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连长召集全过程官兵在飞行简报室,宣布移防任务:

“兄弟们,我们即将进入阵地。”

“由归仁至中央高原的百里居镇,呈蜿蜒曲折状,东西走向的是十九号公路。全场近两百公里。从归仁算起,十九号公路在海岸平原向西六十公里后,即开始爬坡盘升到安溪隘口,再走十六公里就是安溪村,而我们的营区就在安溪村北三公里处。要注意,除了归仁港及周边的前哨阵地外,整片区域均为越共步兵第二十二团所盘踞的地区。南越政府军两个月前才首次打通了遭越共占据将近二十年的十九号公路。你们沿着公路高飞,沿路散布的村落均由越共控制。早晨第一架移防的直升机刚回报,在安溪隘口距地百米的航空高度遭遇地面机枪扫射。”我眼睛看着利斯小队长显然很不自在。

“我们的营区设在越共四伏的丛林中,目的很清楚:我们要反客为主,把越共赶出十九号公路。空骑师及支援单位共计两万余名官兵即将常驻安溪营区与百里居一线,仅直升机场就十分壮观:长九百米,宽一千两百米的降落场,可容纳四百多架直升机。本连移防的呼号为‘牧师××号’调频、高频及甚高频通信频道均已设定,大家稍后抄写一下。”

“关于各位座舱内所载物品,嘿嘿嘿,这个嘛……”

“不要呈报你们装了什么货。也不必向我报告有装货。不过,我还是将军舰上的联络官的抱怨转告大家,船长说陆军航空兵在舰上非偷即抢,连锚链条都不放过。本连弟兄都是清白的,也不会去做非法的事。”

“言归正传,每架直升机组员都已分配妥当。本连十六架直升机每隔二十分钟起飞一架,单机沿着十九号公路目视高空飞行,前往安溪营地报到。舰上所有直升机在两天内完成离舰飞行,落地之后,各组组员将由先遣人员告知本连的营区设施、连指挥所及停机坪位置,有没有问题?”

“有!连长,我们的帐篷搭好了?”

“都有,而且你以为还有桦木地板和绒毛床单和大理石的卫生设备?什么都没有。其实我也没去过那儿。只听说中央高原晚上很冷,不用开空调即可甜甜的入梦。”

隔天早晨十一点整,利斯小队长、我、机械师中士查理三人组已经准备好了。地勤保修连的兄弟已经把直升机装备妥当。直升机座舱满载舰上掠夺的床垫、木材等。

在飞行甲板上,我们坐骑的正前方二十五米,是上尉康纳斯的直升机,此刻正在准备起飞。我们站在甲板上看他们起飞。当康纳斯拉起集成杆的时候,直升机徐徐起飞,我在机尾被发动机排出的气体喷到,感觉暖暖的。康纳斯让直升机在甲板上空两米滞空一阵后,加足马力将回旋杆往前推,直升机就尾高头低的往前倾斜,加速爬行,瞬间就好像脱缰野马,起航成功。下一个轮到我们起飞了。

上尉利斯对我说“走,上飞机,我负责起飞。”

我打开872号直升机的左舱门,脚踏滑撬,坐进副驾驶的座位。机械师帮我拉上安全带及安全腰带卡扣。再递给我飞行盔及耳机线。利斯小队长左手飞快地扫过中央仪表板的所有按键,乖乖,他纯熟的动作比我强多了。利斯上尉做完航前检查,并确认无线电在关机状态后,我立刻调出该有的通信频道。紧接着,利斯压下头顶的仪表板的引擎开关,说道:

“准备发动引擎!”

我带上软皮飞行手套,这玩意儿听说在热湿的情况下会变质。匆匆戴上飞行盔,耳机戴歪了,赶紧纠正。

“准备!”他命令道。

利斯往外一看,地勤士官推着灭火器竖起大拇指,表示灭火器对准发动机。

“起动!”

利斯小队长手握集成杆,压下引擎启动按钮,电瓶带动引擎的连续嘶嘶声从细微的变成悦耳的,慢慢变成高亢的尖锐的,终于带动了十五米长的主旋翼,慢慢地反时针旋转。速度由慢变快,发出哇……普……哇……普……哇普……哇普的旋转回音。别低估这小小的电瓶,他不但起动了发动机(引擎),带动了主轴,还带动了主旋翼。上尉利斯全神贯注的凝视仪表板的废气温度表,若指针飞旋在红色区域过久,就表示引擎即将着火,所幸的是,指针在发动后仅仅在红色区域徘徊了一下,就会到绿色区域了。利斯小队长挥手示意地勤军士可以解除状况撤走灭火器了。

我检查中央及头顶的仪表盘,所有指示灯都是绿色。我再次向利斯小队长竖起大拇指,表示前舱准备完毕。

“后舱是否准备完毕,机械师?”

“后舱及在货物准备完毕,长官。”

机舱内通话都是全方向的,如果不熟悉机组成员的声调,必须以官衔来分辨谁是谁。

这次移防飞行不带机枪手。

利斯一面摆动回旋杆,一面抬头查看机顶斜盘是否顺时针方向随着摇摆,紧接着他转动集成杆,慢慢加速到最大转速,再缓缓拉起集成杆,872号直升机在飞行甲板上凌空而起利斯小队长维持在两米滞空高度呆了一阵子。好让我再检查仪表盘一遍。甲板上送行的官兵的衣服都给主旋翼怒放起来的气流拍打的赶上迎风招展的国旗,利斯猛地回旋杆往前推,集成杆上抬,直升机立刻一飞天空,直奔越南。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