斯巴里将军正是在下一个路口被德军火力打伤的人,而厄克特将军被迫藏在另一所房屋里,直到被麦卡迪少校带领的正在撤退中的那个连救出来。

尽管在战争电影“遥远的桥”中,盟军空军给观众的印象不太好,把补给投错了地方,但是这些空中运输机队的几次规模极大的行动,都是由不怕死的机师操作的,冒着被德军高炮打中的危险,把成师的部队和武器物资投放到阿纳姆以西的降落区,其中的一位英军中尉洛德为此获得了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美军运输机队在运送第四空降旅时,也是冒着地面炮火的威胁,飞在500米高度,把所有的人员物资投放到预定地点。补给物资落到德军手里,实在是附近德军逼得太近,执行空降的运输机乘员只能在有限空间内释放运输物资。他们在20日的物资空投中就比较成功,投到了英军控制区域里。到了23日,英军又进行了一次重要空投行动,对地面英军帮助很大,但就是这此次空投中,他们投下了一些红色贝雷帽,所以伞兵们在战后报告中对此提出意见,认为需要改善空投安排,向伞兵提供更为关键和救命的武器弹药物资。

意识到无法穿过斯宾得勒防线,从奥斯特贝克前往阿纳姆之后,厄克特将军决定让福斯特中校的二营自己决定在大桥那边的战斗结局,而该师其它部队开始加固奥斯特贝克的防卫,建成一个能够坚持时间较长的桥头堡。这样一来,英军就在莱茵河北岸拥有两个防区,即使福斯特的二营被消灭清除,规模更大的奥斯特贝克防区仍然在英军手中。当第30军的地面部队最终抵达后,他们可以采用搭建浮桥的方式,渡过莱茵河,同厄克特将军的伞兵大部队汇合。这样的设想在“市场花园”的第三天还是合理的判断,至少要为蒙哥马利元帅启动的庞大战役保住一个重要的桥头堡,但是当英军步兵师和炮兵部队赶到奈梅亨和阿纳姆之间,也接近南岸时,高级将领们最终决定终止战斗,厄克特将军之前比较合理的决定和部署,随之失去意义,他的伞兵们变成困兽犹斗了。

伞兵们一般都为他们的优越战斗力和意志自豪,自视精锐,所以在战斗中有一股不怕死的劲头。英军第一伞兵师在奥斯特贝克的战斗中,表现不一,有许多敢战死战的事例,不惧甚至蔑视抵抗包围他们的德军,如身负重伤的朗斯戴尔少校,负责防区东线,向部下训话,必须死战到底,伞兵是世界上最棒的,一定能够打败外边那些该死的德国人。他的部下听得热血沸腾,“红魔鬼”们都立志奋勇杀敌。伞兵们在战斗中的表现,为他们赢得不少英国的勋章,包括最高等级的维多利亚十字,以及荷兰政府日后颁发给他们的奖章。但同时也有一些部队在作战不利的情况下,主动投降,不仅是被困在阿纳姆桥头的第二营,还有第四伞兵旅的一些队伍,被困在西线沃尔夫海泽附近,在转移中遇到德军伏击包围,自行放下武器投降,当时也没剩下多少弹药了。

英军第一空降师在当地降落的部队总数达一万人,在两天之后的20日就降到3600个作战人员,第四旅只剩下500人,而且失去比例最大的是军官和士官,以致许多部队成了无人指挥的散兵队伍,只好由上级临时指派军官或者合并成新的作战单位。遭到如此惨重、如此快的损失,原因之一就是伞兵们的特有作战方式,突击穿插,各个队伍遇到不同程度的抵抗,被打散了,联络不灵,各自为战,落入陷阱就可能被全歼,不象在诺曼底战区内,一处被围,很快就有援军到来。

德军要求福斯特中校投降的实际方式,与“遥远的桥”里面所描述的不太相同。桥北的德军派出被他们俘虏的英军中士哈利威尔,打着白旗,来到他的上级福斯特中校面前,转达德军的投降要求,顺便私下告诉中校,德军士气很低,伤亡惨重。福斯特中校让他回去告诉德国人,“去他妈的吧”!之后哈利威尔中士不愿再回到德军一方,福斯特中校让他自己决定,结果他就留在英军一方不回去了。一连的瓦特尔少校确实面对着一个德军军官,想要讨论投降问题,他没有去请示福斯特中校,直接喊话,抱歉,我们没有足够条件接受你们的那些投降士兵。这些交锋都发生在桥北。英军伞兵能够坚持下去,主要是他们坚信第30军的坦克马上就会出现在大桥上,那时出来求饶的就是德国人了。

尽管德军在夺回大桥的过程中,被英军守军杀伤无数,但第二营投降之后,德军对待这些俘虏如同一般战俘,把伤兵送到圣伊丽莎白医院治疗,甚至对他们的勇敢作战表示钦佩。一个少校是参加过惨烈的斯大林格勒战役的老兵,他请下令投降的高夫少校抽烟,并说这些伞兵们看来是非常熟悉城市作战的,高夫少校回答道,这些人都是第一次经历城防战的,希望下一次他们会打得更好。

英军伞兵拥有的炮兵部队包括一个轻炮兵团,在汤普森中校指挥之下,在抵抗来自东边的德军进攻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压制住地面步兵和一些坦克的冲击,并同德军炮兵交火对射。他们的一门火炮曾经一炮击毁一座楼房,杀伤楼内的所有德军士兵。在击退东线德军坦克的战斗中,南斯塔福茨团二营的凯恩少校表现极为勇敢,成为阿纳姆之战中唯一一位活着的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获得者。

到了21日,英军通信兵竟然修好了通信设施,同第30军接上了联系,直到战役完全结束,都没有再失去联络。从那时起,英军伞兵的战斗就是在英军美军的炮兵部队支持之下进行的,尤其是来自第64中口径炮兵团的火炮,给奥斯特贝克口袋周围的德军极大的杀伤和威胁。

向北推进的主力第30军,在跨过奈梅亨后,用了19个小时休整,给坦克加油装弹,随行部队自行补给,以进入下一阶段的战斗,到了21日中午,禁卫坦克师才重新启动。当时他们离阿纳姆大桥还有十余公里的距离,但是德军已经完成夺回大桥的战斗,桥面畅通,乘坐车辆的德军得以迅速大批过桥南下,开往阻击第30军的阵地。尽管如此,英军的坦克师和第43步兵师,已经在22日早上同波兰伞兵旅联系上了,从奈梅亨到德里尔一带,都是盟军的部队,他们为什么没有继续向前再推进几公里的距离,到达莱茵河南岸,确实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波兰人第一次尝试乘船渡河,送过去半个连的伞兵,第二天晚上渡过了一个连。索萨博斯基将军预计把一个营的伞兵派过去,散布对岸,伞兵旅主力加上第43师,就可以大举渡河。托马斯将军指挥的第43师也把两个连渡过河去,却被德军截住,不到一个连的人抵达英军伞兵的防卫区。这些零零散散的渡河行动,没有改变英军高级将领们终止“市场花园”的决定。再加上南方的爱因荷芬地区再度遭到德军的骚扰和袭击,切断南北大路,导致他们无法全心全力集中在渡河夺取阿纳姆的战斗上。

在英军伞兵开始渡河南下的时刻,南岸盟军已经准备了足够数量的渡船,用来把这两千多人载回南岸,当然它们同样也可以把盟军部队运到北岸。天亮之后,不敢再用渡船,一些人只得游过河去,难免有淹死在急流中的。整个撤退过程阵亡不到一百人,落在后面被德军俘虏的不到三百人。整体而言,一共10600名伞兵空降到奥斯特贝克地区,2398人渡河归来,战死1500人,6400人落入德军之手,其中三分之一是伤兵。德军方面约有1700名战死。

厄克特将军带领余部撤出后,奥斯特贝克区的残余伞兵变身为地下游击队,其中拒绝德军劝降的瓦特尔少校和负伤的兰斯巴里准将,把几百名零散伞兵组织到一起,同盟军接上联系,试图在近在南岸的第30军再度发起进攻时,从后面偷袭,帮助盟军拿下阿纳姆。但自蒙哥马利元帅以下的英军将领们对重启攻势,意兴阑珊,直到1945年3月,才由英军第六(诺曼底空降部队)和美军第17空降师一起,在东方的韦塞尔建立了一个莱茵河对岸的桥头堡。那些地下埋伏的伞兵们不能等那么长的时间,一些人于10月22日分头溜回到英军防线,但剩下的人再次尝试时,被德军截住了。

英军第一伞兵师在阿纳姆之战中,失去了两位准将,兰斯巴里负伤后藏在荷兰民居中养伤,第四伞兵旅旅长哈卡特被德军俘虏。战争之后,厄克特将军一度率领海外英军,在马来亚镇压当地民族起义,在军衔上升迁很慢。哈卡特将军一度指挥过在德国占领区的英军,当过伦敦国王学院院长,并在著述中预测到苏联的解体。索萨博斯基准将被英军撤职,之后转展于不少民间职位,甚至在工厂当过工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