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好久没谈过堡垒行动了,但最近有不少人胡乱发问、无的放失,故旧调重弹,给后来者补脑。

堡垒行动的第一个问题是,切莫混淆野战攻坚与攻垒。(这是最基本的军校生水平,要是连这个都不懂,那就此生与军事绝缘了)

霍特指挥PZ4A进攻,进攻的第一天,尽管防御的苏军各步兵单位有独立坦克旅、独立坦克团、独立自行火炮团的支援:

SS2C的羽林师便已经(克服独坦230团的抵抗)完全突破苏军的主要防御地带,透入第二防御地带。

帝国师也抵达第二防御地带。

PZ48C,深深地楔入。

第二天,即7月6日,午前PZ48C的PZ11D就已经抵达第二防御地带。

GD在粉碎了独坦245团的抵抗后,也抵达第二防御地带。

PZ3D在GD西面,也近迫(基本抵达)第二防御地带。(如果没有这些独立坦克旅、团的阻碍,而且反坦克炮等单位再少一点,或者没有沼泽等天然障碍,第一天日终时,全部能抵达第二防御地带。可见俄国人在库尔斯克所谓阵地防御有多脆,几乎轻轻一碰就穿)

鉴于霍特来势汹汹,瓦杜丁命令,其各坦克/机械化军,进入第二防御地带。

因此,7月6-7日,进行了坦克战。结论,堡垒行动,克服步兵不甚难,倒是要准备进行坦克战。只有坦克战获胜,才能继续前进,闪击前进。

关键是打好坦克战。至于突破第一防御地带全纵深(包括第一防御阵地、第二防御阵地、第三防御阵地——每道阵地有二至三道战壕),毋庸过份担忧。毕竟,这是是野战防御阵地,不是由堡垒群、炮台群构成的马其诺防线。更不是城市群,连成一整片的街道、楼房建筑。关键就是,一两天突破步兵防御的全纵深后,如何进行坦克战。

第二个问题,霍特的六装齐进是坦克战制胜的法宝。(特意声明一下,六装齐进,在国内各网站,已经红火了,声音很响亮。但是,必须说明一点:不是敝人首先发明的,而是霍特将军在库尔斯克首先身体力行滴。请各军事网站的人们不要误解。)

六装齐进的第一个好处是,可以插入敌坦克单位间的缝隙,对部分敌坦克实施包围作战。

1943年7月6日,羽林师在雅科夫列沃以北,粉碎了苏联一个坦克旅和一个坦克团(机3军之坦49旅和近6A之230独立坦克团)以后,完全突破了苏军第二防御地带,向北直插,然后拐向东北方向,沿公路进至苏联近坦5军的后方。

帝国师趁此机会,张开两翼,包围了苏联近坦5军所属近坦21旅、近坦22旅、近坦48团(KV团),在东边逐走近坦5军所属近坦20旅和近摩步6旅。

最终,迫使近坦5军的各旅、团,以重大代价,于7日破晓前,突围而去。突围过程中,遭到蹲坑的德军坦克和追击的德军坦克的重创。突围时,得到近坦20旅和近摩步6旅的接应。否则,是不可能突围成功滴,尽管近坦5军的坦克数量与帝国师相当。

为了读起来方便。我把瓦杜丁的坦克部署说一下。

一、第一防御地带之近6A:西边独坦245团和1140自行火炮团,东边独坦230团,后边独坦96旅。

二、第二防御地带西翼,坦1A之坦6军:坦22旅、坦112旅、坦200旅,摩步6旅。

三、第二防御地带中部,坦1A之机31军:近坦1旅、坦49旅、机1旅、机3旅、机10旅。(每个机械化旅有一个坦克团)

四、坦1A的预备队,坦31军:坦100旅、坦237旅、坦242旅。

五、第二防御地带东翼,近坦5军:近坦20旅、近坦21旅、近坦22旅、近坦48团(KV团)、近摩步6旅。

六、东端69A的身后,近坦2军:近坦4旅、近坦25旅、近坦26旅、近坦47团(KV团)、近摩步4旅。

七、月6日入夜后,瓦杜丁急调38A所属坦180旅、坦196旅到坦1A的防御地段来。

以后的文字,请参考该坦克序列。

六装齐进的第二个好处是,各部坦克可以互相借力,互相呼应。

互相借力、呼应。

一、7月6日,由于羽林快速深入,因此,其左边的PZ48C的PZ11D,得以在未遇到强有力抵抗的情况下,攻占奥利霍夫卡,先于实力雄厚的GD,抵达苏军第二防御地带。于是,7月6日这一天,整个霍特的PZ4A,全线抵达苏军第二防御地带,而且羽林师已经深深地楔入第二防御地带。

二、7月7日,羽林师迅猛攻破机3军左翼之近坦1旅和坦49旅,向北深入。瓦杜丁、恰图科夫匆忙投入坦31军。先锋是坦100旅向羽林,难以招架,于是坦242旅也投入。(羽林师一路所向披靡,势如破竹,勇猛万分,无可阻挡。)

坦31军之坦237旅则到在稍东的地方抵抗帝国师。

……

羽林为何如此凶猛?论坦克:虎13辆、长四67辆、三号13辆、三突35辆,不比GD(不含190豹旅)强。GD(不含190旅)为虎15辆、长四63辆、三号23辆、三突35辆,师长巴尔克。答案是GD为一片沼泽所迟滞。另外,可能是因为羽林的右邻是帝国,因此有恃物恐。GD左右为PZ3D、右为PZ11D,实力稍弱嚣张不起来。也算是呼应、借力之故。

7月7日,GD也突破苏军第二防御地带。

GD首先击破近机1旅、近机3旅,向北推进。

瓦杜丁不得已,急调西边的坦6军之坦112旅来应付。

借力:PZ11D现在没有苏联坦克答理。因此,得以猛进,比GD前出得更远,直到苏联的坦180旅赶来。

按:坦180旅原属38A,6日夜间瓦杜丁调过来应急。

7月8日态势。

1)7月6日夜间,鉴于形势不妙,华西列夫和瓦杜丁向苏军最高统帅部请求增援两个坦克军。统帅部命令:草原方面军的坦10军,西南方面军的坦2军前来增援。7月8日已经赶到的坦10军、坦2军,与近坦5军、近坦2军配合,向SS2C大举反击。

2)7月8日,突出在前(在PZ48C最前面)的PZ11D,受到极大压力:

苏联近6A之独坦230团、机3军之近坦1旅和坦49旅的抗击,右侧受到机3军之机3旅、原属38A的坦180旅、坦192旅的猛攻。(是以谓枪打出头鸟)

3)利用PZ11D牵制大量苏联坦克的机会,GD大显身手。击败近机1旅后,GD的右翼攻占160.8高地,与PZ11D合力粉碎苏联近机3军之坦49旅、近机3旅的抵抗。 PZ11D尾随GD的右翼接近260.8高地。

4)于是日终时,夹在PZ48C和SS2C之间,狭窄突出阵地上的苏联坦克有:坦31军之100旅、237旅、242旅,近机3军之近坦1旅、坦49旅、近机3旅,原属38A的独坦192旅。

5) 补充:7月8日,苏联四个坦克军对SS2C的反击。

瓦杜丁规定:坦10军和坦2军,向SS2C的北正面反击;近坦5军向SS2C的右翼反击;近坦2C向SS2C的右侧根部反击。

结果,帝国师破晓即开始猛攻,坦10军对冲一下,力不从心,便败退了下来。

随后,坦2军姗姗来迟,也被击退。

近坦5军虽然前已损失一半的坦克,但仍旧奋力猛击。突入了帝国师右翼阵地。帝国师被迫停止继续北攻,猛烈打击突入的近坦5军。近坦5军经此再次遭到的重创,仅剩35辆坦克(后来几天恢复到50辆),退会出发阵地。

近坦2军对SS右侧根部的反击,骷髅师在空军的配合下,轻松粉碎了之,近坦2军损失50辆坦克。

第三个问题,坦克不可卷击步兵阵地。(继前两个问题“野战攻坚”、“六装齐进”,之后的第三个问题。)

堡垒行动中,PZ3C卷击步兵阵地,绝对是重大错误。

无论是充当SS2C的后队也好,单独长驱直入也好,结果都远远强于卷击步兵阵地。

以前,敝人强调过充当SS后队的问题。

现在,就专门谈谈单独长驱直入。

一、单独长驱直入,可以节约106-107辆坦克——确切地说,减少损失的数量为106-107辆坦克。

7月4日,堡垒行动开始前,PZ3C有坦克和突击炮375辆,到7月11日日终时,还剩127辆,7天共损伤248辆,平均每天损伤35-36辆。

7月5日开始进攻,到7月6日,已经全线抵达苏军的第二防御地带。而且7月6日当天已经开始有卷击行为(姑且不计入)。

7月7日、7月8日、7月9日,整整三天,都在卷击苏军69A的步兵阵地——而此前的7月5日和7月6日攻击和突破的是苏军近7A的防御。(别耳哥罗德以南的近7A,原属西南方面军,战役开始后,划归沃罗涅日方面军)

这三天,横扫69A的步兵阵地,虚耗坦克106-107辆。

然后,7月10照样还得去突破第二防御地带。而这时的第二防御地带,是卷击过程中,被赶到这里的69A残部。

如果7月7日去突破第二防御地带(其实7月6日晚些时候,已经可以着手突破第二防御地带了),直接损伤的坦克会更少一些。因为,近7A残部来不及撤到第二防御地带,近7A的少量后卫,组织不起像样的抵抗。

就算再损伤35-36辆坦克,也还有大约260辆坦克,可供长驱直入。

这打击分量就大多了。

二、长驱直入何方,普罗霍罗夫卡!

7日突破,之后已入无人之境,8日日终前即可攻占普罗霍罗夫卡。

迫使SS2C加大力度向普罗霍罗夫卡伸头,与PZ3C会师,则:近坦2军、近坦5军残部、坦2军、69A,全部被合围在里面。这围歼战的规模,比起罗科索夫斯基1944年在博布鲁伊斯克的围歼战,只大不小。

三、PZ3C定长驱直入,会遇到阻力吗?

可能的阻力就是坦2军。但是,坦2军正在调往恰图科夫属下的途中,8日上午已经开始对SS2C反击了,7日晚间,发现形势不对,临时改变命令,调去阻挡PZ3C,仓促间,坦2军能到位吗?不能及时正面阻挡,苏军就一定会使普罗霍罗夫卡失守。

况且,仓促间改变命令,是兵家一忌,不得已才为之,也未必跟得上趟。

长驱直入,需要步兵师跟随。

PZ3C自己有168D(223团、417团、442团),劳斯军有106D(239团、240团、241团)、320D(585团、586团、587团)。

三个师,三团制步兵师,继进,稍微嫌少了一点。

肿么办?

在堡垒行动开始前,向辕兽申请,从北方AG调来援军。先狮子大开口,要求调拨5个步兵师,然后逐步讨价还价。底线是2个步兵师,16A和18A各抽调一个。

16A有16个步兵师、18A有多达29个步兵师,另外,北方AG直辖预备队还有5个师(装甲步兵师1、野战训练师1、警备师3)。挤牙膏,挤出两个师,问题不大。

五、即使没有增援步兵师,就靠现有力量打仗。

打仗前要尽量调集足够的力量,一旦打起来,就要靠手头现有的力量打赢,不得怨天尤人。

办法是:以PZ6D、PZ7D、503营,在前闪电进军,直下普罗霍罗夫卡;PZ19D和228营(突击炮),留在后面跟进,作为三个步兵师的主心骨。也防止被围的敌军突围。

咱们现在照:坦2军正面阻挡PZ3C,近坦2军从西内侧牵制PZ3C左边根部,来计算。

请注意,7月8日在纵深机动作战的PZ3C,不是7月11-12日的PZ3C。此时至少有230辆坦克和突击炮。

如果7月6-7日突破第二防御地带时遇到的抵抗较弱,PZ3C就可能有250辆左右的坦克和突击炮。

设定:二个装甲师和503营在前面冲向普罗霍罗夫卡,一个装甲师(譬如PZ19D)加228突击炮营抗击近坦2军。

则:侧面的近坦2军顶多与PZ19师等部打成对峙,而正面的坦2军难以阻挡503营及PZ6D、PZ7D。

延迟至7月9日日终,PZ3C可抵达普罗霍罗夫卡。

另外,SS2C方向,受到的压力大幅度减轻……

那么,7月8日对SS2C的反击就不成立了。

SS2C的北面是新到的坦10军。东侧是已经损耗过半的近坦5军。

则帝国师只管北冲,而骷髅师可以抽出一半的力量痛击近坦5军。

7月9日,如果向拐向普罗霍罗夫卡,只须把PZ48C的步兵167D调来(如实际进程),接替骷髅,则帝国、骷髅就可以并肩杀向普罗霍罗夫卡。羽林师掩护SS2C的左侧。

当天日终前,就可以与PZ3C在普罗霍罗夫卡会师。根本无视近坦5A的先头部队的抵达(主力是11日日终前抵达)。

先头部队是坦18军之摩步32旅的部分兵力。(连轻装的近卫空降兵第9师都来不及赶到——11日才能上阵。)

因此,在普罗霍罗夫卡西南,合围69A、近坦2军、近坦5军,(及重创坦2军)当不在话下。

等罗特米斯特罗夫的主力到达后,一顿蛮冲,苏军就哈哈了。(罗特米斯特罗夫,一上阵,必蛮冲。除了蛮冲,就不知道怎么打仗了。)

围歼69A等部以后,SS2C和PZ3C的坦克数量,也与近坦5A差不多。

近坦5A实力:

坦18军:187辆坦克。

坦29军:167辆坦克。

近机5军:209辆坦克。

集团军直辖的近53坦克团(21辆KV)、自行火炮1549旅(12辆)、1529自行火炮团(9辆)。

整个集团军共约6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

德军方面:

SS2C似乎应有300辆。

PZ2C似乎应超过200辆。

500辆对600辆,加上老虎因素,加上罗特的蛮冲因素。其结果一目了然。

讨论完PZ3C的长驱直入,再来讨论该装甲军充当SS2C后队之事。(这又是老生常谈)

PZ3C如果充当SS2C的后队,更厉害。

投入作战时间有两个:7月7日,或7月9日。

7月7日投入。

从羽林师左侧后投入。

以一个装甲师正面对付坦31军,两个装甲师绕到坦31军北侧后,那边PZ48军正在攻击近机3军。

则PZ3C和PZ48C一举就把坦31军和近机3军干成齑粉。

与此同时,SS2C之羽林和帝国,继续直向北攻,骷髅在右侧后。

至于坦6军,由在GD左侧后的PZ3D去负责监视和抗击。

如此,7月7日当天,就能逼近奥博扬。

果如此,羽林和帝国的前方,没有像样的抵抗力量,可以闪电式长驱直入。不攻占奥博扬才怪!果如此,前来增援的坦10军和坦2军,不跟趟。

羽林和帝国,只管北冲。

PZ3D在正面对抗坦31军的同时,以主要力量从羽林身后绕出,则坦31军立马就躺。7月7日投入PZ3C比较合理,6日夜间容易看得清次日的行动方案。而且。也及时。

9日投入。

骷髅师就不必向左移动,去推敌而实现拉平战线。

而是PZ3C去封闭坦31军(及近机3军右翼)的后路。把坦10军挡在北面。

与此相呼应,GD不是向左拐,配合PZ3D,而是向右拐,与PZ3C会师。

SS2C则继续向北。: 即9日的动作,与7日类似。所以,我认为还是7日投入更好。

结论,库尔斯克战役,怎么打都赢。即便北线莫德尔垃圾致使北钳断掉,虽无法全歼百万苏军,但歼灭一部分迫使其余丢盔弃甲狼狈耳逃还是能办到滴。关键在于第三装甲军怎么用,历史上德军选了最糟糕的一种用法,所以堡垒行动功败垂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